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文本细读~《长相思》

图片 1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图片 1

        《晚秋》:对“雾”美学的文本细读
        
        文:今夕鑫鑫鑫
        
        翻拍具有节约人力和财力资源、拥有良好的观众基础和天然的营销优势等优点,但在原版的基础上尤其是在已是经典的前提下,如何能让越发挑剔的观众满意、买账?这就对创作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原版的故事情节对于观众来说没有太多的悬念,那么就只能在细节部分下功夫。《晚秋》(2010,金泰勇,汤唯、玄彬),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又一佳作,特别是对女性心理、人文环境的交融处理,阴晴不定的日子里,“雾”是极为重要的意象。
        查询资料,此版本的《晚秋》与前面两三部版本的《晚秋》改动大致体现在如下细节:
金泰勇版本一开始就交代了女主角入狱的原因是杀夫。
金泰勇版本中女主角有一个嘈杂、矛盾重重、争夺家产的大家庭。
男主角由一个假币制造犯变成了一个吃软饭的、善于逢场作戏的男子。
乘坐的交通工具从火车变成了大巴,途中因为事故而停车变为因大雾而停车休息。
原来监视女主角的女警察变成了手机。
结局从男主角希望女主角不要回监狱而是和自己一起逃跑,但是被女主角拒绝,变成男主角“出乎意料”地陪女主角一起坐上回程的大巴。他们相约两年出狱后见,男主角却未能出现。可能是因为男主角被人诬陷求钱财杀情妇,被警察带走。
        
        这些对细节的修改正是一种与时俱进的表现,翻拍作品的成功不仅离不开传统的故事元素,更离不开对一个特定时期大众心理的精确把握。相对应上面的六条,我们举例说明,尝试做下文本细读:
        
原来的版本中隐藏许久女主角入狱的原因,而金泰勇版本一开始就提到了,让观众更能一开始、更容易走进女主角的内心世界,理解她保释出狱后的不开心、默不吱声,以及一些动作发出后面的动机,为整体先抑后扬的两场大的感情戏的爆发做前提铺垫。
安娜的兄弟姐妹对她其实可以说是“漠不关心”的,他们保释她出来,更多的是为了在卖房契约上签字。加了这条线,为了说明安娜与周围环境、亲人的不协调、尴尬,以及对勋一开始保有秘密的陌生化交往,同样是为了压抑情绪,为了后面感情的爆发,尤其是结尾两人依依不舍到后来找不见的紧张和失落的情感表达。
以前版本中女主角杀夫,对男人有障碍。而现在这部影片中,男主角的职业变成了“鸭”,天生懂得讨女人喜欢,这种设置有点意思,因而也生发出不少浪漫的事情。如游乐场配音;听女主角用中文诉说痛苦时候,随机性回答“好”、“坏”等等。二人的关系也从排斥到渐渐融合,加重了影片的复杂性、可看性。
金泰勇版本的影片中,整个基调就是灰蒙蒙的,一如女主角的心情,一如葬礼的深沉,因此雾便成为一个很好的“道具”。这也是本片非常成功改编的地方。而且正是这“雾”,也给人一种朦胧的猜想,比如勋如何找到安娜母亲葬礼的地方?勋是不是被情妇的老公陷害因钱杀人的?
随着社会科技的变化,用手机监视、定位犯人正是与时俱进的表现。
金泰勇版本中,男女主角一开始踏上回程大巴时候的不明言的暧昧情愫,更容易让人有一种纠结、心生怜惜。尤其是他们热吻释放感情后,女主角一觉醒来却找不见男主角,连观众都跟着揪心。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主持人语

文本细读在现代文学教育中的地位与方法

文本细读有利于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提升学生的审美情趣和学术能力,是克服现代文学教育中片面注重文学史弊端的重要手段。高校现代文学教育应该通过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注重学生阅读的直觉经验,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坚持审美批评和社会批评相结合,提升学生直觉阅读经验后的理论深度;从外部创新课堂形式,树立学生课题教学中的主体地位,使学生在丰富多彩的课题形式中培养自觉阅读的习惯。

