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网文资讯:吕峥用百万字小说重塑王阳明

图片 2

摘要:
本报讯畅销书作家吕峥携新书《天机破:王阳明》日前与读者见面,他以“谁是最该去私欲的人”为主题与特邀嘉宾余世存、解玺璋进行交流探讨,并为现场读者签售。《天机破》写作历时3年,内容近100万字
…本报讯畅销书作家吕峥携新书《天机破:王阳明》日前与读者见面,他以“谁是最该去私欲的人”为主题与特邀嘉宾余世存、解玺璋进行交流探讨,并为现场读者签售。《天机破》写作历时3年,内容近100万字。本书描写了有明一代最为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与思想家王阳明辉煌的一生,通过艰难出世、少年立志、青年入仕、贬谪悟道、京师讲学、南赣戡乱、智斗宁王和光大心学等历程,展现了王阳明从叛逆少年到官场愤青,从大明军神到一代宗师的传奇经历,并用艺术化的手法再现了心学三大命题“心即理”“知行合一”以及“致良知”的艰难演变与深刻内涵。吕峥说,王阳明这个历史人物越来越热,但市面上关于他的小说主要是对历史的一种简单改写。吕峥学的是戏剧影视文学,师从周月亮教授,而周月亮深入研究过王阳明。“具备这两方面条件,我就有强烈的使命感让我写一部小说,用小说的形式让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喜欢王阳明这个历史人物。”吕峥说。在写作过程中,吕峥力图在作品中塑造更鲜明的人物性格、更突出的人物关系和更丰满的故事情节,对青年王阳明的描写,刻画其“痴狂”的一面;对中年王阳明的描写,着墨于他心系苍生、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对晚年王阳明的描写,主要表现他因材施教,启智化民的宗师气象。

摘要: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睡,大家都是很拼的。其实,我写的这部小说,就是讲了一个字:“拼”。主人公有一句很经典的话:“路是闯出来的。命是拼出来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这部小说,是爱好?冲动?还是其他?我还不好回答。记得四年前,报社招了一批年轻人,大家都在谈小说,我随口插了一句,“我也在写小说。”大家就七嘴八舌地问我写什么内容。我说讲的是门对门两家人家的爱恨情仇,当时就把小说的名字叫做《门对门》。从此,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写着写着,就将名字改成了《命》。主人公是个女的,故事就讲她与命运抗争的过程。历时四年,终于完成。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讲起。在北方一个很普通的农村,门对门的一对男女正谈恋爱。后来,男青年考上学校去了省城,抛弃了女子。女子到省城找他算账,路遇另一位男子。这位男子爱上了她,她还爱着对门家的男子。后来她不想和前男友再“纠缠”,决定和追她的男子好时,该男子又因交通事故被羁押。命运多舛,苦不堪言。屡屡有爱,屡屡失爱。许多人劝她这是命,穷命,而她就是不信命,通过自己的努力,创办了一个企业,居然成为一名企业家。也算是一个励志的故事吧。故事中既有女主人公在阴间与阎王爷斗智斗勇的情节,也有她在外星球上惊奇的遭遇,还有武打的过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耐人寻味。几位友人看后予以好评,该书预计在8月份出版。

