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中学语文教学下的古代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高中语文古代文学的作品民俗文化教学

民俗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我国高中语文教材收录了许多文质兼美的作品,许多作品尤其是古代文学作品中都包含有丰富的民俗文化元素。文章以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为主题,就如何在高中语文教学中借助古代文学作品进行民俗文化教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民俗文化;教学策略

在全球化背景下,我国教育部门顺应时代发展,将民族文化教育提高了一个新的层次。青少年群体是在外来文化浸染下长大的一代,许多高中生对民俗文化都缺少了解,为此,许多专家学者都呼吁加快语文课程改革,在语文课堂中积极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中蕴含有丰富的民俗文化元素,借助古代文学作品开展民俗文化教育,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还能丰富学生的情感,加深学生对民族传统文化的认识。因此可以说,在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教学中渗透和开展民俗文化教育,具有一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那么,如何在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中进行民俗文化教学呢,笔者认为,要从以下几点做起:

一、以民俗为主题,对学生进行传统文化教育

青少年群体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党和政府历来都非常重视青少年群体教育和管理工作。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不过,当前青少年群体的传统文化教育现状却不容乐观,如就高中生来说,高中生传统文化知识欠缺,许多高中生对传统文化表现出了冷淡和漠视态度,受此影响,高中生群体的行为失范、道德滑坡等问题越发严重。民俗文化蕴含着丰厚的民族精神和道德理念,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从民俗文化中汲取营养,对高中生进行思想道德教育是教育工作者的职责和义务。具体到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教学中,教师要以民俗为主题,深挖作品的时代背景,从更深的层面引导学生去分析作品的内涵和意义,以丰富学生的情感,加深学生对作品和民俗文化的认识,培养学生积极向上的道德观念。如在学习《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课时,教师可以从林黛玉进贾府时,丫鬟婆子、亲戚们的热情表现,讲述“热情待客、使远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的传统民俗,告诉学生接人待物热情、大方、周全是一种礼貌,是国人待客的礼数,教导学生做一个热情、有礼貌的人。同时结合林黛玉在贾府首宴中就一改家中规矩,饭后立即漱口吃茶,讲述“客随主便”的民俗,教导大家去别人家做客时,不要过度强调自我,以自己为中心,随意行事。而是要听从主人安排,注意礼貌,与主人家融洽相处。这样不仅可以加深学生对作品认识和了解,还可以使学生接受传统道德文化熏陶和教育,弥补学生所欠缺的知识,提高学生的思想认识和道德意识。

二、以民俗为工具,突破教学重点和难点

人之文明,无文象不生,无文脉不传。古代文学作品就是古代文化的集大成者,也是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不过,许多古代作品都年代久远,作品的语言表达方式、所推崇的东西、凝聚的情感,对高中生来说都具有一定的距离和陌生感。同样,在高中语文教学中,许多教师都一直认为,古代文学作品教学是语文教学的重点,也是难点。民俗具有一定的人情美和人性美,古代文学作品中蕴含的民俗元素,是古代民众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我们可以民俗这个工具,切入到古代文学作品所描述的场景中去,走进作者的文中、心中,了解他所描述的生活,想要表达的情感,以突破古代文学作品学习重点和难点。如在学习《兰亭集序》这篇文章时,许多学生虽然感觉到这篇文章文辞优美,但是也感觉作品的主题和思路非常模糊,所以许多人都只是将这篇文章当做美文来欣赏,却很难感受到作者的情绪。针对这种情况,在《兰亭集序》教学中,教师可以先讲述一下该作品出现的原因,作品是东晋穆帝永和九年,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军政高官在山阴兰亭“修禊”时,王羲之为在座之人所做诗集而写的序文手稿。然后结合“魏晋时期,名师们热衷于游山玩水、高谈阔论、诗酒唱和”的习俗,讲述王羲之在酒醉中泼墨挥毫、醉笔走龙蛇的激情,讲述作者对人生、造化、生死的感悟,使学生直抵作者内心,进而明白作者的情感和思路。

三、以民俗为点缀,点燃课堂

钱梦龙先生说过:“古代文学作品是经过千百年时间淘洗流传下来的极品,是民族文化的精髓”。可是,我们也要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许多古代文学作品的情感都非常隐晦,文字也苦涩难懂。加上一些教师在古代文学作品教学中不得其法,教学模式单调枯燥,所以,许多学生都无法从古代文学作品中汲取丰富的营养。现代教育学理论告诉我们,营造富有情趣的课堂氛围,使学生的大脑皮层处于相对活跃的状态,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有效手段。古代文学作品富含多种民俗元素,而民俗中又有许多生动有趣的东西。因此,教师可以民俗为点缀,活跃课堂气氛,点燃课堂。综上所述,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和民俗文化教育在学生民族文化意识培养中具有重要作用。因此,教师要把握好古代文学作品和民俗文化教育要点,对民俗文化深层解读和剖析,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和思想素质。

参考文献:

[1]翟方园.高中语文古代文学作品民俗文化教学研究[D].贵州师范大学,2015.