文本细读 高校 现代文学教育 地位与方法

自1929年春,朱自清在清华开设“中国新文学研究”至今,现代文学教育走过了近90个春秋,并逐步形成了一整套以文学史为中心的学术体制和教学体系。文学史教育在建构学生的理论体系、培养学生史的意识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主要体现在学生轻视文本细读,以至于学生文本解读能力下降,文学审美趣味减弱,进而影响到学术研究风气:“对于‘宏大阐释’和‘宏观把握’的热衷”,“喜欢制造宏大课题”,其害大焉。因此,我们必须反思文学史中心论教学体制的弊端,重视文本细读在现代文学教育中的基础性地位。

一、文本细读在中国现代文学教育中的地位

对于文本与文学史之间的关系,陈思和先生曾有这样生动的比喻:二者“类似于星星和天空之间的关系。构成文学史的最基本元素是文学作品,是文学的审美构成天幕下一幅壮丽的星空图”。2试想,我们如果天空没有星星,只有几个符号,说这是月亮、这是太阳,那么估计我们都没有看星空的兴致了。因此,文本是文学史的内核,在以文学史为核心的现代文学教学体制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其价值主要体现在:首先,文本细读是调动学生阅读兴趣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兴趣是如果我们的课堂,一开始就是大谈文学史关于某段时期的基本概况,谈某位作家的基本特色,举几个老调重弹的例子,那么学生如听天书,不知所云,甚至会轻视现代文学,以为现代文学不过就是反封建,追求自由平之类的枯燥名词。如《狂人日记》,按传统讲法,先分析鲁迅生平,揭示其思想是讲“礼教吃人”,艺术成绩,简单枯燥,理论先行。但是,如果我们带着学生去读《狂人日记》让学生去体会,提出问题。如“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学生也许会问:为何见了月光,就爽快,觉得以前全是发昏?引发思考。接着就是“我怕得有理!”为何?既有对过去的害怕,三十年来一直吃人和被人吃,也有对未来的恐惧,梦醒了,不知路在何方。这恰是一个刚觉醒者的心理写真。接着引导学生读吃人的意象演变,辩证吃人与封建意识形态的关系,将抽象的吃人变为丰富的审美的存在,从而引发阅读兴趣,调动他们课后阅读的积极性。其次,文本细读是提高学生审美能力和学术修养的基础。在当今社会,大学教育已经成为基础教育。塑造学生健全的人格、高雅的趣味、理性的精神是大学特别是综合性大学基本功能,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那么怎么样才能提高学生的人格修养、审美趣味和理性精神呢?阅读是重要手段。陈思和先生曾说:“在大学本科生阶段,甚至是硕士研究生阶段,能够指导学生细读文学名着,提升学生的艺术审美能力,通过文学名着的阅读提高他们对文学史的基本理解,要比言目的理论鼓吹或者死记硬背一些文学史知识有益得多。”现代文学是既具有文学的一般特性,也有其特殊性,即现代性,既是语言的现代性,也是“人学”的现代性。如读宗白华的《流云小诗•夜》。将自我瞬间的感觉融入宇宙中。看似物我相融,其实早不是古典的意境,而是现代人的情怀,人不是自然的附庸,而是理性的存在。情绪的瞬间变化,就在“星”与“宇宙”的意象的关系中得到转化,节奏虽情感而起伏跌宕。如果我们带着学生朗诵体味,一字一句地分析,慢慢地欣赏,在这种体味到人的渺小与伟大,对于我们理性地看待自己,理性地看待社会,不是善莫大焉吗?亦能让他们分辨出诗歌的美学,提高欣赏的趣味,或许可以对网络语言起到净化作用。