摘要:
44万字,纯手写,这是郑州大学2014级教育系林根书近一年时间一直坚持做的事,终于他完成了《玉溪溝》这部讲述了南方小村庄80余年历史的长篇小说。“在梦想的道路上,你不要说我是傻子,我也不会说你是疯子,做最好的
…44万字,纯手写,这是郑州大学2014级教育系林根书近一年时间一直坚持做的事,终于他完成了《玉溪溝》这部讲述了南方小村庄80余年历史的长篇小说。“在梦想的道路上,你不要说我是傻子,我也不会说你是疯子,做最好的自己,不忘初心!”他在小说介绍中写道。郑报融媒记者
张竞昳通讯员 赵凡瑜 王艺科
文/图写小说想留住曾经的故事早在高中时,林根书就成功发表过两篇短篇小说并赚到了文学创作上的“第一桶金”——160元稿费,随后他便开始琢磨起创作一篇长篇小说的事。林根书来自浙江省的一个小山村,从小便常常听村里的老人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故事,渐渐地一个个故事串联成了他心中小说的雏形。为了让小说在各个历史节点上更真实,林根书开始不断地向老一辈询问当年的故事,同时阅读一些资料,参考部分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随着时间推移,不少经历了那段历史的老人相继去世,这让林根书感到“是时候动笔了”。“我想把这一段故事记录下来,留住老一辈人所经历的故事。”《玉溪溝》中名为“玉溪沟”的村落就以他幼年时生长的一方村落为原型,其中不少人物形象也有些许老人的影子。6本练习簿,44万字全是手写林根书的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附近有一个又厚又硬的老茧,他自嘲“这是我写小说获得的馈赠”。与如今大部分人习惯用电脑码字不同,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林根书更喜欢以手写的方式来记录小说情节的发展。这一写,便写完了整整6本练习簿。“这是我多年学习养成的习惯,一字一句地写下来,能给人一种踏实感。”一笔一画地纯手写,自然比键盘码字辛苦。为了保证小说的进度,林根书给自己立了一个“硬指标”,每天必须完成一定篇幅的内容。于是,每个在校的夜晚,他都是在自习室里度过的。大二时的国庆长假他更是整日泡在自习室里创作。但林根书很享受这样“痛并快乐着”的生活,他称这段时间为自己的“创作高产期”,“有时晚上做梦都是小说里的画面。”大二学年末,44万字的长篇小说最终完成。写作不耽误学习,拿下国家励志奖学金“林根书特别喜欢文学,但也没有因为写小说落下自己的专业课。”在专业课老师许慧眼中,林根书总能把学习与兴趣安排得十分妥当。在忙碌创作小说的大二学年里,林根书还凭借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很多人好奇,花这么大功夫写成的这部小说到底讲了哪些故事,不过,截至目前,还没有人通读过。目前,林根书正往杂志期刊投稿,并希望小说能够成功出版,让更多人了解到80余年里曾发生的变化与故事。小说开头节选记得那是前年的冬天,天气已接近晚冬了的,人们熙熙攘攘、陆陆续续地回到这偏僻的浙南小山村中,预备着清理一下那厚厚的积蓄了一年的桌面灶台上的灰尘,刷净碗筷,迎接农历新年的到来。…
…我就倚靠在大门的石壁上,望着这绵软的大雪铺在小道上、躺在瓦面上、挂在柿树上,不知不觉,天地就很不经意地被刷白了。北风在水渠里翻了个跟头,倒立着身子一跃而起撞到瓦檐上,眼冒金星地径直掉落到我的领口里。我跺了一会儿脚,用手裹了裹领口,好让自己暖和一些。斜坡上的竹林被积雪压弯了身体,仿佛驼了背拄着拐杖的老者。几只麻雀哀鸣着在光秃秃的石榴上上蹿下跳。瑟瑟冷风,打断邻家几根房梁,袅袅炊烟,升起人间几许苍茫!无论如何,新年一过,待那烟火退却之后,我又要挥泪告辞了,走进寥寥人间。

