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三国演义: 第四16遍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

图片 8

  却说鲁肃领了周瑜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孔明曰:“便是亮亦未与都督贺喜。”肃曰:“何喜?”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便是这件事可贺喜耳。”谈得鲁肃失色问曰:“先生何由知之?”孔明曰:“这条计只好弄蒋干。曹操、虽被一时瞒过,必然便省悟,只是不肯认错耳。今蔡、张两人既死,江东无患矣,如何不贺喜!吾闻曹操换毛玠、于禁为水军都督,则这两个手里,好歹送了水军性命。”鲁肃听了,开口不得,把些言语支吾了半晌,别孔明而回。孔明嘱曰:“望子敬在公瑾面前勿言亮先知此事。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

却说鲁肃领了周瑜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孔明曰:“便是亮亦未与都督贺喜。”肃曰:“何喜?”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便是这件事可贺喜耳。”谈得鲁肃失色问曰:“先生何由知之?”孔明曰:“这条计只好弄蒋干。曹躁、虽被一时瞒过,必然便省悟,只是不肯认错耳。今蔡、张两人既死,江东无患矣,如何不贺喜!吾闻曹躁换毛-、于禁为水军都督,则这两个手里,好歹送了水军性命。”鲁肃听了,开口不得,把些言语支吾了半晌,别孔明而回。孔明嘱曰:“望子敬在公瑾面前勿言亮先知此事。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鲁肃应诺而去,回见周瑜,把上项事只得实说了。瑜大惊曰:“此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曹躁笑也。”瑜曰:“吾自有公道斩之,教他死而无怨。”肃曰:“何以公道斩之?”瑜曰:“子敬休问,来日便见。”次日,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然而至。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孔明曰:“都督见委,自当效劳。敢问十万枝箭,何时要用?”瑜曰:“十日之内,可完办否?”孔明曰:“躁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瑜曰:“军中无戏言。”孔明曰:“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瑜大喜,唤军政司当面取了文书,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劳。”孔明曰:“今日已不及,来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瑜曰:“他自送死,非我逼他。今明白对众要了文书,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我只分付军匠人等,教他故意迟延,凡应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何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必要害我。不想子敬不肯为我隐讳,今日果然又弄出事来。三日内如何造得十万箭?子敬只得救我!”肃曰:“公自取其祸,我如何救得你?”孔明曰:“望子敬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分布两边。吾别有妙用。第三日包管有十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瑜,果然不提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瑜大疑曰:“且看他三日后如何回覆我!”却说鲁肃私自拨轻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人,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一日却不见孔明动静;第二日亦只不动。至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肃问曰:“公召我来何意?”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肃曰:“何处去取?”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遂命将二十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大雾漫天,长江之中,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大雾!前人有篇《大雾垂江赋》曰:“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怪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凭依,英雄之所战守也。时也陰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充塞,欲迷北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陰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澜。甚则穹吴无光,朝阳失色;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于是冯夷息浪,屏翳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曹躁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孔明笑曰:“吾料曹躁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只顾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于禁二人慌忙飞报曹躁。躁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埋伏,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三千,火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一万余人,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令收船急回。二十只船两边束草上,排满箭枝。孔明令各船上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躁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躁懊悔不已。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六千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明日即将来射曹军,却不甚便!”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雾?”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陰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风流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鲁肃拜服。船到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瑜,备说孔明取箭之事。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如也!”后人有诗赞曰:“一天浓雾满长江,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今日伏周郎。”少顷,孔明入寨见周瑜。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敬服。”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