二、文本细读的方法

首先,以人为本,注重直觉体验,不断设问,追寻问题进行思考,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文学即是人学。文学阅读是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心灵交汇的过程。因此我们在读文学作品时,应该直面作品,注重直觉体现。特别是现代文学,写的是现代人的境遇,更容易与读者产生心灵的碰撞,碰撞之后,我们就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了问题,就有了阅读的起点,也就逐步找到进入作品的切口,进而一步步观照作品,反观自身。譬如说,读鲁迅的《过客》,我们现代读者第一印象就觉得这个人“在路上”,而且坚持“在路上”,那么他为什么要一直在路上。我们也一直在路上,我们会是为鲜花而活吗?抑或是看到坟墓就不走呢?我们是否思考自己是谁?这些直觉体验后的思考,让我们一步步解开他所拒绝的事物的喻指,进一步思考“过客”的生命状态和人生哲学,鲜花是希望,放弃,坟墓是绝望,亦放逐,就连我是谁都不思考,只为“我还得走”的绝对命令而活着,这恰恰是最强大的意志力,在反复的疑问和解疑过程中,我们一步步切近鲁迅“反抗绝望”的生命哲学。其次,坚持文史结合,坚持审美批评与社会批评相结合。文本细读,要坚持论从史出,文史相合,坚持审美批评与社会批评相结合,切记陷入“新批评”形式主义批评的窠臼。具体方法,我比较赞成王卓慈所言的“教师通过文木细读的教学方法,引导学生从文学作品的阅读中上升到理论思考,再运用相应的文学理论对作品进行剖析和评论”,“从而使其能够对接触到的文学作品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具体说来,即先直觉体验,再结合文学史、作者生平及相关的文学理论使学生的阅读理论化,最后再回来文本,加深印象,总结方法,积累经验,指导今后的阅读。如徐志摩的诗歌,我们先通过直觉读出《雪花的快乐》的欢快,《再别康桥》中淡淡的哀愁,《火车擒住轨》中发愤,我们在结合徐志摩的生平、思想,联系中国现代诗歌史,加深理解,会发现,这是徐志摩爱情、人生和思想一步步发展的写照,更是徐志摩诗歌从浪漫主义到现代主义嬗变的轨迹,然后我们再结合这些理论、知识读徐志摩诗歌,理解即更深刻。最后,打破老师在教学中的中心地位,通过引导,使学生成为作品阅读的主体。老师先示范,带领学生进入阅读的情景,引导学生设问,逐步深入思考,负责解释难点。例如,我们在讲解小说时,可以让学生通过阅读体悟,将小说改编成剧本,并进行排演,改编的过程既是阅读深入以至再创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学生无论是对思想内蕴,艺术手法,都会作深入的思考,应用到实践中去;排演的过程,既是加深学生阅读理解的过程,又是陶冶学生人格、提升学生审美情趣的过程。此外,还可以让学生来主导课堂,设计问题,分组研讨,集中评点,提升学生的阅读兴趣,增强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总之,实现课堂形式的多样化,也是从外部培养学生文本细读能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三、结语

文本细读是调动学生阅读兴趣,提高学生审美情趣,培养学生学术能力的重要途径,在现代文学教学中具有基础性地位。为了更好地开展现代文学教育,纠正文学史中心主义的现代文学教学体制,我们需要坚持以人为本的教学观念,重视文本细读中学生的直觉作用,在直接中设疑,建立问题意识,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需要坚持审美批评和社会历史批评相结合的阅读方法,培养学生文本细读中的思辨能力和理论深度;需要通过创新课堂教学形式,打破老师的中心地位,引导学生成为文本细读的主体,自觉地在丰富多样的阅读形式中培养文本细读的能力。

参考文献:

[1]徐克瑜.当前文本研究中的文本细读问题[J].文艺争鸣,2009.

[2]陈思和.文本细读在当代的意义及其方法[J].河北学刊,2004.

[3]王卓慈.文木细读与名着选木的叠交汇通[J].黑河学刊,2005.

作者:黄诚

阅读次数:人次

纳兰性德简介

        

中国现代文学副文本价值影响

摘要:作品中正文本之旁的副文本,是用以辅助理解内容的相关文本。这类文本既是正文本的映衬文本,也是整个作品的组成部分。我国现代文学占据着不可替代的文学地位,本文对现代文学作品副文本当中蕴含的史料内容进行解析,继而探究副文本在现代文学中的重要作用与影响。

关键词:现代文学;副文本;价值;影响

一、现代文学副文本由来

在我国文学史上,纯文学作品历来备受瞩目,其也是文学研究的重点内容。但从史料内容看,文学史料的来源非常广泛,除纯文本以外还涉及到文学作品中的副文本,例如,日记文本、书信文字及年鉴或年谱等[1]。此外,现代文学有别于古典文学,二者史料内容也不相同。现代文学比古典文学多加入了新元素,包括扉页引言、文本封面、广告文本等,此类元素出现后,文学文本逐步被划分成正、副文本,其中,正文本表明作品的本质特征,而副文本用以表明辅助信息,带有历史特征。鉴于此,副文本能够用于探究多方面的历史性问题,其史料内蕴相当丰富。