摘要:
钢铁对国家的发展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符号,是工业的象征,而对一个时代的人来说,它是一个烙印,是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是如影随行的命运。上海有宝钢、北京有首钢、辽宁有鞍钢,而在重庆,则有一座历史厚重、饱
…钢铁对国家的发展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符号,是工业的象征,而对一个时代的人来说,它是一个烙印,是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是如影随行的命运。上海有宝钢、北京有首钢、辽宁有鞍钢,而在重庆,则有一座历史厚重、饱经沧桑的钢铁厂——重钢。重庆作协会员、大渡口区委宣传部干部刘文娅,用5年时间,写成了57万字的《红火焰
黑火焰》。这部长篇小说展现了重钢百年沧桑和变迁。17日,在《红火焰
黑火焰》的研讨会上,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均称赞这部作品具有史诗风格。57万字,小人物的故事展现大时代近两寸厚、57万字的《红火焰
黑火焰》,拿在手中沉淀淀的。虽说这部长篇小说已出版了两个多月,但刘文娅却表示自己“一行字都没看,近乡情更怯”。刘文娅的“近乡情更怯”,其实不难理解。这部以重钢百年历史为背景的小说,是刘文娅5年的心血。在大渡口区委宣传部任职的她,为了解几代钢铁人的命运沉浮,中国民族企业产生、发展、壮大,最后经历国企改革走向新世界的艰辛历程,5年来,她用业余时间采访了上百人,记录了十多个笔记本。进入构思和写作阶段后,每天凌晨四五点也就是上班前,每天下班回家及周末节假日,都成了她雷都打不动的写作时间。“有段日子摔伤了,不能长时间坐卧,她更是凌晨三四点就开始站着写,一站就是几小时。”“压力很大,这毕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谈起这部小说,曾在《十月》、《诗刊》、《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200余篇诗歌、散文、小说,有共计200余万字文学作品的刘文娅表现得很谦虚。小说中的人物去世
她清晨伏案恸哭一起度过的一千多个晨曦和夜晚,现实中的人物、书中的人物和刘文娅苦乐相伴。她采访的上百重钢人,有领导,有工人,有离退休老干部,有老职工,有一线工人,有下岗工人,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每个人的人生都让她尊重。“我饱受洗礼和滋养,我有幸阅读了无数人的人生。很多人,无论成功失败、顺境逆境,都在起伏跌宕中不折不挠、不卑不亢,很有气质和风度。”刘文娅说,那些日子,她从未孤独寂寞过,重钢人感动着她,激励着她。刘文娅还记得,2016年的愚人节早上5点过,正在写作的她突然悲从中来,伏案恸哭,“当时我先生吓了一跳,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原来,刘文娅当时正写到小说中的一个人物贺老爷子“去世”。这天,刘文娅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便给几个知道她书中人物的朋友发了信息,“原以为朋友会当成愚人节玩笑不理会,但我却收到了
老人在天国安息 、 你用情太深
的回信。”刘文娅说,那一刻,她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书中人物的血肉存在,“陆梦生、史劲、鲁綦兰、祝希山、祝兰、夏雨、程钢、程铁,他们是我生活中的朋友和亲人。”一百多年的足音,有点点感动就好《红火焰
黑火焰》出版两个多月,读过它的人会深深感慨:时代洪流牵系着每个小人物的命运,小人物们的智慧突围与奋勇抗争,又造就着新的时代走向。小说以渝钢的百年沧桑为基础,展现了中国民族企业产生、发展、壮大,最后经历国企改革走向新的世界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用陆梦生、史劲、祝半等五代钢铁人的命运沉浮,讲述了国企和国企人突围求存的故事。对专家和读者对其作品给予的高度评价,刘文娅很谦虚,她在书的最后写道:“只想告诉世人,有怎样的一群人,为着怎样的一个厂,或者坚守,或者迁徙,历经苦难而不悔,几万人,几代人,在共同的命运里,完成个人的人生……无需理解,无需赞誉,无需刻意记取,有人能够从酒席上歌舞声中麻将桌旁,能够从争辩讨论指责解释的喧闹里,分身片刻,静下来,读此如山川河流般的存在,听这走了一百多年的足音,有点点感动,就好。”本报记者
罗薛梅专家点评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这是一部有史诗风格的大作品,重大的历史背景、重要的人物群、时间跨度长,可以说是中国百年钢铁史的缩影。整部小说体量巨大、人物众多,用五代钢铁人的故事,描绘出长河式的画卷,可以说是重庆工业的“小型清明上河图”。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这是一部业余作者创作的具有专业水准的作品。小说呈现了近百年的历史、五代人的经历和他们的奋斗,具有史诗风格。作者的驾驭能力也很了不起,这部作品在阅读上挑战读者的极限,每个小段落都写得非常有滋味,每个小细节、情节都用了最大的精力来写作,非常耐看。对话刘文娅重庆晨报:工业题材、时间跨度上百年的长篇小说非常不好把握,作为一位女性,在这部长篇小说中,你的视角是怎样的?刘文娅:无论什么题材,都是写人。我是女性作家,就从女主角的角度入手去构思,去创作,去展望,去审视。重庆晨报:在写作过程中,书中虚构的人物去世了,你曾伏案恸哭,为什么?刘文娅:贺老爷子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人物,他经历了渝钢重要的发展历程,他可以从冒的烟看出铁水的质量,你想想,要有怎样的一种爱才练就这样的技能?在书中,贺老爷子的孙子因为经济问题被抓,他感叹自己看烟看得准,看人却没看准,受此打击,贺老爷子去世。这么一个英雄的老人,带着这种伤痛离去,不能不让人感慨。重庆晨报:5年业余时间几乎都耗在了这部小说上,应该说对你的生活影响非常大,加之这是你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5年会觉得有压力吗?刘文娅:肯定有压力,但与其说我背负了压力,不如说我更多的是被书里的人物所感动和滋养。这些人物和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相伴,我不孤独不寂寞。书里人物的命运,也让我更深刻地反思自己,作为个人怎样面对时代的变化,坚守理想。重庆晨报:在研讨会上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均称赞这部作品,说有史诗风格,这部长篇小说会被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吗?刘文娅:如果有机会,当然愿意能够改编成影视作品,因为影视作品的传播力更广,很想让渝钢这种大厂精神,对理想的坚守,通过影视作品得到更广泛传播。