瑜邀孔明入帐共饮。瑜曰:“昨吾主遣使来催督进军,瑜未有奇计,愿先生教我。”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妙计?”瑜曰:“某昨观曹躁水寨,极是严整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可否。先生幸为我一决之。”孔明曰:“都督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不同。”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孔明;孔明亦暗写了。两个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皆大笑。原来周瑜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瑜曰:“既我两人所见相同,更无疑矣。幸勿漏泄。”孔明曰:“两家公事,岂有漏泄之理。吾料曹躁虽两番经我这条计,然必不为备。今都督尽行之可也。”饮罢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却说曹躁平白折了十五六万箭,心中气闷。荀攸进计曰:“江东有周瑜、诸葛亮二人用计,急切难破。可差人去东吴诈降,为奸细内应,以通消息,方可图也。”躁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军中谁可行此计?”攸曰:“蔡瑁被诛,蔡氏宗族,皆在军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现为副将。丞相可以恩结之,差往诈降东吴,必不见疑。”躁从之,当夜密唤二人入帐嘱付曰:“汝二人可引些少军士,去东吴诈降。但有动静,使人密报,事成之后,重加封赏。休怀二心!”二人曰:“吾等妻子俱在荆州,安敢怀二心,丞相勿疑。某二人必取周瑜、诸葛亮之首,献于麾下。”躁厚赏之。次日,二人带五百军士,驾船数只,顺风望着南岸来。
且说周瑜正理会进兵之事,忽报江北有船来到江口,称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特来投降。瑜唤入。二人哭拜曰:“吾兄无罪,被躁贼所杀。吾二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赐收录,愿为前部。”瑜大喜,重赏二人,即命与甘宁引军为前部。二人拜谢,以为中计。瑜密唤甘宁分付曰:“此二人不带家小,非真投降,乃曹躁使来为奸细者。吾今欲将计就计,教他通报消息。汝可殷勤相待,就里提防。至出兵之日,先要杀他两个祭旗。汝切须小心,不可有误。”甘宁领命而去。
鲁肃入见周瑜曰:“蔡中、蔡和之降,多应是诈,不可收用。”瑜叱曰:“彼因曹躁杀其兄,欲报仇而来降,何诈之有!你若如此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肃默然而退,乃往告孔明。孔明笑而不言。肃曰:“孔明何故哂笑?”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识公瑾用计耳。大江隔远,细作极难往来。躁使蔡中、蔡和诈降,刺探我军中事,公瑾将计就计,正要他通报消息。兵不厌诈,公瑾之谋是也。”肃方才省悟。
却说周瑜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瑜。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盖曰:“彼众我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瑜曰:“谁教公献此计?”盖曰:“某出自己意,非他人之所教也。”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消息;但恨无一人为我行诈降计耳。”盖曰:“某愿行此计。”瑜曰:“不受些苦,彼如何肯信?”盖曰:“某受孙氏厚恩,虽肝脑涂地,亦无怨悔。”瑜拜而谢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计,则江东之万幸也。”盖曰:“某死亦无怨。”遂谢而出。次日,周瑜鸣鼓大会诸将于帐下。孔明亦在座。周瑜曰:“躁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诸将各领三个月粮草,准备御敌。”言未讫,黄盖进曰:“莫说三个月,便支三十个月粮草,也不济事!若是这个月破的,便破;若是这个月破不的,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周瑜勃然变色,大怒曰:“吾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斩。今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我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喝左右将黄盖斩讫报来。黄盖亦怒曰:“吾自随破虏将军,纵横东南,已历三世,那有你来?”瑜大怒,喝令速斩。甘宁进前告曰:“公覆乃东吴旧臣,望宽恕之。”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乱吾法度!”先叱左右将甘宁乱棒打出。众官皆跪告曰:“黄盖罪固当诛,但于军不利。望都督宽恕,权且记罪。破曹之后,斩亦未迟。”瑜怒未息。众官苦苦告求。瑜曰:“若不看众官面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众官又告免。瑜推翻案桌,叱退众官,喝教行杖。将黄盖剥了衣服,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众官又复苦苦求免。瑜跃起指盖曰:“汝敢小觑我耶!且寄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罚!”恨声不绝而入帐中。众官扶起黄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进流,扶归本寨,昏绝几次。动问之人,无不下泪。鲁肃也往看问了,来至孔明船中,谓孔明曰:“今日公瑾怒责公覆,我等皆是他部下,不敢犯颜苦谏;先生是客,何故袖手旁观,不发一语?”孔明笑曰:“子敬欺我。”肃曰:“肃与先生渡江以来,未尝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孔明曰:“子敬岂不知公瑾今日毒打黄公覆,乃其计耶?如何要我劝他?”肃方悟。孔明曰:“不用苦肉计,何能瞒过曹躁?今必令黄公覆去诈降,却教蔡中、蔡和报知其事矣。子敬见公瑾时,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说亮也埋怨都督便了。”肃辞去,入帐见周瑜。瑜邀入帐后。肃曰:“今日何故痛责黄公覆?”瑜曰:“诸将怨否?”肃曰:“多有心中不安者。”瑜曰:“孔明之意若何?”肃曰:“他也埋怨都督忒情薄。”瑜笑曰:“今番须瞒过他也。”肃曰:“何谓也?”瑜曰:“今日痛打黄盖,乃计也。吾欲令他诈降,先须用苦肉计瞒过曹躁,就中用火攻之,可以取胜。”肃乃暗思孔明之高见,却不敢明言。
且说黄盖卧于帐中,诸将皆来动问。盖不言语,但长吁而已。忽报参谋阚泽来问。盖令请入卧内,叱退左右。阚泽曰:“将军莫非与都督有仇?”盖曰:“非也。”泽曰:“然则公之受责,莫非苦肉计乎?”盖曰:“何以知之?”泽曰:“某观公瑾举动,已料着八九分。”盖曰:“某受吴侯三世厚恩,无以为报,故献此计,以破曹躁。吾虽受苦,亦无所恨。吾遍观军中,无一人可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义之心,敢以心腹相告。”泽曰:“公之告我,无非要我献诈降书耳。”盖曰:“实有此意。未知肯否?”阚泽欣然领诺。正是: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未知阚泽所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四十六回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

