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威尼斯人棋牌网站】古代文学在中职语文教学中的渗透分析

威尼斯人棋牌网站 1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威尼斯人棋牌网站 1

古代文学在中职语文教学中的渗透分析

摘要:古代文学是我国优秀历史文化的积累和沉淀,其具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和历史背景,被我国人民代代传承下来。当前,在我国各大院校的语文教学课程中有古代文学的教学。学习古代文学能培养学生良好的文化素养品味和格调,能达到陶冶情操、净化思想的功效,有利于学生形成健康文明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和谐发展。本文主要以中职语文教学为例,探讨古代文学在中职语文教学中的渗透作用。

关键词:古代文学;中职语文教学;渗透作用

结合现代职业院校的语文教学特点,笔者发现在语文教学中或多或少会出现一定量的古代文学作品。古代文学是我国各类文学作品中文化底蕴最为深厚的文学形式,因此在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有利于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

一、中职语文教学的现状

中职院校旨在培养学生职业技能为主,让学生能掌握一技之长,因此我国很多中职院校只注重学生的专业技能培养,往往忽视文化知识的教育。学校在进行语文教学的过程中,只是培养学生简单的文字读写能力,没有深化学生人文素养培养,导致学生人文素质低下。一般来说,学生的人文素质对其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有着必然的联系,这是导致职业院校学生学习的整体水平明显低于高中或高等院校学生水平的主要原因。不重视学生的人文素质培养对其以后的就业会造成严重影响。

二、古代文学在中职语文教学中的渗透作用

1.能有效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丰富学生审美认知在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有助于培养学生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和荣誉感。古代文学中包含我国古代优秀历史人物的事迹、民族精神、民族智慧的发展以及丰富多彩的文化。这些知识是经过长久的积累和沉淀得出的结论。因此,在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有助于培养学生良好的文学素养和提升学生的情感、文化感知等审美素质,使学生人格不断趋于健全和完美。2.有助于培养学生良好的职业道德,提高中职学生的就业率古代文学是作者对生活的积累和总结,能够给予人们深刻的教育。在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有助于培养其高尚的情操和养成理性思考的品质。在长久的优秀文化熏陶下,学生养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团结互助的精神,有利于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用职业道德的要求约束自己,使自己逐渐成为一个具备专业实操技能且富有责任心、遵纪守法、爱岗敬业精神的合格人才,能不断提高中职毕业生的社会竞争力。3.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古代文学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均有不同的文化差异。学生在学习古代文学的过程中,若要对各种体裁的文学内容掌握良好,需要具有扎实的文学功底和发散性的思维,并且在学习过程中会不断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古代文学与现代文学不同,相同的词语往往具有不同的含义,并且其含义也不像现代汉语一样浅显易懂,往往深奥且含有丰富的内涵。因此,在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有利于培养学生积极探索和创新的思维模式。探索和创新精神不仅能促使学生在学习中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技能,同时对其以后的社会实践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和帮助。

三、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的策略

1.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合理把握古代文学的主旨思想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合理把握古代文学的主旨思想,培养学生健康、文明的人文素养及健全和完善其人格,并且将课堂知识进行延伸,结合当代社会的需求,培养学生良好的创新思维能力和职业道德。2.将语文知识与专业技术紧密联系,提高教学的实用性对中职学生而言,要将语文知识与专业技术紧密联系起来,就必须注重培养其听说读写各方面的能力,而不是单纯培养其应试的能力。学生要将语文当作学生专业技能课程中一门重要科目进行学习,不断提高对文字的理解能力和运用能力,将其运用到技术创新研究和编写技术研究报告中,真正发挥语文教学的实用性。3.针对性教学在中职语文教学过程中,学生自我意识突出、思想活跃,富有创造力。因此,在中职语文教学过程中,教师应拓宽教学渠道,将古代文学精神渗透到学生学习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利用多种教学方法进行教学,运用理论加实践的教学方式,不断提高学生的人文知识和素质。

四、结束语

在中职语文教学中渗透古代文学教育能提高学生的语文听说读写能力,培养学生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社会道德,促进学生身心和谐发展。教师应不断拓宽教学思路,认真钻研符合现代学生心理和健康发展的教学方法,有效提高学生的专业技能。学生要在学习过程中,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学作品精神和文化内涵的基础上,不断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不断改革创新,养成良好的职业道德,使自己成为既拥有专业技能又有职业素养的合格人才。