[2]臧胜楠.论语文课堂中的民俗文化教学策略[J].教育文化论坛,2013.

[3]李阿利.浅谈中学语文教学渗透民俗文化的可能性[J].西昌学院学报.

作者:周胜 单位:沭阳县修远中学

阅读次数:人次

高职大学语文古代文学的作品教学

摘要:为提升高职学生的人文素养,培养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人,高职院校要加强“大学语文”课程建设和教学改革创新。分析高职《大学语文》教材内容和作用,提出古代文学作品教学“文史结合”的理念。古代文学作品教学要与文学史相结合,要与中国古代历史相结合。

关键词:高职院校;大学语文;文史结合

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在大多数高职《大学语文》教材中占据很高的比例,这是有道理的。提高当代大学生人文素养是高职大学语文的教学目标之一,学生的人文素养除了包含文学鉴赏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外,还包括当代大学生对优秀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传承。文学作品、尤其是中国古代文学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发展的载体,高职大学语文教学中加大中国古代经典文学作品的内容是传承优秀文化的方式之一。同样,古代文学作品纵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是在不同时期的历史土壤中开出的文学之花,因此在古代文学作品的教学过程中就不能单纯进行文学技法和艺术特色的教学,也不能脱离一定的文学史和历史背景去空谈所谓的“主题思想”和“艺术特色”。笔者认为,高职大学语文教学中应文史结合,并从以下三个方面为重心去进行。

一、古代文学作品教学要与文学史结合

古代文学有其自身内在的发展逻辑,散文、诗歌和词曲也都有其相对独立的发展历程,由于教学课时的限制,高职“大学语文”一般只开设半学年,36个课时左右,实际讲授的课文篇目不会超过20篇,所以教材内容编选和排列就更加重要,如果不能遵循文学史的逻辑,势必造成课文之间各自独立、互不关联、不成体系。没有文学史的线索,教学则成为单篇文章的文学鉴赏,不能前后勾连、上下贯通,不能让学生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发展形成一个较为明晰的脉络印象。一般来说,中国古代文学教材可以按照史传文学—诸子散文—诗—词曲—小说的顺序来排列。史传文学又存在编年体—国别体—纪传体的相对顺序,散文存在秦汉散文—骈文—唐宋古文运动—清代桐城派等大致线索。古代诗歌也有几个关键的历史发展阶段:诗经—秦汉诗歌—建安诗歌—两晋南北朝诗歌—唐代诗歌—宋代及以后诗歌。按照这样历史分段并非是机械地与历史时段相对应,而是因为不同时代的散文和诗歌确有不同的文学风貌,前后发展之间存在着难以割舍的内在逻辑。以唐诗为例,唐诗最后成为中国古代诗歌的最高峰,肯定不是横空出世、一蹴而就的,从文学史发展的角度看,可以看到从诗经以来的所有唐前诗歌对唐诗高潮形成所做的准备、铺垫和贡献。唐诗在思想上和艺术上都是通过对前代的继承的扬弃,才形成唐诗“神来、气来、情来”的美学风貌。在实际教学中,如果没有文学史思维,对有些作品的解读就不能深入展开,以初唐诗歌名篇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例,对这个问题稍加分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为七言古体,经常被各种《大学语文》教材所选入,所受关注度甚高,且常常会把清代王闿运和现代闻一多关于此诗的评价附入此诗之后,作为编选的理由和教学的内容。清末王闿运这样评价《春江花月夜》:“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李贺、商隐,挹其鲜润;宋词、元诗,尽其支流,宫体之巨澜也”。王闿运的评价后来被一些评论者简称为“孤篇盖全唐”。闻一多对《春江花月夜》的评价较王闿运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从这边回头一望,连刘希夷都是过程了,不用说卢照邻和他的配角骆宾王,更是过程的过程。至于那一百年间梁、陈、隋、唐四代宫廷所遗下了那份最黑暗的罪孽,有了《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宫体诗,不也就洗净了吗?向前替宫体诗赎清了百年的罪,因此,向后也就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从估计的”。基于高职学生的知识储备,王闿运和闻一多对《春江花月夜》如此高的评价都会引起他们的疑问,因为一般意义上的唐诗大家是指杜甫、李白、白居易等人,从整体成就而言,张若虚显然无法与这些人相提并论。据现在研究所知,唐诗有5万余首,“孤篇盖全唐”更是让人难以信服,教师必须要结合文学史,解释王闿运和闻一多对《春江花月夜》给予如此高的评价的文学史原因。其实,不论是王闿运还是闻一多,都是把《春江花月夜》作为南朝宫体诗的别调和革新之作看待的,中国古代诗歌在南朝齐梁年间被引入宫体艳情的不健康歧途,随着唐朝的建立,宫体诗失去存在的土壤,初唐四杰对之进行改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被王闿运和闻一多看作是对宫体诗进行改革的最杰出作品,在这个特定的诗歌文学发展阶段,闻一多发现了《春江花月夜》在诗歌发展史上的积极意义,因此赋予这首诗“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这样的盛赞,也就有了一定的根据和理由,只有把这个文学史背景告诉学生,才会让学生从文学史视角去客观评价《春江花月夜》了。

