Post Jobs

Jobs传

关于沃兹

关于沃兹,再多说上几句。

乔布斯乔帮主的一生是个传奇,在乔布斯的生命剧情中扮演过重要戏份的人,往往也是传奇。

正如讲乔峰就不能不讲他和段誉、虚竹等俊杰侠士的交情,讲乔布斯也不能绕开沃兹这样不世出的天才工程师。

其实,沃兹自己的传奇程度丝毫不亚于乔布斯。

乔布斯和沃兹因为蓝盒子被警察盘查的那天,两个史蒂夫被朋友带回乔布斯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沃兹仍坚持单独开车回伯克利。路上,身心疲惫的沃兹竟然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汽车已经失控冲向了路边。沃兹拼命打方向盘,失控的汽车在路面上疯狂打转,安全带把沃兹死死固定在座位上。那一刹那,沃兹觉得自己就像在梦境里一样。万幸的是,车祸只毁掉了车子,沃兹本人毫发无损。而且,如果不是这次车祸毁了车子,沃兹就不会在上完大三后为了挣钱而退学工作,估计也就不会在1976年和乔布斯一起创建苹果公司了。

祸不单行。1981年年初,沃兹被乔布斯从Apple
II团队调到Macintosh团队。那时,他刚和第二任妻子订婚不久,也刚刚拿到自己的飞行驾照。沃兹兴奋地开着私人飞机带未婚妻兜风。2月的一天,沃兹驾机带着未婚妻从斯科特谷(Scotts
Valley)机场起飞时,不知道什么原因,飞机离地时没有达到规定的起飞速度,而是跌跌撞撞地坠毁在跑道尽头。沃兹和未婚妻都受了重伤,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星期。恢复后,沃兹因为头部受损,得了阶段性记忆缺失症,经常会忘记重要的事情,甚至因为记不得星期几而弄错了上班和休息的时间。

两次大难不死让沃兹对人生有了不同的认识,他决定用更快乐的方式对待稍纵即逝的生命时光。飞机事故后不久,沃兹就决定暂时离开苹果一段时间,重回伯克利用化名读完大学四年级的课程,同时也决定在当年夏天和未婚妻完婚。

在沃兹心里,如果两个人寿命相同,其中一个毕生为经营、管理、掌控一家公司而操劳,另一个则只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在空闲时跟周围人开开玩笑,享受生活带来的快乐,那么,用笑声享受生活的人即便没有赚到很多钱,相比之下也要更幸福一些。

显然,沃兹不会勉强自己像乔布斯那样终生打拼。他对金钱和名利看得也很淡。苹果上市前,沃兹甚至为5名很早加入苹果却没有获得任何股份的优秀员工打抱不平,无偿把自己手中的苹果股份赠送给他们。那5名员工每个人从沃兹手中接受的「奖励」在苹果上市时差不多值100万美元!

1985年2月,沃兹决定离开苹果。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苹果,而是他重新有了创业和设计新产品的冲动,他想开办一家制造通用遥控器的公司。那时,乔布斯和CEO及董事会之间的关系正日益恶化。离开苹果时,沃兹甚至没有提前通知乔布斯。和所有员工一样,乔布斯在最后时刻才知道沃兹离职的消息。这一年,沃兹和乔布斯一起作为苹果公司的创始人获得了美国总统里根颁发的国家技术奖(National
Medal of Technology)。

离开苹果后的沃兹一边经营自己的企业,一边以股东兼顾问的身份,从苹果领取一份最低的薪水。1990年前后,沃兹开始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教育事业上。沃兹天生喜欢孩子。他亲自在洛斯加托斯(Los
Gatos)学区教老师和孩子们使用电脑。沃兹当时住在洛斯加托斯的一所大宅子里,房屋和院子里到处是供孩子们娱乐和科学探秘的地方。他甚至还在房子后面建造了一个「沃兹山洞」(Woz’s
Cave),那是一个石灰岩结构的仿史前洞穴,洞穴里满是恐龙脚印、化石、史前壁画之类供孩子们探索、学习的东西。「整座房子都是为孩子们,当然也是为大人建造的,」沃兹说,「孩子们最喜欢山洞之类的神秘地方了。」

喜欢技术也喜欢孩子的沃兹在充满童趣的世界里找到了自己最快乐也最享受的生活方式。虽然没有像乔布斯那样成为引领技术与时尚潮流的风云人物,但谁又能说,沃兹所选择的人生路不够精彩、不够幸福呢?