二、现代文学副文本的内含史料

一般而言,正文本附近位置穿插或环绕着副文本,这类副文本的用途是向读者交代、阐明相关信息,因此,借助副文本能够获取当中的史料。不过,多数副文本并不具备信息凸显性,人们需要参照正文本及相关资料才可辨析出史料内容。副文本中的“序跋”囊括了大量的史料内容。现代文学的诸多作品中包含了序跋,其中通常阐述文学史、作品、作家等各方面的内容,可为后世提供有关的史料内容。例如,《自序》叙述了鲁迅本人所经历的转折事件,《无妻之累》序跋交代了当时沪杭凶杀案件的相关情况。此外,序跋是作品和序跋撰写者之间的联系纽带,例如,周作人为所教学生的作品撰写序跋;鲁迅常给左翼派作家书写序跋。从序跋中可看出作品构思、作家思想等内容,借助序跋表达这些内容,可以映射出创作背景、出版过程、传播情况等信息。

现代文学出现了题辞、扉页及引语,这类文本短于广告,其短小精悍,蕴藏多种史料信息。扉页、引语多来自经典诗词、中外名着等的部分内容,写法接近于“用典”,把经典的中外文句引入现代文本中,既可幻化出新鲜的情境语言,也可体现中、外史料内容。例如,《采石矶》是郁达夫所着作品,当中引用诗句“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2],用以表达作者自己对胡适的激愤之感。《走到出版界》的扉页卷语借用《庄子•秋水》中惠子和庄子交往故事,用以暗喻鲁迅和作者的关系。这类文本本身兼有史料性质,促使其成为古今、中外史料的“融合剂”。作者自写题辞中可见更多的史料信息,例如,《绿页》为苏雪林作品,当中的扉页题辞写道“给建中–我们结婚的纪念”,由此看出,在结婚之初时,苏雪林的婚姻生活十分甜蜜。此外,引语、题辞仅出现在某个版本里,其余版本则被删去,这一般是为了辨别版本所作的标记,凭借版本标记也可得到作品的版本史料。

少量文本中的注释是由作家本人所标,多数是后人按照文本内容添加的注解,因此,注释可视为后生、外生类副文本,这些内容需要放到正文本中才能获得合理解释。从用途看,注释可对文本的细节内容作进一步解释、说明,通过查看注释,读者可更好地把握作品的深层含义及内蕴意义。注释内容揭示出作家、作品的多方知识,让读者能够更为系统地研读作品。可以说,注释的广泛度超出序跋范围。文本注释有文内注、分题注两种,其中,分题注囊括了版本变化、发表出处、作品背景、标题变动等情况内容;文内注包含的信息量更广、更多。

作品中的图像有插图、封面画、相关照片等。插图、封面画可传达正文本的相关内容,其作为直观内容具有很强的视觉性、功能性,用以图证文学的史料价值。例如,《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中国现代文学图志》等。部分现代期刊也有图文类作品。如,半月刊《戈壁》由叶灵凤主办,当中“鲁迅先生”系列漫画描绘出叶灵凤和鲁迅间的“文化恩怨”故事。此外,正文本出版之初已经附有的封面画、图像等,同样富含各种史料。例如,《坟》一文扉页穿插着翅收于胸、一眼睁一眼闭的猫头鹰就是作者鲁迅的现状投影和真实写照,《生死场》封面图是由作者萧红所画,展现出东三省处于不断沦陷的真实境遇。