二、古代文学作品教学要与古代历史结合

古代文学作品产生于古代社会,学习古代文学不与古代的历史相结合,学到的只能是无本之木和无源之水。虽然文学教学不是历史教学,但是与作品联系紧密,对理解作品的思想艺术至关重要的历史事实还是要教给学生,让学生在一定的历史语境中去贴近文本,深入文本,理解人物形象,得到思想的启迪和精神的洗礼。还以唐诗为例,在教学初唐四杰、盛唐李白、杜甫和中唐大历诗人群体和晚唐李商隐、杜牧的作品时,怎样才能让学生深刻理解初唐诗人的满怀希望、盛唐诗人的情感浓烈、中唐诗人的意志逐渐消沉和晚唐诗人的感伤悲观呢?恐怕教师必须把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简单扼要地梳理出来,将安史之乱、建中之乱、牛李党争这些对文人心态和不同诗歌风格形成起到重要影响的历史事件讲给学生听,才能够让学生更加深刻地理解诗歌蕴含的深意吧。在教学宋词的豪放派词发展的过程中也会遇到文史结合的必要性问题,学生大多知道豪放派起于苏轼,也知道苏轼和辛弃疾“苏辛”并称,但是为什么苏轼开创了豪放词风却并没有多少作家响应,而是到了辛弃疾的时候,豪放词的创作才蔚为壮观,大放异彩呢?这里必须要说明的历史就是宋室南渡的历史,国家分裂的历史现状,抗金复宋的理想抱负是辛派词人共同的创作动因。有些古代文学作品还与特定历史时期的政治制度相关联,如果不深加推究,可能对文本的理解就不够准确,这可以《诗经•秦风•无衣》为例,本诗的第一节写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其中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一句,很多研究者都理解为“怎么能说没有衣服,我愿意和你同穿一件战袍。”并且进一步分析说,这是表现们战士们热爱祖国、共同克服困难,奋勇向前的表现。其实,这是一种因为不了解先秦兵制而导致的望文生义的误解。真实的情况是,先秦时期,每当战事发生之时,并没有大量的常备军可以随时投入战争,而是按照田亩和户籍临时征集参战士兵、筹集物资,更为重要的是,参战士兵的武器和装备都是要自己准备,并带到军营。对这些居则为民、战则为兵的人来说,战争装备是一件战前必须自己解决的准备工作,换句话说,由于家境不同,在军服和武器的准备上,并非能够完全同时、一致地准备就绪。有的人家可能确实会因为准备军服和武器而承担一定的经济压力,但是在外族入侵,国家危亡之际,秦人还是毅然克服困难,与大家同仇敌忾,一起出征,保家卫国。这才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正解,而且也解释了后面“修我戈矛”中的“我”,这个“我”是说战斗使用的武器“戈矛”也是我自己的,所以在战斗之前,也需要我自己修理。虽然那种把“同袍”理解为“同穿一件战袍”的误解对本诗爱国主题的理解没有太大的偏离,但是显然没有正确理解为秦人自己克服困难准备军服和武器更能够体现秦人的一致对外、同仇敌忾的精神面貌。