下载该游戏

却说苏沛之听天来说出”九命沉冤”四个字,便直立起来道:”我知道了,据兄所说,兄不是姓张。”天来吓得目瞪口呆,自悔失言。沛之道:”兄不必着急,这件事弟在北京,已经听人说过了,说广东有这么一个冤案。兄既是冤主,为着甚事到这里来?今夜又有什么大难临头?不妨告诉我,或者我可以助兄一臂之力,也未可知。弟生平最欢喜的是打抱不平。”天来见沛之义气勃勃,又是外省口音,料来不是贵兴一路的人。况且已经被他识破,势难隐瞒。只得把打算进京御控的话,约略说了一遍,又把祈富遇见喜来的话告知。沛之道:”他打发人赶来做什么呢?”天来道:”此人与弟有不两立之势,这回知道弟要御控,打发人赶来,必无好意。”沛之沉吟了半晌道,”喜来是凌贵兴的什么人呢?”天来道:”是一个服侍的小厮,近来很以心腹相待的。”沛之道:”不要紧,我来同你设法!”说罢,起身出去,不一会,带了栈主朱怡甫来。指着天来道:”这是一位穷途落难的朋友,请你另外找一个秘密的去处,给他住下。这是个与人方便的事,谅来总可以商量。”怡甫道:”可以可以!这当中有一座小楼,楼上供一位财神菩萨,向来是不住客的,可以搬到那上面去。”天来再三致谢,怡甫即刻叫了茶房,七手八脚,将行李铺陈,都搬到小楼上去。沛之、怡甫,别了出来。此时尚未交二鼓,秋热正盛,一众寓客,都在客堂上散坐,喜来也杂在里面。沛之本来是住了多天的客,寓客之中,多半都认得的了,只拣面生的看去。看到喜来,便猜着了几分,因靠在他旁边坐下,故意拉拉扯扯,同那些寓客谈风水、谈算命、谈卜卦、谈相面。
看官!这几行事业,是中国人最迷信的,中国人之中,又要算广东人迷信得最厉害,所以苏沛之专门卖弄这个本事,去戏弄别人。我想苏沛之这么一个精明人,未必果然也迷信这个,不过拿这个去结交别人罢了。当下沛之谈得天花乱坠,内中有两个请教过的,又极口夸赞他灵验。喜来听得熬不住,也要请教他相面。沛之先问他贵姓,他说姓凌。沛之把他打量了一番,却摇头不语。喜来再三请教,沛之道:”尊相有点与人不同的去处,不便说得。”喜来道:”但肯见教,何妨直说呢?”沛之又再三迟疑了一回,又取他的手掌来就灯下细细看来,还只是摇头,不肯便说。喜来再三相央。沛之道:”说了可不要见怪!尊相奴仆照入印官,主出身微贱。只这一句话,对不对?要是对的,我便说下去,不对就免谈了吧。”喜来道:”对对!对极,对极!请教吧。”沛之道:”后福却是不浅,并且发财就在眼前。但只一层,气色上面,却吉凶相混,则气已经旺极,却又有一重晦气罩住。这一重晦气,不是疾病,便是官刑,最要小心提防!双眼底下,有一条阴都骘纹,将近要现出来了。”幸而还没有出现,倘现了出来,那就一生衣禄,都无望的了!”喜来道:”什么叫阴骘纹?怎样可以叫他不出现呢?”沛之道:”这个就叫’修心补相’了。这阴骘纹,并非人人都有的,总是做下了恶事,方才生出来。老兄做过恶事不曾,我可不知道,但是这条纹已经隐隐的在皮内,将近要现出来了。”一席话说得喜来目定口呆。暗想这位先生,莫非是神仙?
当下敷衍了几句话,先自回到房里去,拿出一面小镜子,自己对着看,却只看不出来。踌躇了一夜,想道:”那人的话,一点也不错。他说我发财就在眼前,此刻三万银子:却现成的在我手里。他说我有晦气,不是疾病,便是官刑,想来大爷连年打官司,干下那种大事,不定一朝碰上了个清官,要闹到不得了。那时我当家人的,只怕也要连累。他又说我什么阴骘纹将要出现,我这回到南雄来,本来是要收拾梁天来一命的,明天认真要办了这件事,梁天来岂不要死在我手里!那时那阴骘纹只怕要现出来了。倘使不办,回去又如何回报呢?”左右盘算,总想不出一个主意来。想到了五更头上,忽然打了一个绝念道:”不如应了那先生发财的话,起了那三万银子,走到别处去吧。我放过了梁天来,也算做了好事。”想定了主意,便不能再睡,打算拿了三万银子,到哪里去?怎么安置?怎样做个事业,一直盘算到天明。梳洗已毕,等到同寓众人都已起来,便去寻苏沛之说话,把自己的行踪瞒过,只道出来经商,要求沛之指教走哪一路的好。沛之道:”江西省城,便是个富庶之地,到那里去最好。”喜来此时,看得沛之如同神仙一般,听见他说南昌好,就定了主意走南昌占当下别过沛之,到银号里取了那三万银子,又换过一家银号,转汇到南昌去。忙了半天,十分困倦。回到店里歇息,不久就睡着了。及至醒来,已是下午。就叫店里的人,代雇定了车马,准备明日一早长行到南昌去。一面又算清了旅费,又取出爵兴给刘千总的信,用火烧了。
到了次日,果然动身去了,临行还来和沛之作别,沛之不免也周旋了他一番。等他去后,沛之即叫过自己一个同伴的来。叫他远远的跟着喜来,看他到了南昌,住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业?随时要写信来通知,又给了盘缠。那同伙的领命去了。
沛之便来报与天来,天来十分感激,便要动身。沛之道:”此刻且行不得,喜来虽然去了,他一定还有爪牙羽翼在这里。梁兄且多住几天,等他的羽党散了,然后从从容容的动身,那就一路太平了。并且这个也不是赶急的事,不在乎此几天工夫呀!”天来也以为然,因此就在朱怡和店耽搁下了。
过了些时,区爵兴赶到,也被沛之说的走了。当下拉了朱怡甫,寻到了小楼之上,见了天来,呵呵大笑,告知原委。天来十分感激,便拟定明日动身。沛之道:”喜来那厮,是从旱路走南昌的,梁兄明日过岭之后,可由水路前去,可免路上遇见。”天来一一应命。
到了次日,天来收拾过行李,要动身,去寻沛之告辞,谁知他已经在天尚未明的时候,动身到省城去了。天来不觉暗暗称奇道:”难道这个人专为帮我忙而来的么?一向这等殷勤,何以到了临走的时候,却又无言而去呢?”只得到账房里同朱怡甫告别,说起沛之已经动身,未曾送他一送,甚为抱歉的话。怡甫道:”我看此人,行为举动,不是等闲之辈。他到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专门打听些官司事情,不然,他早就走了。因为遇见梁兄,他又耽搁下来。直到昨夜三更时候,他忽然来结算房饭钱,说今天要走。今日天还没亮,我还没起来,他已经走了,岂不奇怪!”天来听了,很是诧异。别过怡甫,登轿起程,望北京而去不提。
却说苏沛之当日出了朱怡和店,一路上不免晓行夜宿,一日到了省城,寻个客栈住下,安顿好行李,就到三德号来访贵兴。谁知贵兴已回谭村去了。沛之雇了船,到谭村去访他。恰好贵兴在家,集了一众强徒,饮酒议事。原来到南雄的李阿添、甘阿定……等六人,到赣州关的凌美闲……等六人,到和平岭的林大有等……七人,以及到韶州的简勒先……等,都已陆续回来。贵兴得知爵兴到湖南去了,好不烦恼,恐怕早晚有事,没个人商量。宗孔便道:”何必一定要他才好商量呢!现成我们的一大班人,一个人出一个主意,怕还及不到他么?侄老爹,我劝你少相信他点吧。他看见我们这里事急了,天来告御状去了,他却先轻轻的到湖南去躲了,你说这种人可靠得住么?”
贵兴正欲回答,忽报有一个人,带了区表爷的信来求见,贵兴忙叫:”请进来。”不多时果然踱进一人。贵兴抬头看时,只见来人生得相貌堂堂,仪表不俗。见了贵兴,举手为礼。贵兴连忙还礼让座,通过姓名,沛之取出爵兴的信递过去。贵兴拆开看了道:”原来舍亲到湖南去,就是由先生指示的。先生这般高明,以后诸事,都要请教的了。”沛之不免谦让了几句。贵兴便命洗盏更酌,又叫沛之遍看众强徒的相貌,沛之随口说了些恭维的话。单看到了林大有,便许为一时豪杰,夸奖的了不得,珍重的请教了姓名,林大有也觉得顾盼自豪。等酒筵散了,贵兴便邀沛之到书房里去细谈。贵兴道:”先生在南雄,便遇见舍亲,想来我与梁氏那一案,先生早就知道了。但这回梁天来进京御控,不知可有大碍?望先生指示!”沛之道:”这是凌兄过于烦心了!君门万里,谈何容易,便可以御控!何况梁天来弟曾见过,那人衰颓已极,晦气满面,一定不久于人世的了。莫说御控,我看他的寿命,只怕还不及到京呢!”贵兴大喜,正要回音,林大有忽然闯了进来道:”我说出一计,叫大爷放心!莫说梁天来未必告得准,倘使告准了,钦差那边还好打点,甚或至于打点不来我还有一条妙计,叫钦差也束手无策。”贵兴大喜,忙问:”是何妙计?何不早说!”