参考文献:

[1]齐晓娟.古代文学在中职语文教学实践中的渗透作用[J].新课程研究,2014

[2]张国秀.在中职语文教学中达到阅读和写作互动的探究[J].新课程学习,2014

[3]陈新博.试论中职语文教学如何与专业相结合[J].课程教育研究,2013

[4]李晓云.中职语文教育的专业特点以及专业教学的实施策略[J].神州,2012

[5]李夏鹂.中职语文教学应与专业相结合[J].课外语文,2013

作者:沙小会 单位:南阳第五中等职业学校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课程教学中的“做”

摘要:本文主要从四个方面探讨了“做”在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具体表现,以期深化“教学做合一”理论,强化古代文学课堂教学效果。

关键词:古代文学;“教学做合一”;教学法

着名教育学家陶行知指出:“要想教得好,学得好,必须做得好。”这一理论的提出给广大教师带来了深刻的思考,明确了“教学做合一”的重要性,即要在做上教,做上学。具体到中国古代文学这门课程,是怎么“做”的呢?古代文学课程着重将古代文学与学生的生活相联系,强调古代文学学习是一种发现、研究的实践活动,要体现古代文学学习的探索性、不确定性和总结性,要明确古代文学学习是我们与先贤往圣穿越千年进行对话的过程。因此,教师应以学生的发展为出发点,让学生在“做”中体验求知的乐趣,并不断产生“做”的诉求,从而获取新的学习动力。下面笔者将结合几个教学案例具体谈谈如何在“做”中学习古代文学。

一、“做”中获知

人获取知识的途径大抵可以分为直接获取和间接获取。而学生在学校获取的知识很大比重是经由教师的讲解得到的。如果知识获取的过程中伴随着自己的实践参与,那么这个知识就比较难以忘记了。以下笔者试举曹丕《燕歌行》的教学片断为例说明:师:“同学们,你们先把《燕歌行》读三遍,然后找出它语言形式上的特点。”生:“每句有七个字,每句的最后一个字的韵母都是一样的,都是‘ang’。”师:“那我们再来读一遍《静夜思》,看看它是怎样的?”生:“每句有五个字,除了第三句不一样,剩下的第一、二、四句也都是‘ang’韵。”师:“通过这两首诗的实际比读,我们已大致可见从七言歌行到五言律诗的押韵变化。你们还能找到其他例子吗?试试看。”要让学生亲历教学知识的形成过程。只有学生通过亲身感受、自我探索获取的知识,才会深埋于心,扎根脑海。

二、“做”中得法

研究古文的目的不是为了扬古抑今,而是在探寻古人生活轨迹的过程中找到一些能对我们现今生活有所裨益的东西。由此可见,总结归纳能力在古代文学的学习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以下为汉乐府的教学片断:师:“今天我们将学习汉乐府,汉乐府里有些经典的篇目,比如《东门行》《孤儿行》《妇病行》《悲歌》《古八变歌》《艳歌》《饮马长城窟行》《十五从军征》等。通过观察这些题目,同学们发现了什么?”在这节课的学习中,笔者给了学生“做”的时间,学生在观察—思考—发现—得出结论的过程中明白汉乐府题名中有一大部分以“歌”“行”命名。所以,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学生如果碰到以“歌”“行”命名的陌生诗歌,就可以把诗体指向乐府类,比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长恨歌》《琵琶行》等。训练学生在实践中发现规律,对学生的归纳能力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三、“做”中长能

能力的培养离不开学生的亲身实践,在教学中,教师应有意识地培养未来语文教师的专业能力。试看以下有关陶渊明的教学片断:师:“我们已经了解了陶渊明的生平和思想,接下来我们将学习他的诗歌。但在这里老师有个提议,因为我们在初中阶段已经学习过他的《桃花源记》,所以老师希望你们运用所学知识,以教师的身份来讲解一下这篇散文,可以参考一下老师平时上课的流程。”通过对以往课程涉及的古诗文进行模拟教学,不仅可以巩固所学知识,还可以借助职业要求来提高学生“做”的能力,以便更好地适应未来的语文教师工作。