摘要:
本期主持人鲁敏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代表作《九种忧伤》《墙上的父亲》《惹尘埃》《伴宴》《六人晚餐》等《众生·设计师》黄孝阳
作家出版社2016年3月我跟孝阳的小说观和写作实践,是全然不同的。正因为这样,

图片 1

本期主持人鲁敏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代表作《九种忧伤》《墙上的父亲》《惹尘埃》《伴宴》《六人晚餐》等

图片 2

《众生·设计师》黄孝阳[著]
作家出版社2016年3月我跟孝阳的小说观和写作实践,是全然不同的。正因为这样,我特别尊敬和欣赏他的写作。他有异数的刺目光芒,高热高寒的金属意味,特别挑战阅读者的智力与能力。目下众多小说,面目接近,赛如近亲或堂兄妹。《众生·设计师》这样的作品,却是独门孤子,只会出自黄孝阳之手。——鲁敏在70后作家群中,黄孝阳是一个引人注意、且上升势头强劲的作家。在继2008年获得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新人奖之后,他的《人间世》入围“凤凰网网友票选2010年年度十大好书”
;《旅人书》入围2012“南方周末”年度致敬图书提名,并频频入围新浪和凤凰读书频道的好书榜。他的每一部作品几乎都能带出一种新的小说形制或文学形态,从《遗失在光阴之外》到《阿槑历险记》,从《人间世》到《旅人书》再到眼下这部《众生·设计师》,其天马行空的诗意,兼容并蓄的庞杂,才华滚滚的叙事方式,即使熟悉他的人都会倍感讶异,同时更佩服他在文学创作上的这股持续的探索和热情的“折腾”。当然,对于读者而言,阅读他的小说,是一种挑战,也是一次探险。现代快报记者
陈曦科幻小说与纯文学的融合尝试读品周刊:《众生·设计师》是你的长篇新作,可否介绍一下这部新作?黄孝阳:首先,它是关于时间的书。时间不再只是一个箭头,也不是一个循环往复之物,它是一个由过去、现在与未来构成的漩涡。三者互相影响渗透,很难说谁决定了谁。从时间轴来看,这个故事发生在未来一个人工智能崛起与人类为敌的时代。两个学生为找到人类情感模块(它可能会成为打败人工智能的病毒,也可能赋予人工智能灵魂),设计了一个叫“彼世界”的系统。这个系统里有一个少年天才,他爱上了美丽的女老师……两个学生为这个爱情故事,绞尽脑汁,设计了很多桥段,包括狗血鸡汤与哲学思辩等,试图来探索人性的幽微处……总之,我在这里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不如大家去掏钱买一本,看看这三十多块钱能换来什么。读品周刊:对于这个时代,你一直有种介入的立场,比如这部小说就探讨了时下很热的“人与人工智能”问题,那这是一部科幻作品吗?黄孝阳:有一些科幻元素。可能不算是通常意义上的科幻作品。我只能说可能这两个字。话语权不在我这里。是什么好像不那么重要。是什么有个前提,即它不是什么。把这个问题再往前推一下。这本书是小说吗?去年,有个朋友就问我,你写的是小说吗?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如果它不是小说,那它是什么?读品周刊:你的小说有个特点,就是跨学科的内容比较多,涉及到物理、历史、宗教、人类学、心理学等等,百科全书式的。黄孝阳:如果小说家到今天还是一个说书人的姿态,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们已经置身一个知识社会的前夜。在我的理解里,一个现代意义上的人,他的灵魂里要有四个维度,政治的,经济的,科技的和文化的。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才丰饶。余华写过一本《活着》。