  鲁肃应诺而去,回见周瑜,把上项事只得实说了。瑜大惊曰:“此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曹操笑也。”瑜曰:“吾自有公道斩之,教他死而无怨。”肃曰:“何以公道斩之?”瑜曰:“子敬休问,来日便见。”次日,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然而至。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孔明曰:“都督见委,自当效劳。敢问十万枝箭,何时要用?”瑜曰:“十日之内,可完办否?”孔明曰:“操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瑜曰:“军中无戏言。”孔明曰:“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瑜大喜,唤军政司当面取了文书,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劳。”孔明曰:“今日已不及,来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瑜曰:“他自送死,非我逼他。今明白对众要了文书,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我只分付军匠人等,教他故意迟延,凡应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何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图片 1

Remilia为大家带来新版天天象棋三国演义第284关黄盖受刑动态图攻略。本关杀法提示:弃兵炮引离黑车,再弃兵引离黑将,使马进攻。那么第284关要如何通关呢?来看看Remilia是怎么过的吧!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必要害我。不想子敬不肯为我隐讳,今日果然又弄出事来。三日内如何造得十万箭?子敬只得救我!”肃曰:“公自取其祸,我如何救得你?”孔明曰:“望子敬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分布两边。吾别有妙用。第三日包管有十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瑜,果然不提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瑜大疑曰:“且看他三日后如何回覆我!”