无论如何,乔布斯和沃兹是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一个心思活跃、眼光敏锐、心机算尽,另一个潜心技术、享受生活、大智若愚。这样两个人,如果不是都拥有用技术改变世界的共同梦想,是很难走到一起的。正如沃兹自己所说:

「乔布斯和我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们在一段时间里有完全相同的奋斗目标,正是这相同的目标带来了苹果的诞生。但是,我们两个一直以来都是完全不同的人,从最初开始,就完全不同。」

一月四日晚读完《沃兹传》。
我很庆幸能在读过《乔布斯传》后读到《沃兹传》。读完后,我有种感觉,真正伟大的应该是沃兹,而不是乔布斯,至少这在我个人眼中是这样认为的。是的,从沃兹传中我除了看到沃兹品格高尚外,还隐约能看到乔布斯品格的低下。也许从商业上来说,乔布斯无愧伟大两字,但也不过是成王败寇。而沃兹多年受到媒体记者的误解却因为涉及到他人的名誉而从不出面澄清,就这点已经很少人能做到了。何况还有自愿是低价出卖自己的股票给内部员工,那简直是送钱啊!
乔布斯的形象在我面前开始崩塌,而沃兹才是我应当学习并敬重的。我对自己说。

铝道网】“我一直都明白,公司有两个史蒂夫和迈克,如果我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就会离开。”曾任苹果首任CEO的迈克·斯科特这样说。两个史蒂夫指的是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两个迈克指的是苹果公司董事长迈克·马库拉和他自己。
早年的乔布斯和沃兹行事乖张,而且前者一直觉得自己才是苹果公司的真正拥有者,因此从内心深处无法接受一个外人对他指手划脚。
007的传奇不只在电影里
“员工号码是我安排的。我之所以是7号员工是因为我喜欢‘7’这个数字。我其实是第5名员工,所以007只是个玩笑而已。”斯科特曾这样回忆苹果公司初创期的点滴。
苹果主要投资人迈克·马库拉和斯科特是老交情,他们都于1968年前后进入仙童半导体公司。后来,马库拉去了英特尔,斯科特则到了国家半导体公司。
1976年,从英特尔退休的马库拉打电话告诉斯科特,他遇到了两个希望开发家用电脑的年轻人,他想要斯科特进入这家公司,管理公司。由于看好苹果公司的远景,斯科特表示愿意牺牲原来一半的薪水。
斯科特回忆说:“我跟他和两个史蒂夫见面了,并且阅读了商业划。我认为这份计划完错误,因为里面说德州仪器将成为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由于种种原因,德州仪器从未真正进入PC业务。”
沃兹给斯科特留下的印象是缄默少语,而乔布斯则是能言善辩。
此时的乔布斯还没有被美国商界接受,风险投资人唐·瓦伦丁曾称乔布斯是“人类变种”。金融家阿瑟·洛克曾说:“那时,乔布斯和沃兹并不是非常受欢迎的人。”在一个正式聚会晚宴上,乔布斯穿着一条破旧的牛仔,上身是不合时宜的衬衫,外面套件大礼服。
马库拉因此多次委婉地劝乔布斯修整一下仪表,说一本好书也需要好封面。马库拉自己只想做出资人,并不想当苹果的管理者。沃兹只对技术感兴趣,也不想管那些让他心烦的琐事。乔布斯虽然不想放弃权力,但也知道自己无法操控公司。马库拉向乔布斯做出了保证,说请斯科特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苹果公司的长远发展。
于是,在当时主流商业社会中已有一席之地的斯科特成为苹果首任CEO。1977年6月,苹果公司只有十名员工,公司境况糟糕。斯科特的老朋友们认为他明珠暗投,其中一位好心的女士看着苹果公司的电脑说:“这玩意会卖给谁?”她称自己已准备当斯科特境遇不好时,掏钱给他买午餐。
在斯科特的管理下,苹果公司开始走上正轨。他回忆道,那时候“大家分工明确:沃兹制作电路板,乔布斯处理AppleⅡ的其他事情,马克库拉负责营销,我则负责将产品投入生产以及其他所有的商业工作”。不过,当时他较大担心的是能否与乔布斯合得来。
调教两位苹果创始人
一次开会时,乔布斯把他的凉鞋搁在了桌子上,桌子另一端是马库拉在抽烟。“一边是烟鬼,另一边则是一双臭脚……大家都很不爽。”别人都敢怒不敢言,斯科特只好站起来制止乔布斯的举动,因此引发争执。
斯科特说乔布斯“从不会隐瞒他的想法和立场,从不拐弯抹角”。他对乔布斯表明态度也是开门见山。一次,他把乔布斯约到公司的停车场,直白地告诉对方应经常洗洗澡,以免身体散发异味。因为当时乔布斯以水果当饭,认为自己用不着常洗澡,结果是员工们对乔布斯退避三舍,不愿和他呆在一块儿。
1977年圣诞节,苹果举办了一场宴会。吃素的乔布斯想要一份素餐,不知道处于何种考虑,斯科特竟然没有同意,结果乔布斯暴怒。琐事加上工作上的分歧,导致两个人心结很重,他们经常发生争执,这被称为苹果公司的“斯科特战争”。
乔布斯23岁生日时,有人在乔布斯办公室门前放了一个白玫瑰花圈。斯科特平时较喜欢白玫瑰,有人推测这个应该是他送的。斯科特还喜欢传播乔布斯的糗事,譬如乔布斯有段时间曾有个独特的放松方式——他累的时候会坐在马桶盖上,把脚放进池中,然后冲水放松。斯科特津津有味地向员工们讲述这类故事,加深乔布斯“怪人”的形象。
在这段时间里,苹果董事长马库拉虽然像护犊子般地关爱着乔布斯,但他经常支持斯科特修理乔布斯,斯科特让乔布斯的权力范围有了边界。斯科特称:“公司增长过程中较重要的事情是培养人,你需要尽你所能地培养员工和其他所有人,以便实现公司的增长。这与出售产品同等重要。”
斯科特认为乔布斯不具备这个能力,因此“我们当年从不让他参与太多的人事工作,因为他不会监督他们,不会及时给予评价或者表扬,也不会关注员工的健康”。斯科特曾打了个比方,说乔布斯像时速90英里的蜂鸟飞来飞去,因此得有人镇镇他才行。
在早期的苹果公司里,不仅仅是乔布斯给斯科特带来无穷的麻烦,沃兹也给他添堵。斯科特发现自己很多的时间花在“当两位创始人的保姆”上。
1977年的一天,沃兹与早年私造“蓝盒子”时认识的约翰·德雷普又勾搭上了。当年的“蓝盒子”可用来盗打电话,德雷普堪称黑客鼻祖。沃兹给德雷普在苹果公司弄了一间办公室,让他为苹果电脑设计一种数字电话卡,把苹果电脑变成了一个放大版的“蓝匣子”。早年“蓝匣子”危害能力与它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据说,十几台配备此卡的苹果电脑就可紊乱当时全美的电话系统。
斯科特听说此事时,极度震怒,这是一个正走向正轨的公司,不是过家家,更不是黑客基地,沃兹此举可能会把苹果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斯科特嚷着要开除沃兹,沃兹见势不妙,让德雷普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不过,沃兹虽然顽劣,但他从不挑战斯科特的权威,至少当面不。此后,沃兹遁入他的技术象牙塔,对公司的管理几乎不置喙,斯科特也放他一马,把精力主要放在调理乔布斯这个大“刺头”上。
剥夺乔布斯实权