书写得很牛,但这个“活着”的实质是很乏味的。我们的小说要从这个乏味里走出来。人类史并没有在福贵与那头老牛相依偎处,就到此终结。我所看见的未来也必定有历史在场读品周刊:有人批评你的小说设计感太强,如何看待这种批评?黄孝阳:这本书里有个女主角,叫立衣。她说了一段话,我觉得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人,就是一个被设计的结果,人类历史的进程说到底就是由一小撮“不自然而然”的天才所推动改变,某种意义上说,大多数人只是这一小撮人涌现的土壤,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提高天才出现的概率。至于道德,那是一个时间概念,还是一个被不断误解的地理名词。这人眼所望处,无一不是设计,建筑、桥梁、音乐、书本。就是那自然界的山川与河流,也是因为人的注视有了喜怒哀乐,否则它们就不存在……读品周刊:你曾说过,作为一个当代小说家,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写什么。黄孝阳:我前面提了一个词:知识社会。知识自信息社会中脱胎而出。它强调人的主体性,使人能够占有今天的海量信息,而不至于被海量信息淹没。主体性即你要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如果不知道,那么你书写的其实跟你毫无关系。哪怕你写出一部《红楼梦》,你也只是在无尽的时间长河里,那个随机敲击着键盘的幸运猴子。曹雪芹是知道自己写什么的。说零度写作的罗兰巴特也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读品周刊:作为一个小说家中的异数,别人关注、写作的是“历史、苦难和乡村”,而你总是对未来很有兴趣,这是为什么?黄孝阳:这本小说里有“历史、苦难、乡村”,也有未来。我对未来更感兴趣。那是我们可能要去的地方。历史很难激动人心,有很多脏东西。也没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回到历史里。忘记历史无异于背叛,这话不错,要看放在哪个语境里说。全球化就是在“忘记历史”。其实我写的许多书都是关于历史的。写《乱世》,我看了近千万字的民国资料。不能说“我总是”,——虽然近年来写了几个。而且我所看见的未来,也必定有历史在场。再过二三十年70后会是群星闪耀时读品周刊:70后作家的面孔在文学界一直是模糊的,不像60后早已功成名就,也不像80后年少成名,是“市场的宠儿”。70后作家在两面夹击中,走出了一条怎样的路?如何评价70后这个群体?黄孝阳:再过二三十年,70后应该会是一个群星闪耀时。从未有哪个代际作家群能像他们一样,蕴有如此多的可能性,50后60后不行,80后90后同样不行,民国“三千年未有大变局”时代的那个作家群也不行。为什么?因为70后承上启下,尤其是这个“下”。这个“下”不是一个上游到下游的关系,而是突变,是在中国从一个古典农耕社会到一个现代知识社会的大跃迁背景下的地震与海啸。突变正在进行时,让他们面庞模糊,难以辩识与归类。相对于其他代际的作家群,70后同时面对着两大命题:一个是民族秘辛、唐诗宋词等等的总和,是一条经常被命名为“中国故事”波光粼粼的河流,狭义来说,即对国族的叙事;另一个由互联网打开的富有科幻意味的对未来的诸多想象,是蝴蝶效应、量子理论、大脑上传、人之不死等等山峰,狭义来说,因为科技进步所推动的全球化浪潮打开的景深。河流与山峰加在一起,便是70后作家要处理的现实。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现实。这也是一个未必会再有的现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