却说鲁肃领了周瑜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

PS:本关提供两种过关方式,新增加的第一种方式过关率更高!

  却说鲁肃私自拨轻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人,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一日却不见孔明动静;第二日亦只不动。至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肃问曰:“公召我来何意?”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肃曰:“何处去取?”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遂命将二十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大雾漫天,长江之中,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大雾!前人有篇《大雾垂江赋》曰:

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

天天象棋三国演义动态图详解

  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怪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凭依,英雄之所战守也。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濛,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充塞,欲迷北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澜。甚则穹吴无光,朝阳失色;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于是冯夷息浪,屏翳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孔明曰:“便是亮亦未与都督贺喜。”

第241关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曹操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孔明笑曰:“吾料曹操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只顾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肃曰:“何喜?”

第242关

  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玠、于禁二人慌忙飞报曹操。操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埋伏,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三千,火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玠、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一万余人,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令收船急回。二十只船两边束草上,排满箭枝。孔明令各船上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操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

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便是这件事可贺喜耳。”

第243关

  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六千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明日即将来射曹军,却不甚便!”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雾?”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风流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鲁肃拜服。

谈得鲁肃失色问曰:“先生何由知之?”

第244关

  船到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瑜,备说孔明取箭之事。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如也!”后人有诗赞曰:

孔明曰:“这条计只好弄蒋干。曹操、虽被一时瞒过,必然便省悟,只是不肯认错耳。今蔡、张两人既死,江东无患矣,如何不贺喜!吾闻曹操换毛玠、于禁为水军都督,则这两个手里,好歹送了水军性命。”

第245关

  一天浓雾满长江,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今日伏周郎。

鲁肃听了,开口不得,把些言语支吾了半晌,别孔明而回。

第246关

  少顷,孔明入寨见周瑜。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敬服。”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瑜邀孔明入帐共饮。瑜曰:“昨吾主遣使来催督进军,瑜未有奇计,愿先生教我。”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妙计?”瑜曰:“某昨观曹操水寨,极是严整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可否。先生幸为我一决之。”孔明曰:“都督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不同。”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孔明;孔明亦暗写了。两个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皆大笑。原来周瑜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瑜曰:“既我两人所见相同,更无疑矣。幸勿漏泄。”孔明曰:“两家公事,岂有漏泄之理。吾料曹操虽两番经我这条计,然必不为备。今都督尽行之可也。”饮罢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孔明嘱曰:“望子敬在公瑾面前勿言亮先知此事。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

第247关

  却说曹操平白折了十五六万箭,心中气闷。荀攸进计曰:“江东有周瑜、诸葛亮二人用计,急切难破。可差人去东吴诈降,为奸细内应,以通消息,方可图也。”操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军中谁可行此计?”攸曰:“蔡瑁被诛,蔡氏宗族,皆在军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现为副将。丞相可以恩结之,差往诈降东吴,必不见疑。”操从之,当夜密唤二人入帐嘱付曰:“汝二人可引些少军士,去东吴诈降。但有动静,使人密报,事成之后,重加封赏。休怀二心!”二人曰:“吾等妻子俱在荆州,安敢怀二心,丞相勿疑。某二人必取周瑜、诸葛亮之首,献于麾下。”操厚赏之。次日,二人带五百军士,驾船数只,顺风望着南岸来。

鲁肃应诺而去,回见周瑜,把上项事只得实说了。

第248关

  且说周瑜正理会进兵之事,忽报江北有船来到江口,称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特来投降。瑜唤入。二人哭拜曰:“吾兄无罪,被操贼所杀。吾二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赐收录,愿为前部。”瑜大喜,重赏二人,即命与甘宁引军为前部。二人拜谢,以为中计。瑜密唤甘宁分付曰:“此二人不带家小,非真投降,乃曹操使来为奸细者。吾今欲将计就计,教他通报消息。汝可殷勤相待,就里提防。至出兵之日,先要杀他两个祭旗。汝切须小心,不可有误。”甘宁领命而去。

瑜大惊曰:“此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

第249关

  鲁肃入见周瑜曰:“蔡中、蔡和之降,多应是诈,不可收用。”瑜叱曰:“彼因曹操杀其兄,欲报仇而来降,何诈之有!你若如此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肃默然而退,乃往告孔明。孔明笑而不言。肃曰:“孔明何故哂笑?”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识公瑾用计耳。大江隔远,细作极难往来。操使蔡中、蔡和诈降,刺探我军中事,公瑾将计就计,正要他通报消息。兵不厌诈,公瑾之谋是也。”肃方才省悟。

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曹操笑也。”