花了一周的路上时间听完了乔布斯传,感触颇多。

 
乔布斯,一个标准的美国式个人英雄主义者,一个被父母遗弃的私生子,一个只能忍受六个月大学生活就退学的叛逆者,一个曾经吸食大麻的“瘾君子”,更是一个“不创新就等于死亡”的践行者。读他的传记,给我的内心带来前所未有震撼。

作者:匿名3722次浏览

乔布斯年轻时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嗑药,23岁把女人的肚子搞大,跑路,诋毁
”这女人是婊子,天知道孩子是谁的,”直到一份亲子鉴定打在脸上才不情愿的拿出一点抚养费。他的饮食极为不科学,常常一个星期只吃胡萝卜或者苹果。又笃信自己的饮食极为健康,不必洗澡也不会有体味。事实上他的卫生习惯常常让身边的同事朋友都无法忍受。他大学辍学,对艺术字体和东方哲学极为感兴趣。虽然曾去印度追求禅宗,最喜欢的书是《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他对身边的人都近乎残忍,常常毫不留情的恶语相向。

“热爱你的工作,是成就事业的唯一途径,如果你还未找到,那就继续寻找,不要轻易放弃,你的心,你的直觉,将引领你走向梦想。”这是史蒂夫的一句至理名言。他曾被自己创立的公司解雇,并一度想要离开硅谷,但有个东西让乔布斯顿悟,那就是他仍爱着他做过的事,幸运的是,发生在苹果的事并没有改变这个初衷,于是他决定重新再来。他经历了生命中真正的低谷,现在看来很难想象,但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差不多是硅谷众人皆知的笑柄。