三、古代文学作品“文史结合”教学面临的现实困境和突破

古代文学教学过程中践行“文史结合”的教学理念,是由古代文学作品本身文史兼具的文本特征决定的,采用“文史结合”的教学思路和教学模式是其内在要求,但是在高职院校“大学语文”的教学实践中,“文史结合”的教学理念并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有两方面原因。从教师方面看,一是由于高职院校大多重视应用型、技能型人才的培养,专业和课程设置重视实用性,通识课和人文课程受到轻视和冷落,很多高职院校已经撤销“大学语文”的设置。即便保存的学校,“大学语文”课程的课时也被压缩得很少了,在这种情况下,高职院校大学语文教师都面临着无课可教、专业和课程发展空间狭窄,甚至被迫转岗的危机。鉴于此,高职“大学语文”教师的教学研究和教学改革的动力受到制约。二是在古代文学作品教学中运用“文史结合”的教学方法,也对教师的知识储备和教学能力提出较高要求,教师的文史哲知识容量和学术修养也必须有所提升。在课堂教学中,教师还要将古代文学作品和历史知识有机融合在一起,不能是两者的简单嫁接,在历史知识的量上要把握精准的尺度,更不能把文学课讲成了历史课,“文史结合”中“文”与“史”的关系,讲历史是为更全面、更深刻、更准确地理解文学作品服务的。从学生方面看,高职院校学生大多重视自己的专业课,认为专业课程是他们的“主业”,“大学语文”之类通识课可听可不听。而且,应试教育阶段语文教学方法单一、刻板,认为语文学习就是语言词句和阅读鉴赏的学习,只要能背诵默写,便是达到了学习的目的,对人文性学习目标认知不够,学生可能对“文史结合”的教学模式不能很快接受和认可。另外,高职生理科背景学生偏多,文史知识储备本来相对比较薄弱,历史知识大多不成体系。对此,教师要因材施教,在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加强对中国古代历史脉络的梳理和引导,让学生掌握中国历史发展的粗线条,引导学生在课余时间多看与中国古代历史相关的影视和文学作品,增加学生的文史常识。

四、结语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谈到中国传统文化,表达了对传统文化、传统思想价值体系的认同与尊崇,并明确提出了坚持民族文化自信的号召。文化传承创新也是高校四大职能之一。青年大学生是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人,肩负民族复兴的历史使命,古代文学文化经典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是青年人理解和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重要途径,高等职业院校不能只培养高技能人才,还要培养高素质、有文化自信的民族文化精神传承人,从这个角度出发,高职大学语文教学,特别是古代优秀的文学文化的教学不但不能削弱,反而应当进一步加强。

参考文献:

[1]向天渊.文史互通”与“诗史互证”[J].东方丛刊,1982:100-107.

[2]傅璇琮.唐人选唐诗新编[M].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99.

[3]莫砺锋.程千帆选集[M].沈阳:辽宁古籍出版社,1996:945.

[4]闻一多.唐诗杂论[M].北京:中华书局,2003:10-21.

[5]刘晓燕.《秦风•无衣》注商[J].语文教学与研究,2004:55.

[6]周亨祥.《诗经•秦风•无衣》赏析[J].孙子研究,2015:118-119.

作者:陈光锐 单位:滁州职业技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高校中古代文学作品教学的思考

摘要:高校古代文学作品教学往往更注重课程的知识性,这是远远不够的。古代文学作品的教学,应当充分发掘其丰厚的人文精神内涵及其对学生的精神化育作用,担负起陶冶学生情操,培养学生人文素质,塑造大学生灵魂的重任。

关键词:古代文学作品;教学;情操;人文素质

习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学习和掌握其中的各种思想精华,对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很有益处。”而中国古代优秀文学作品正是中华传统文化精华之所在,它包蕴着丰富的思想内涵,高尚的人格情愫,炽热的爱国思想和雄浑的民族精神,是我国古代人民的思想、情感、智慧和真、善、美的结晶,是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遗产。因此,许多高校除中文专业之外,还对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开设相关课程。但是,在教学实践中,教师往往更注重课程的知识性,对如何通过课程教学陶冶学生情操和提高学生人文素质重视不够,未能充分发掘课程丰厚的人文精神内涵及其对学生的精神化育作用。朱自清先生曾经说过:“在中等以上的教育里,经典训练应该是一个必要的项目。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古代文学教学中所选的作品,都是历代流传下来的经典。大学教育作为高等教育,古代文学教学的过程正应该是对大学生进行经典训练的过程。因此,要真正实现古代文学作品育人的目的,就必须要求教师在教学实践中,进一步强化文学作品深厚的人文精神内涵,以担负起塑造大学生灵魂和培养大学生人文素质的重任。