第250关

  却说周瑜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瑜。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盖曰:“彼众我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瑜曰:“谁教公献此计?”盖曰:“某出自己意,非他人之所教也。”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消息;但恨无一人为我行诈降计耳。”盖曰:“某愿行此计。”瑜曰:“不受些苦,彼如何肯信?”盖曰:“某受孙氏厚恩,虽肝脑涂地,亦无怨悔。”瑜拜而谢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计,则江东之万幸也。”盖曰:“某死亦无怨。”遂谢而出。

瑜曰:“吾自有公道斩之,教他死而无怨。”

第251关

  次日,周瑜鸣鼓大会诸将于帐下。孔明亦在座。周瑜曰:“操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诸将各领三个月粮草,准备御敌。”言未讫,黄盖进曰:“莫说三个月,便支三十个月粮草,也不济事!若是这个月破的,便破;若是这个月破不的,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周瑜勃然变色,大怒曰:“吾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斩。今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我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喝左右将黄盖斩讫报来。黄盖亦怒曰:“吾自随破虏将军,纵横东南,已历三世,那有你来?”瑜大怒,喝令速斩。甘宁进前告曰:“公覆乃东吴旧臣,望宽恕之。”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乱吾法度!”先叱左右将甘宁乱棒打出。众官皆跪告曰:“黄盖罪固当诛,但于军不利。望都督宽恕,权且记罪。破曹之后,斩亦未迟。”瑜怒未息。众官苦苦告求。瑜曰:“若不看众官面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众官又告免。瑜推翻案桌,叱退众官,喝教行杖。将黄盖剥了衣服,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众官又复苦苦求免。瑜跃起指盖曰:“汝敢小觑我耶!且寄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罚!”恨声不绝而入帐中。

肃曰:“何以公道斩之?”

第252关

  众官扶起黄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进流,扶归本寨,昏绝几次。动问之人,无不下泪。鲁肃也往看问了,来至孔明船中,谓孔明曰:“今日公瑾怒责公覆,我等皆是他部下,不敢犯颜苦谏;先生是客,何故袖手旁观,不发一语?”孔明笑曰:“子敬欺我。”肃曰:“肃与先生渡江以来,未尝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孔明曰:“子敬岂不知公瑾今日毒打黄公覆,乃其计耶?如何要我劝他?”肃方悟。孔明曰:“不用苦肉计,何能瞒过曹操?今必令黄公覆去诈降,却教蔡中、蔡和报知其事矣。子敬见公瑾时,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说亮也埋怨都督便了。”

瑜曰:“子敬休问,来日便见。”

第253关

  肃辞去,入帐见周瑜。瑜邀入帐后。肃曰:“今日何故痛责黄公覆?”瑜曰:“诸将怨否?”肃曰:“多有心中不安者。”瑜曰:“孔明之意若何?”肃曰:“他也埋怨都督忒情薄。”瑜笑曰:“今番须瞒过他也。”肃曰:“何谓也?”瑜曰:“今日痛打黄盖,乃计也。吾欲令他诈降,先须用苦肉计瞒过曹操,就中用火攻之,可以取胜。”肃乃暗思孔明之高见,却不敢明言。

次日,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然而至。

第254关

  且说黄盖卧于帐中,诸将皆来动问。盖不言语,但长吁而已。忽报参谋阚泽来问。盖令请入卧内,叱退左右。阚泽曰:“将军莫非与都督有仇?”盖曰:“非也。”泽曰:“然则公之受责,莫非苦肉计乎?”盖曰:“何以知之?”泽曰:“某观公瑾举动,已料着八九分。”盖曰:“某受吴侯三世厚恩,无以为报,故献此计,以破曹操。吾虽受苦,亦无所恨。吾遍观军中,无一人可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义之心,敢以心腹相告。”泽曰:“公之告我,无非要我献诈降书耳。”盖曰:“实有此意。未知肯否?”阚泽欣然领诺。正是:

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

第255关

  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

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

第256关

  未知阚泽所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

第257关

孔明曰:“都督见委(委托的谦词),自当效劳。敢问十万枝箭,何时要用?”

第258关

瑜曰:“十日之内,可完办否?”

第259关

孔明曰:“操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

第260关

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

第261关

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

第262关

瑜曰:“军中无戏言。”

第263关

孔明曰:“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

第264关

瑜大喜,唤军政司当面取了文书,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劳。”

第265关

孔明曰:“今日已不及,来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

第266关

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

第267关

瑜曰:“他自送死,非我逼他。今明白对众要了文书,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我只分付军匠人等,教他故意迟延,凡应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何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第268关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必要害我。不想子敬不肯为我隐讳,今日果然又弄出事来。三日内如何造得十万箭?子敬只得救我!”

第269关

肃曰:“公自取其祸,我如何救得你?”

第270关

孔明曰:“望子敬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分布两边。吾别有妙用。第三日包管有十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

第271关

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瑜,果然不提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

第272关

瑜大疑曰:“且看他三日后如何回覆我!”

第273关

却说鲁肃私自拨轻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人,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一日却不见孔明动静;第二日亦只不动。至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

第274关

肃问曰:“公召我来何意?”