他是个弃儿,幸而养父母都待他不错。(他的亲生父亲也是23岁抛弃了他,他在得知这一事实时极为震惊,只能说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循环)
他几乎不会编程,却有幸遇到了沃兹尼亚克——一个编程天分极高又极为勤奋的天才,一个不怎么会跟人打交道的、羞怯可爱、待人友好的树袋熊。
事实上苹果发家时,Apple1和Apple2几乎由沃兹一人设计发明。但沃兹后来仍不愿加入苹果管理层,“总的来说,我一直专注于我的工程天赋,很少过问别的事。这样保证了我和他人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高效工作。”沃兹主张分享,开放,由沃兹设计的Apple2拥有可扩展内存和8个扩展插槽(这种开放的态度在今天的苹果难以想象),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产品之一
,是无数人的计算机启蒙产品。而这也与乔布斯的控制狂倾向背道而驰,注定了他们日后的分离。
乔布斯一面说自己只是为了做出伟大的产品,与物质利益无关。一面却一毛不拔,对他人苛刻至极。1980年底,苹果上市前夕,公司股权分配呈现着一种怪异现象,一些元老级员工手上没有股票,而那些后来者和新员工却有。这在沃兹看来极不公平,沃兹对乔布斯说,你拿出多少,我就也拿出多少分给他们。一些老伙伴忐忑着去找乔布斯,他却说自己一毛钱都不会拿出来。于是沃兹慷慨解囊,乐善好施的他发起了“沃兹计划”,将自己手中的苹果股票以极低的价钱卖给这些同事,后来同事们每人差不多分到了约一百万美元的股票。
事实上在乔布斯重返苹果前, iPod 、iMac
就已经在研发,而主要设计师是乔纳森·艾维。
乔布斯总是将车停在公司的残疾人车位,有时候还占两个位置。
传记中不止一次提到,乔布斯在工作中经常是这样的,你去给他讲个点子,乔布斯会说这他妈的就是垃圾,快滚吧。在一周后乔布斯又会跑来说,我有个绝妙的点子,然后说出你上周的点子,就像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

 
 乔布斯非常迷恋东方禅宗,其中有一句话: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到后来史蒂夫才明白,遭到苹果解雇也许是他人生中最棒的事——成功者的负担被菜鸟的无忧无虑所取代,不再绝对肯定所有的事。解雇也是解放,怀着初学者的心态,乔布斯进入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创造黄金期。

乔布斯的偏执,残暴、现实扭曲力场(非常有意思的概念)和控制欲与他对完美产品的追求融为一体。我并不是想从上述这些事实来否定他的伟大,相反,这些事实也是他不可分割的超越平凡人生中的一部分。他并不是神,在我看来某些方面可能更接近神经病,但神经病确实也能改变世界。
简而言之,乔布斯是个不和谐的怪人。他相信不是天才,就是白痴。不是史上最棒的,就是垃圾。不是完美至极,就是脑残。他充满魔力,依赖直觉,对前路先知先觉。
沃兹则永远是那个可爱的小孩。他早早的主动离开了苹果。晚年记者问他关于乔布斯黑了他一笔钱的往事时,并没见他如何报怨,只是说他不理解乔布斯为什么会这样做,嗯,“不理解,够了,白天不懂夜的黑。“沃兹在离开公司后积极投身教育和公益事业,在课堂上与孩子们开心的打成一片。

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你生命里的最后一天,你将在某一天发现原来一切皆在掌握之中。”如果今天是生命终结前的最后一天,想想你还会做原本要做的事吗?“记得我将死这件事,是我所用过帮我下人生重大决定最重要的工具。”这也许听起来很不舒服,但却行之有效,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所有外界的期望,所有的自尊,所有对难堪或失败的恐惧,这些全都将在面对死亡时烟消云散,仅有最重要的会留下来。

乔布斯给苹果的基因中打上了太浓烈的个人印记。失去了他的引领,审美,偏执,疯狂,这个封闭的乌托邦还能一如既往的改变和震惊世界吗?
非此即彼,非黑即白,激烈固执的天才固然富有魅力,套上光环就是传奇和神话,但那同样也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乐善好施的沃兹们,才是精神上真正富有的人。而相比苹果更加开放的谷歌,一定会走得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