四、“做”中感悟

中国古代文学是一门重在培养学生人文素养的课程,所以在教学中应强调学生对作家作品的感悟能力,以提高其鉴赏古文的水平。以下为有关屈原的教学片断:师:“我们已经了解了屈原的生平和思想,在学习屈原的具体作品之前,我们调动所学知识点来分组讨论探究一下你如何看待屈原自沉汨罗江。”学生通过讨论,加之对屈原生平以及性格的了解,就会理解屈原的做法。感悟了“屈原之死”,才能进一步理解屈原作品中“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的精神内涵以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此心不悔。至此,“屈原,中国伟大的爱国诗人”这句话对学生来说就不是一句需死记硬背的考点,而是一种对屈原的内在心理认同。中国古代文学虽不比其他课程有那么强的实践操作性,但是也要让学生在教学过程中多做、多参与,才能学好、记牢。所以“教学做合一”对古代文学的教学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真正具有指导性意义,并能给课堂带来别样风采的纲领性要求。

参考文献:

[1]陶行知.陶行知文集[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

[2]龙治勇,彭琳.高职古代文学教学中人文素质的培养[J].文学教育.

阅读次数:人次

文献学在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摘要:中国古代文学是传统学科,探索适合古代文学的教学方法,对提高教学质量有重要意义,古代文学的教学改革应注重文献学与文学史的结合。

关键词:古代文学;文献学;融合

中国古代文学是大学中文系的重要基础课程,教材的分量、教学的课时、开课的时间都占有相当的比重。面对如此重要的学科,如何有效地提高教学质量,让学生学有所得、学有所成是授课者亟需解决的问题。以往的教学模式大多局限于讲授文学史的发展过程与文学作品的赏析,学生对这些知识了解得越多,可能越容易陷入无所适从的境地。因为中国文学史包罗万象,文史哲兼容,学生获得的知识表面上广博杂多,实际上却忽略了中国文学史编纂所注重的基础性工作——文学史史料学,即与文学相关的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等,通称文献学。学生在学习中国文学史的过程中,若能就作家生平的考订,作品的辨伪,材料的来源等有较为深入的了解,就有可能带着批判、思考的眼光学习中国文学史,从而比较扎实地掌握所学的知识,并能举一反三,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本文拟就文献学在中国古代文学中的运用进行论述。

一、文献学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的必要性

文献学是有关整理、编纂、注释古典文献的一门学科,包含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等内容,它是研究古代文学的根柢之学。我国很多学者,如章学诚、张之洞、梁启超、程千帆等都非常重视文献学。章学诚提出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1],意为在文献整理过程中可以明确各种学术思想的发生、发展过程及相互关系等。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认为:“目录之学,学中第一要紧事。必从此问途,方得其门而入。”[2]224“凡读书,最切要者,目录之学。目录明,方可读书。不明,终是乱读。”[2]343意思是目录学乃读书的指示门径,读书的第一要务是通晓目录之学。张之洞《书目答问•略例》说:“读书不得要领,劳而无功。知某书宜读而不得精校、精注本,事倍功半。”[3]张之洞强调了版本学的重要性,意即读书离不开对文献版本的选择。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指出:“古书传习愈稀者,其传抄踵刻,伪谬愈甚,驯至不可读。而其书以亡,清儒则博征善本以校之,校勘遂成一专门之学。”[4]梁启超表面上是赞誉清儒校勘学的成就,其实意在弘扬校勘学的重要性,在梁启超看来,校勘学有功于文献原着,是原着得以存留、流传的保证,避免了误读、误解等行为的产生。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可见,前人对文献学的重视已达成了某种共识。而在当今学界,文献学与治学的关系,同样摆在很重要的位置。程千帆认为,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必须要非常重视文献学的基础,进行古代文学研究时,首先要把研究的对象,也就是材料本身先搞清楚,即研究对象的材料是否完整,是否真实可靠。其次进行最基本的文学史实、作家生平等研究。其理由是只有这些属于考据学、文献学的工作搞清楚以后,人们进行文艺学的研究时,才能对这个作品进行判断、解读、评判,然后上升到理论,得出相应的结论[5]。