一、培养大学生的民族自豪和爱国情怀

中国古代文学源远流长,光辉灿烂,涌现了无数的优秀文学家及经典名作,阅读学习古代优秀的文学作品,能让大学生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激发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同时,学习的过程也是与古人交通,感受优秀传统文化精神的过程。古人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由此可见,我们的古人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着深深的责任感,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忧国忧民之心,时刻不敢忘却。许多文学家,同时又是爱国志士,在他们的作品中,洋溢着强烈的爱国情怀。如《离骚》、《过零丁洋》、《正气歌》、《满江红》等爱国诗词,荡气回肠,壮怀激烈,千百年来,让不同时代的人们产生共鸣,将爱国主义精神不断发扬光大。总而言之,高扬爱国主义精神,是中国古代文学的主旋律和最强音。当今世界处于大繁荣、大发展时期,但战争仍时有发生,和平也只是局部的、暂时的,大学生作为祖国的栋梁,必须将爱国主义情怀根植于心底,对于生养自己的国土和民族怀有深切的依恋和崇敬的深厚感情,这对国家、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巨大的作用。如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有了坚实的基础。

二、培养大学生的远大理想和高尚情操

物质空前发展的时代,人们往往产生种种欲望,年轻一代更容易心情浮躁,急功近利,很多年轻人甚至出现了拜金主义,更有了流行一时的“宁愿坐在宝马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微笑”,缺乏远大的理想追求和高尚的情操。古代优秀作品中展现的仁人志士的形象及其思想情感,为年轻学子树立起榜样,可以培养大学生追求远大的理想和高尚的情操。如《大学》讲“止于至善”、“修身为本”。屈原九死不悔,为理想献身。陶渊明鄙弃荣华,安贫乐道。高尚的情操、远大的理想的实现要通过刻苦学习、努力奋斗去实现。而当代大学生独生子女较多,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质生活的富足,他们几乎无法感受贫困、苦难是什么。古代文学作品中表现的孙敬“头悬梁”,苏秦“锥刺股”,匡衡“凿壁偷光”,车胤“囊萤映雪”等刻苦求学的事迹正可激励大学生战胜困难,让他们学会不妄自菲薄,不自甘堕落,练就坚强的意志和刻苦求学的决心,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人,勇于担负起中华民族复兴的使命。

三、培养大学生健全的人格和心理

大学教育不仅仅要传授知识,更要注重学生健全的人格培养,培养学生宽容、平和、达观、洒脱的人生态度,具备顽强的意志、健康的心理和较强的调适能力。许多古代文学作品可以作为对学生进行人格心理教育的好教材。例如《孟子•告子下》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是教育人们要用豁达的胸怀正确面对人生的困境和挫折。阅读《史记•李将军列传》,可以看到令人景仰的飞将军李广人生悲剧的造成,固然有着其他种种原因,但与其心胸狭隘这一人格缺陷不无关系,可以作为大学生的反面教材。而《史记》的作者司马迁,面对人生的巨大挫折磨难,没有消沉,而是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发愤着书,终于完成了《史记》这一辉煌巨着。如果面对挫折自暴自弃,就不会有司马迁的扬名于后世和《史记》的流传。阅读唐诗宋词,我们还能感受到唐代诗人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自信,倾慕宋代词人苏轼“休将白发唱黄鸡”、“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旷达的人格风范,这对大学生健康人格的培养大有裨益。

四、培养大学生的仁爱悲悯情怀

古代文学作品充满了对人与万物的仁爱之心,表现出以人为本的人性关怀,对人民疾苦的关注,对弱者的同情,对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珍惜,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集中体现。如孟郊吟诵母子之情的《游子吟》,苏轼怀念亡妻的《江城子》,李白感动于朋友之情的《赠汪伦》,杜甫深切挂念一个于己毫不相干的孤苦老妇的《又呈吴郎》,还有苏轼对广大芸芸众生关爱的《荔枝叹》等,这些作品都从不同角度抒发了人与人之间这种最美好的深情厚谊。但随着社会的发展,金钱、名利等扭曲了人的心灵,导致社会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人与人的关系变得冷漠。我们强烈呼吁人们最本质、最淳朴的仁爱精神的回归!学习诵读古代文学那些仁爱悲悯之情的感人作品,重温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体会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以此来引导学生,宣扬我们中华民族一贯的传统博爱精神,培养学生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是重建人与人和谐关系的良好途径。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3.

[2]朱自清.经典常谈[M].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2015.

[3]孟轲着;杨伯峻,杨逢彬注译.孟子[M].长沙:岳麓书社,2000.