第275关

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

第276关

肃曰:“何处去取?”

第277关

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

第278关

遂命将二十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大雾漫天,长江之中,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大雾!

第279关

前人有篇《大雾垂江赋》曰:“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怪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凭依,英雄之所战守也。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濛,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充塞,欲迷北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澜。甚则穹吴无光,朝阳失色;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于是冯夷息浪,屏翳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FengChen于塞外。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第280关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曹操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

第281关

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

第282关

孔明笑曰:“吾料曹操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只顾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第283关

    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玠、于禁二人慌忙飞报曹操。

第284关

操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埋伏,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

第285关

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三千,火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玠、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一万余人,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令收船急回。二十只船两边束草上,排满箭枝。

第286关

孔明令各船上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操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

第287关

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六千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明日即将来射曹军,却不甚便!”

第288关

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雾?”

第289关

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FengLiu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

第290关

鲁肃拜服。船到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瑜,备说孔明取箭之事。

第291关

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如也!”

第292关

后人有诗赞曰:“一天浓雾满长江,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今日伏周郎。”

第293关

少顷,孔明入寨见周瑜。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敬服。”

第294关

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

第295关

    瑜邀孔明入帐共饮。

第296关

瑜曰:“昨吾主遣使来催督进军,瑜未有奇计,愿先生教我。”

第297关

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妙计?”

第298关

瑜曰:“某昨观曹操水寨,极是严整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可否。先生幸为我一决之。”

第299关

孔明曰:“都督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不同。”

第300关

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孔明;孔明亦暗写了。两个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皆大笑。原来周瑜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

关卡汇总:天天象棋攻略大全 天天象棋改版关卡 天天象棋楚汉争霸
天天象棋春秋五霸 天天象棋战国七雄 天天象棋三国演义

瑜曰:“既我两人所见相同,更无疑矣。幸勿漏泄。”

象棋入门:天天象棋落子规则及术语说明 **残局进阶:**天天象棋残局基础杀法定式

孔明曰:“两家公事,岂有漏泄之理。吾料曹操虽两番经我这条计,然必不为备。今都督尽行之可也。”饮罢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猜你想看:天天象棋怎么好友对战
在电脑上玩天天象棋:天天象棋电脑版

    却说曹操平白折了十五六万箭,心中气闷。

欢迎加入玩家交流群!群名字:天天象棋玩家交流群,群号:427383229
图片 2

荀攸进计曰:“江东有周瑜、诸葛亮二人用计,急切难破。可差人去东吴诈降,为奸细内应,以通消息,方可图也。”

备注:三国演义动态图攻略快速补充当中~小伙伴们可以收藏页面,方便下次查看哟!

操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军中谁可行此计?”

▍动态图过关演示—解法一
【方式一-part1】图片 3下棋步骤:兵六平七,车3退4,砲七进二,车3退3,車二进二,将6进1,兵五进一,将6平5,馬五进六,将5平6,車二退一。【方式一-part2】图片 4下棋步骤:将6退1,馬六进七,象9进7,馬七进六,卒2平3,砲五平四,卒3平4,帅五平四,车3进1,車二平七,后卒平5,車七退七,卒4平5。注:如果象9进7改走卒2平3,则馬七退五,车马炮连将胜。【方式一-part3】图片 5下棋步骤:馬六退五,卒5进1,帅四平五,将6平5,兵一平二,象7退9,兵二平三,象9退7,兵三平四,卒1平2,車七进七,卒8平7,砲四平五,卒7平6,車七平五。▍动态图过关演示—解法二
【方式二-part1】图片 6下棋步骤:兵六平七,车3退4,砲七进二,车3退3,車二进二,将6进1,兵五进一,将6平5,相五进七,卒2平3,相七退就,卒8平7,帅五平四,卒7进1,帅四进一,车3进3,車二退三,将5平4,砲五平六,士4进5。【方式二-part2】图片 7下棋步骤:車二进一,车3进5,砲六退四,卒4平5,帅四进一,车3退1,車二进一,将4退1,車二平五。之后敌方无进攻之力,出1路兵将死敌方。

攸曰:“蔡瑁被诛,蔡氏宗族,皆在军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现为副将。丞相可以恩结之,差往诈降东吴,必不见疑。”

天天象棋重难点关卡推荐阅读

操从之,当夜密唤二人入帐嘱付曰:“汝二人可引些少军士,去东吴诈降。但有动静,使人密报,事成之后,重加封赏。休怀二心!”