二、文献学在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由此可见,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与文献学的关系非常紧密。因此,在教授中国古代文学时,除了传授古代作家作品的解读,把握文学发展的进程外,更需要培养学生感受和独立研究古代文学的能力。而这种能力的培养,需要我们有意识地把文献学渗透进去,让学生学会结合相关的文献学知识进行文学史的研究,从而逐渐养成独立的科研能力。

1.文献学在课堂教学中的应用

先秦两汉文学是中国古代文学的发轫期与发展期,包括了神话传说、《诗经》、诸子散文、史传散文、楚辞、汉赋、汉乐府等内容。中国文学的各种体裁、中国文学的思想基础、中国文学的基本格局等大多在这一时期定下基调。这一时期的文学形态可谓精彩纷呈而又复杂多变,而与之相应的则是文献资料或古奥晦涩,或残缺散佚,或真伪难辨。在讲授《尚书》时,涉及到《尚书》的真伪问题。《尚书》在先秦时称为《书》,汉人始称之为《尚书》,即上古之书,又被称为《书经》。西周末,《尚书》已成书,相传孔子曾编定过《尚书》100篇。秦火后,汉初伏生所传《今文尚书》只有28篇。汉景帝时,鲁恭王毁坏孔子壁时发现的《古文尚书》,比今文多出16篇。西晋末年,《古文尚书》失传。东晋初,豫章内史梅赜奏《古文尚书》58篇,将《今文尚书》析成33篇,又多出5篇,并从一些古籍搜集文句编造了25篇。唐宋时,已有人怀疑梅赜本《尚书》,清人阎若璩《古文尚书疏证》以大量的论据,证明了梅本之伪。传世的今本《尚书》,大约只有《今文尚书》28篇是可信的。这就是文献学中与校勘学相关的辨伪问题。学生面对《尚书》,文献学辨伪的相关材料就需要去了解,如清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清丁晏的《尚书余论》以及梁启超的《古书真伪及其年代》等。而讲授《战国策》时,涉及到《战国策》一书的性质,我们通常把《战国策》当作史书看待。但是,它是史书,还是子书?历来有不少争议。要了解《战国策》一书的性质,就需要具备一定的目录学知识,《汉书•艺文志》将《战国策》列于《史记》之前,归入“春秋”类,即史类,后代的史志也归之于史部。而宋代目录学家晁公武的《郡斋读书志》把它归入子部纵横家,此后马端临《文献通考》也承晁说归入子部纵横家。究其原因,首先在于它不符合儒家的道统精神,宋儒曾巩称其为“害正”之“邪说”,“宜放而绝之”[6]1800。曾巩曾经“访之士大夫家”,搜求残篇断章,重新整理《战国策》,目的在于“使后世之人,皆知其说不可为,然后以戒则明”[6]1800。其次,人们发现《战国策》缺乏信史所具备的特质,也就是说,《战国策》中既无年代,又无时序,且前后抵牾,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历代史家所应有的实录精神和一丝不苟无征不信的严谨作风。晁公武认为:“予谓其纪事不皆实录,难尽信,盖出学纵横者所着,当附于纵横家云。”[7]在讲授《史记》时,存世的《史记》一书在司马迁生前虽已基本完稿,但有阙漏,有些篇章为后人增补。我们需要从《史记》的注本及选择较好的版本入手,才能阅读到接近真实的《史记》。《史记》旧注有三家,即南朝宋裴骃《史记集解》八十卷,唐司马贞《史记索隐》三十卷,张守节《史记正义》三十卷,原皆与本文各自另行,从北宋起本文与注释结合在一起,三家注散列在正文之下。现存的《史记》,以南宋建安黄善夫刻本为最早。明清以来,以清乾隆年间官刻的武英殿本、金陵书局刻印的张文虎校本最为通行。目前便于阅读的主要有中华书局的校点本。因而,学生了解了辨伪的知识,就能以批判的眼光去看待传世文献的优缺点,进而培养相应的思辨能力;而引导学生掌握目录学的相关知识,学生就有可能把握传世文献的内容主旨、价值得失、作者生平事迹、学术源流及该书的版本、校勘和流传情况等,从而学会选择、使用书籍,为进一步的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