作者:刘炳辰 单位:肇庆学院文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中学语文教学下的古代文学

一、美育教学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现状

与以往的时代相比,美育教学在中学语文教学中有了很大的改观,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由于许多与优秀的教育学前辈呕心沥血,在美育的海洋里为我们开辟了一条康庄大道,中学语文美学教育也展露出全新的教学风貌,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教育工作者越来越重视美育工作在的中学语文教学中的重要性;其次,许多优秀的教师通过改进教育手段,将美育教学融合到理论的教育工作中;另外,人们已将美育教学贯穿到整个中学教学过程。

二、古代文学作品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美育作用

提高中学生的审美力和认知力

我们咿咿呀呀从一首简单的诗句到一首古诗再到一篇完整的文学作品,在大声朗读和应和的过程中逐渐摇头晃脑。很显然,学生已经对一个陌生的知识由最简单的认知到后来产生了一种审美的体验,这说明认知力的发展对中学生的审美能力的形成具有非常深刻显着的影响。人们认识世界的途径是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1],而中学生对世界的认知主要是通过学习书本获取的。古代文学作品或通过向我们介绍知识,或通过议论文向我们讲述道理,或通过散文带我们感受文字艺术之美,让学生在认知世界的同时提升学生的审美能力。

培养中学生的想象力和思维能力

古代文学作品美育比其他教育学科更能较好的开发中学生的想象力和思维能力。古代文学作品都是通过语言手段来塑造文学形象的,通过生动的语言描述,引发学生产生相应的画面,使文中描绘的事物活灵活现的呈现在学生的大脑中并产生共鸣,让学生在愉快的教学中不知不觉的接受。古文学作品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和思维能力首先是把作品的艺术和实实在在的社会生活联系起来,再融入到教学过程中,让学生在欣赏,比较的过程中进行再构造,再想象,以此来激发和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和思维能力。

培养中学生的情商

每个人的个性心理特征都可以在审美的过程中留下印记。比如说有人热爱李清照的婉约细致,有人喜欢岳飞的刚直不阿,有的钟情于林黛玉的柔情似水,有的人偏爱李煜的沉郁顿挫,有人佩服诸葛亮的足智多谋。这些都是审美过程中不自觉形成的情性,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情商。因此,注重古代文学作品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应用,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情商。

三、古代文学作品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美育策略

挖掘古代文学作品的情感之美

由于古代文学作品不像现代白话文直观清晰,明白易懂,在语文美育的过程中,老师要带领学生从“看不懂”的文学作品中去挖掘隐含的情感和色彩,以此来挑动学生的情感,激发学生的认知活动,使得学生在认知的基础上展开审美活动,从而提升学生内在的精神品质。另一方面,中学语文老师在授课时,应该将自己的生活经历融入到文学作品所描述的角色中,通过自己的情感和感受去感染学生,打动学生,让学生在精神受到共鸣的同时,自己去挖掘作品中更深刻更能与自己精神产生共鸣的思想感情。

展现古文学逻辑形式之美

一堆杂乱无章的文字片段是很难让人产生美感的。但古代文学作品都是经过精心雕琢和细心安排的,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中学语文老师更要善于把握古文学的脉络框架,引人入胜,循序渐进,轻重缓急,环环相扣,有松有驰,有扣人心悬,有巅峰高潮,波澜起伏,回味无穷,这样的教学课堂才能使学生产生愉悦感,才能使学生体验文学之美。因此,教师应该通过一定的教学手段向学生展现古代文学中的逻辑形式,让学生去体会,去发现,去感受这种逻辑形式的美感,从而达到美育的升华。

激发中学生的理智满足感

有实验证明,智力的满足感来自于一切发现,这些发现能给发现者带来惊喜,使发现者能够体会到一种智力的升华。中学语文教学本来就是一个师生相互交流,相互合作的方式。老师要在学生苦思却得不到结果的情况下给予学生一定的提示,去引导学生去发现,创造,让学生靠自己的能力找到答案。而不是一味的向学生提供现有的“正确答案”,否定学生的“错误答案”。老师可以通过一步步的引导学生去解读古代文学作品,品味作品,让学生在与作者思想感情产生共鸣时去发现作者的文笔之美,情感之美,作品的结构之美。老师要给予学生的发现以肯定,让学生切实的感受到发现的喜悦和惊喜、创造的快乐、成功的快乐。