天天象棋残局心得技巧:天天象棋闯关心得技巧 残局基本杀法定式

二人曰:“吾等妻子俱在荆州,安敢怀二心,丞相勿疑。某二人必取周瑜、诸葛亮之首,献于麾下。”

楚汉争霸全关卡动态图:天天象棋楚汉争霸 楚汉争霸闯关攻略

操厚赏之。次日,二人带五百军士,驾船数只,顺风望着南岸来。

春秋五霸全关卡动态图:天天象棋春秋五霸 春秋五霸闯关攻略

    且说周瑜正理会进兵之事,忽报江北有船来到江口,称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特来投降。瑜唤入。

天天象棋全关卡动态图:天天象棋闯关攻略 闯关模式全关卡动态图详解

二人哭拜曰:“吾兄无罪,被操贼所杀。吾二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赐收录,愿为前部。”

天天象棋闯关模式关卡大全:天天象棋闯关模式攻略

瑜大喜,重赏二人,即命与甘宁引军为前部。二人拜谢,以为中计。

更多精彩尽在4399天天象棋专区

瑜密唤甘宁分付曰:“此二人不带家小,非真投降,乃曹操使来为奸细者。吾今欲将计就计,教他通报消息。汝可殷勤相待,就里提防。至出兵之日,先要杀他两个祭旗。汝切须小心,不可有误。”甘宁领命而去。

    鲁肃入见周瑜曰:“蔡中、蔡和之降,多应是诈,不可收用。”

瑜叱曰:“彼因曹操杀其兄,欲报仇而来降,何诈之有!你若如此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

肃默然而退,乃往告孔明。孔明笑而不言。肃曰:“孔明何故哂笑?”

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识公瑾用计耳。大江隔远,细作极难往来。操使蔡中、蔡和诈降,刺探我军中事,公瑾将计就计,正要他通报消息。兵不厌诈,公瑾之谋是也。”

肃方才省悟。

    却说周瑜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瑜。

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

盖曰:“彼众我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

瑜曰:“谁教公献此计?”

盖曰:“某出自己意,非他人之所教也。”

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消息;但恨无一人为我行诈降计耳。”

盖曰:“某愿行此计。”

瑜曰:“不受些苦,彼如何肯信?”

盖曰:“某受孙氏厚恩,虽肝脑涂地,亦无怨悔。”

瑜拜而谢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计,则江东之万幸也。”

盖曰:“某死亦无怨。”遂谢而出。

次日,周瑜鸣鼓大会诸将于帐下。孔明亦在座。

周瑜曰:“操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诸将各领三个月粮草,准备御敌。”

言未讫,黄盖进曰:“莫说三个月,便支三十个月粮草,也不济事!若是这个月破的,便破;若是这个月破不的,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

周瑜勃然变色,大怒曰:“吾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斩。今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我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喝左右将黄盖斩讫报来。

黄盖亦怒曰:“吾自随破虏将军,纵横东南,已历三世,那有你来?”瑜大怒,喝令速斩。甘宁进前告曰:“公覆乃东吴旧臣,望宽恕之。”

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乱吾法度!”先叱左右将甘宁乱棒打出。

众官皆跪告曰:“黄盖罪固当诛,但于军不利。望都督宽恕,权且记罪。破曹之后,斩亦未迟。”瑜怒未息。众官苦苦告求。

瑜曰:“若不看众官面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众官又告免。

瑜推翻案桌,叱退众官,喝教行杖。将黄盖剥了衣服,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众官又复苦苦求免。

瑜跃起指盖曰:“汝敢小觑我耶!且寄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罚!”恨声不绝而入帐中。众官扶起黄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进流,扶归本寨,昏绝几次。动问之人,无不下泪。

鲁肃也往看问了,来至孔明船中,谓孔明曰:“今日公瑾怒责公覆,我等皆是他部下,不敢犯颜苦谏;先生是客,何故袖手旁观,不发一语?”

孔明笑曰:“子敬欺我。”

肃曰:“肃与先生渡江以来,未尝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

孔明曰:“子敬岂不知公瑾今日毒打黄公覆,乃其计耶?如何要我劝他?”肃方悟。

孔明曰:“不用苦肉计,何能瞒过曹操?今必令黄公覆去诈降,却教蔡中、蔡和报知其事矣。子敬见公瑾时,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说亮也埋怨都督便了。”肃辞去,入帐见周瑜。瑜邀入帐后。

肃曰:“今日何故痛责黄公覆?”

瑜曰:“诸将怨否?”

肃曰:“多有心中不安者。”

瑜曰:“孔明之意若何?”

肃曰:“他也埋怨都督忒情薄。”

瑜笑曰:“今番须瞒过他也。”

肃曰:“何谓也?”

瑜曰:“今日痛打黄盖,乃计也。吾欲令他诈降,先须用苦肉计瞒过曹操,就中用火攻之,可以取胜。”

肃乃暗思孔明之高见,却不敢明言。

    且说黄盖卧于帐中,诸将皆来动问。盖不言语,但长吁而已。忽报参谋阚泽来问。盖令请入卧内,叱退左右。

阚泽曰:“将军莫非与都督有仇?”

盖曰:“非也。”

泽曰:“然则公之受责,莫非苦肉计乎?”

盖曰:“何以知之?”

泽曰:“某观公瑾举动,已料着八九分。”

盖曰:“某受吴侯三世厚恩,无以为报,故献此计,以破曹操。吾虽受苦,亦无所恨。吾遍观军中,无一人可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义之心,敢以心腹相告。”

泽曰:“公之告我,无非要我献诈降书耳。”

盖曰:“实有此意。未知肯否?”阚泽欣然领诺。

正是: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未知阚泽所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图片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