2.文献学在论文指导中的应用

毕业论文在本科教育中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对学生四年来掌握和运用所学基础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以及从事科学研究能力的综合考核,是实现本科培养目标的重要教学环节,在训练本科生进行科学研究、提高综合能力与素质等方面,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在日常教学中,有必要渗透一些选题和学术论文写作的方法与技巧。与文献学相关的知识,就大有用武之地。如在讲授《老子》时,关于《老子》的作者和成书年代等问题,历来众说纷纭。西汉时期出现的假托题作“河上公撰”的《老子章句》,即所谓的“河上公本”,形成了今天通行本《老子》的面貌。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帛书《老子》甲、乙两种抄本。甲本以小篆写成,大约流传于战国末年;乙本以隶书写成,大约流行于西汉初年。两种抄本的内容大致相同,均是《德经》在前《道经》在后,部分文字和章节次序不同于今本。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楚墓出土了竹简本《老子》甲、乙、丙三组,字数仅相当于帛书本和今本的三分之一,不分《道经》与《德经》,章节次序与帛书本和今本有较大差异,文字也有不同,是目前所知的年代最早的《老子》版本。学生通过传世的文献与当今出土文献的版本互相比较,就能够对《老子》一书的作者以及成书年代有个比较清楚的了解,也可以从中得出《老子》一书是在流传过程中经过人们不断的加工、编排、整理,而逐渐形成为今本《老子》的。这就为学生的选题提供了选择的空间。在引导学生关注文献的同时,地方文献也是不容忽视的。笔者所在的院校是一所省市共建的新建地方本科院校,学院面向闽东,服务海西。学生可以就闽东文化进行相关的研究。作为保存闽东地区地方文献的重要载体——方志,是了解闽东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一面镜子,闽东旧方志具有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史料价值高等特点,据《中国地方志联合书目》统计,闽东现存地方志42部,有州府志,如闵文振纂嘉靖《福宁州志》、李拔纂乾隆《福宁府志》;有县志,如张景祈纂光绪《福安县志》、冯梦龙纂《寿宁待志》;有乡镇志,如陈一夔纂《甘棠堡琐志》;也有专志,如谢肇淛《太姥山志》。关于闽东旧方志的研究,学生可以涉及如地理环境、经济物产、名胜古迹、民族宗教、历史人物、政治事件等,或者诸如支提寺、太姥山、廉村、甘棠港、廊桥、赤岸空海、畲族文化、倭患海禁等;宁德乡贤如薛令之、陈靖姑、黄干、杨复、林湜、杨楫、高松、陈骏、郑师孟、龚郯、张泳、谢翱、林聪、甘国宝等,流寓宁德名流如米芾、陆游、郑樵、朱熹、陈傅良、文天祥、戚继光、冯梦龙等。学生也可以研究闽东旧方志中的诗文,据调查统计,闽东旧方志有文章90篇,诗歌82首。其内容涉及郡县建制沿革,水利建设,修路造桥,兴学办校,宣扬美政、德政、抗倭功绩,以及探访名胜古迹,抒写闽东奇山异水,礼赞宁德朴质民风等;就文体而言,有诗、赋、传、记、论、奏、议、表、书、序、碑等各种体裁。通过对地方文献的掌握与研究,可以展现闽东地区深厚而独特的历史文化遗产,挖掘其中蕴含的丰富的旅游文化资源,这将有益于弘扬闽东优良的文化传统,有利于整合地区优势资源,从而助力于闽东地区的现代化建设。因而,地方文献为学生论文的写作,提供了既广博又便利的资源。综上所述,在古代文学教学中应用文献学各个分支的学科知识,让学生注意到文献学在古代文学研究中的基础性和重要性,可以使学生从纯粹地被动地接受古代文学知识,提升到主动地参与到古代文学的研究中去,逐步实现学与思的结合,学与实践的融合,从而举一反三,透过繁复的文学现象去把握文学的发展规律。而学生对地方文献的重视,既可以实现宣传本土文化、开发本土传统文化资源为地方服务的宗旨,又可以为激发本土文化的创新机制等作出贡献。因而,文献学和古代文学的融合,是古代文学教学的可行教改途径。

参考文献:

[1]王重民.校雠通义通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1.

[2]王鸣盛.十七史商榷[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

[3]张之洞.书目答问[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3:1.

[4]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59.

[5]程千帆.治学小言[M].济南:齐鲁书社,1986:62.

[6]诸祖耿.战国策集注汇考[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

[7]晁公武:郡斋读书志[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58.

阅读次数:人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