四、结语

中学语文美学教育能提升个人的审美人格,使人保持精神愉悦,身心健康。古代文学作品作为一种美育的手段,不仅能够培养中学生的审美能力,想象力,思维能力,情商,还能丰富学生的文化知识,提升学生的文化底蕴,促进学生的协调与平衡,使学生能体验到生命的完美和人生的乐趣,保持身心的健康和活力。

作者:陈铭燕 单位: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对比教学古代文学论文

一、适当运用对比教学法

本文所谓对比教学法,主要针对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将古代文学中同属一系列题材的文本进行对比;二是将古代文学作品与现当代文学作品、外国文学作品进行对比,分析它们在文学元素的异同;三是对于某些有争议的作品或文学现象,可列举学界的多种观点,让学生对比分析。笔者认为,在古代文学史的教学中运用对比法,可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拓宽学生的视野,从而收到较好的教学效果。下面试分述之:第一种情况最适合用于中国古代文学中的世代积累型作品的教学中。所谓世代积累型是指不同时代的人对同一种题材进行不断加工完善,最后由文人编订而成的作品。在教学中,教师可以将要讲授的作品与其前代同题材的作品进行对比,让学生思考文本中人物、情节、线索、冲突、主题等文学元素的变化。如《西厢记》的教学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众所周知,《西厢记》的故事来源于唐代元稹的《莺莺传》传奇,随后又经历了宋、金、元时期民间和文人的重新阐释。在教学中,教师可在课前布置学生细读《莺莺传》和《西厢记》,让他们思考《西厢记》是如何在人物、情节、冲突、主题等方面对《莺莺传》进行创新和超越。接着在课堂上让学生展开讨论,最后,教师再加以点拨和总结。通过这样操作,不但使教学水到渠成,而且也加深了学生对文本的理解。这种方法同样适用于学生比较熟悉的文本的教学中。如汉乐府名篇《陌上桑》,被选入高中语文教材。学生对作品比较熟悉,要激发他们学习的积极性并不容易。但是,笔者想到《陌上桑》是由“桑中”母题演变而来的,此前的相关文本有上古时禹与涂山氏在桑中遇合的神话传说、《诗经》中的“桑中”篇目、汉代以“桑中之事”为题材的同类型故事,如《鲁秋洁妇传》、《陈辩女传》等。因此,在正式分析文本之前,笔者首先把上述文本列举出来,并逐一作简要的介绍。然后,笔者让学生思考《陌上桑》在写作手法和结局处理上,是怎样对前代作品进行创新和超越的。通过这样处理,学生对问题的探究欲望就被激发了,最后经过学生的讨论和笔者的讲解,结论的得出也就水到渠成。再看第二种情况,教师将古代文学作品与现当代文学作品、外国文学作品作比较,引导学生从主题、情节、人物、内涵等方面思考二者的异同。如汉乐府名篇《孔雀东南飞》,这也是一篇被选入高中教材的作品。对于作品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主题等,学生早已如数家珍。在这种情况下,笔者对授课的内容作了更深层次的处理。如同样是分析焦母的形象,笔者将其放到东方文化中“母子一体”的文化现象中去分析。因为在古代东方,女性爱情普遍受到压抑,无法张扬,于是将爱的力量注入儿子身上,而这种爱一般都伴随着对其自由意志、独立人格的剥夺,焦母就是其中的典型。在中外名着中,“焦母”式的女人还有许多,如《金锁记》中的曹七巧、《寒夜》中的汪文宣母、《原野》中的焦大星母、《大雷雨》中的卡巴诺娃、《儿子与情人》中的莫莱尔太太,等等。因此,笔者引导学生把焦母与上述作品的人物进行对比,这样学生的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看问题的视野也会更加开阔。又如上古神话的教学,我国的神话可分为创世神话、始祖神话、洪水神话、英雄神话等,而外国神话,如希腊神话、希伯来神话、日本神话等,亦有相同的神话类型。因此,在授课的过程中,笔者把外国神话,特别是希腊神话中的相关篇目作了简要的介绍,这样处理既可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促使他们课后主动去查找相关的作品阅读;更重要的是通过对比,引导学生更深层次地思考中外神话在民族精神、人物形象等方面的差别。当然,这种教学法虽然能促进课堂的教学效果,但同时对教师文化素养的要求也较高,这需要教师在平时的学习中不断提高自身的理论修养。最后看第三种情况。大学的教育与中学的应试教育有本质的不同,它更注重锻炼学生的思维。笔者认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学术的熏陶是其中的一条途径。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对一部作品或一种文学现象存在多种看法是屡见不鲜的事情,教师在讲授古代文学史时,也会不可避免地碰到类似的问题。对于这种情况,笔者的做法是,把学界的相关论点列举出来,引导学生去思考,将其作为锻炼学生思维的途径。如讲授《古诗十九首》之一的《涉江采芙蓉》,关于该诗的作者,学界的说法有两种:一是游子;二是思妇。这两种观点都有其合理性。笔者首先让学生谈谈自己的想法,然后让学生就以上两种说法进行简单的辩论。最后,笔者才把具体的学术观点列出来,进行点评。又如汉乐府名篇《江南》,诗句十分质朴易懂: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该文句虽然质朴,然其思想内涵则可有多重解读,主要包括以下三种:第一种是朱东润先生的“劳动愉悦说”;第二种是“爱情隐喻说”,以鱼喻男,莲喻女,说鱼与莲戏,实等于说男与女戏。持这种观点的如游国恩的《中国文学史》、吉川幸次郎的《中国文学史》,闻一多先生的《说鱼》等;第三种是“向往自由说”,持此观点的有王富仁先生《鱼,自由的象征》。笔者在讲解时也是先让学生谈谈自己的看法,然后再列举上述三种学术观点,并逐一讲解,学生同时也可以对上述观点进行辨析,逐渐形成自己的一些见解。总的来说,这种教法能让学生体会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欣喜,既锻炼了思维,又收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二、适当选讲作品选以外的作品

古代文学课程可以分为文学史与作品选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是不可分割的。在讲授文学史的过程中,必定会穿插作品的讲解。但是,某些作品因文学价值不高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重要,往往未能纳入作品选的编写中,这对于学生全面了解作家创作的风貌是十分不利的。如郁贤皓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教程》,这是一部将文学史概说和作品结合起来的教材。该教材在简介李清照词风时云:“前期词多涉闺情相思,不乏清新优美之作;南渡后所作,每多故国之思与身世之感,风格一变为低回婉转、凄苦深沉。”这段文字较准确地概括出李清照前后期词风的差异。但是,在其后的作品选讲时,却只选取了李清照后期的词作《声声慢》一首。又如在评价明代诗人李梦阳的诗风时,教材是这样概述的:“……而以格调高古、风格遒劲、气势雄健见称,词意深刻而微婉。由于过分强调复古,其诗流于形式的模拟,缺乏创新,为世人诟病。”可见,李梦阳诗作的优缺点都是十分明显的。但在选取作品时,编选者却只选取了《秋望》一首,该诗抒发了感时怀古的幽情,风格雄浑劲健,慷慨悲凉,是李梦阳诗作中文学价值较高的一首。笔者以为,编选者若能再选取李梦阳一到两首缺乏新意的模仿之作,那么学生会更好的了解李梦阳诗歌创作的缺陷。再者,某些文学样式因为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高,导致很多作品选没有把它们选入其中,这对于学生了解这些文体的面貌是十分不利的。如大多数文学史教材都有介绍话本小说与说唱文学章节,内容包括话本的定义、种类,诸宫调的定义及形式等。但大多数作品选只选取比较重要的作品供学生阅读,如郁贤皓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只选取了话本《碾玉观音》,而诸宫调作品则无一篇入选。李道英、刘孝严二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所选的作品较全,有《西厢记诸宫调》和话本小说,但所选话本小说全属于小说话本,而讲史话本和说经话本则无一作品入选。笔者认为,对于文学史教材已有提及的,但并没有入选作品选的篇目,教师在授课时可适当列出一到两篇供学生阅读并讲解。如说经话本,今仅存《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什么是“诗话”,教材是这样定义的:“至于‘诗话’一体,王国维在所作‘跋’语种说:‘其称诗话,非唐、宋士夫所谓诗话,以其中有诗有话,故得此名。’”又谓“就‘诗’与‘话’的关系看,‘话’是主体,演说蕴含佛理的故事;‘诗’是一种辅助手段,便于听众或读者加深对故事的理解。”虽然教材对于“诗的解释比较详细,但是依然比较抽象,而目前大多数作品选都没有选入《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哪怕只是其中一部分。笔者以为,既然现存说经话本仅存《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一种,要使学生更直观地了解话本中“诗”与“话”的组合形态,教师可以向学生展示《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并就其中的某些部分作简要的介绍。中国古代文学教学改革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也是一项长远而艰巨的工程,上述内容只是笔者在日常教学中所引起的一些思考和所作的微薄努力,旨在抛砖引玉,希专家能批评指正。

作者:孔杰斌 张春秀 单位:玉林师范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