三、副文本在现代文学相关研究中的作用及影响

1.副文本为后世探索现代文学提供史料

文学作品当中的副文本可向人们展现多种类型的研究史料,这些史料主要是:①历史遗物,诸如文人故物、故居及手稿等,此类史料可作为刊登原版文物时所用。②历史文本,大致有年鉴、年谱、方志、着述、家谱等;③文学纯文本,包含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等;④部分文本介于文学、历史两种学科之间,此种文本亦称作“亚文本”或者“副文学”,主要有人物传记、信件、个人日记、游记、书话、回忆录等。此外,副文本的形式多样,一些类似宣传、传播的文本也可归到其中,好比作品序跋、出版词、刊登语、广告策案等[3]。往深处看,还有一些常被忽略不计的“碎片文本”,包括作品中的笔名、引语、扉页语段、题辞、图像文字、注释等。其实,这些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副文本中,蕴含着非常之多的史料,研究学者应当重视这些内容的信息研究。同时,作品文本和碎片文本间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其中一项内容进行探讨时,应当紧密联系另一文本内容,这样才可全面地看待文学作品,副文本的运用价值也才得以充分发挥。

2.副文本是现代文学史学中的构成部分

现代文学中出现的副文本,其形式、内容都有丰富的史学资源,研究副文本相似于探究历史本相,在副文本里可以探析出现代文学之原有面貌。例如,《地泉》中的会集序言、良友丛书的刊发广告等。除了史实价值外,副文本还是人们理解正文本的重要信息,通过了解副文本,读者能发现更多的情景语言及相关信息。作品叙述一个具体背景时,往往需要副文本加以深度刻画,将作者成长经历、阅历情况介绍给读者,让人们全方位认识文本的叙写内容。从大局看,副文本贯穿在现代文学的发展全程中,其参与到文学史论、思潮运动、社团运动、文类动态史的演变发展中。此外,还可编制关于现代文学广告、序跋的史志。

四、结束语

自现代文学中形成副文本及其相关文本后,文学作品得以深度细化。对副文本展开研究,应当注重其史料信息的多方挖掘,以严谨的治学态度看待副文本的价值探究,从文本注解、内容阐述、史料内涵等多个方面进行解读,鉴品副文本中蕴藏的人文价值。在解读文本时,研究者要秉持“从细节入手、立足于边缘”的原则,力求“复原”作品中的原有史貌,并以创新眼光审视文本的价值元素,开发其中的信息研究资源,运用辩证思维考虑文本史料的研究意义。副文本在现代文学中占有不容忽视的地位,人们对文学文本进行研读时,应当用联系、全局的视角看问题,不能将正、副文本进行孤立,而要整合副文本的诸多信息,综合探讨现代文学众多作品,以彰显文学的特殊魅力。

参考文献:

[1]王云霈,刘进才.现代文学研究的新拓展——评金宏宇《文本周边——中国现代文学副文本研究》[J].海南师范大学学报:72-74.

[2]张虹倩.二十世纪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之叙事嬗变及修辞策略问题——基于副文本目录的考察[J].当代修辞学,2015,11:76-82.

[3]张元珂.论中国新文学文本改写的向度、难度和限度[J].东岳论丛,2014,35:131-139.

阅读次数:人次

文学批评回到文学本体不只是一个理论话题,而且它对于当下中国文学批评富有现实意义和实践意义。作为年轻的学人,刘艳却也是有着十数年从业经验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及批评栏目的资深编辑,她对当下文学批评发声,自然离不开她自己也置身并参与建构的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史。此前,她在《文艺争鸣》今年第6期撰文《学理性批评之于当下的价值与意义》,就是从个人的编辑史出发的切实之论。

纳兰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叶赫那拉氏,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清朝初年词人,原名纳兰成德,一度因避讳太子保成而改名纳兰性德。大学士明珠长子,其母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爱新觉罗氏。

本文专论文本细读,依然是她一贯摆事实讲道理的文风,在廓清价值与意义的前提下,提供回到文学本体实践可能性之一种,恰恰也呼应着我们文学批评回到文学本体的话题经由什么样的文本细读,我们才能够或者说至少可以部分地通向文学本体。刘艳不拘泥具体的文体、语言和形式,而是关切这些实有文学本体构成要件之上综合的文学性,这可以使我们更深刻和开放地理解文学本体,从而把我们的话题引向深入和辽阔。而她所提出的,何为真正的文本细读?什么样的人,更加能够在文本细读中回到文学本体?这些问题如果得以澄清,对于我们辨识那些假把式的文本细读,是可以作为一把尺子的。

纳兰性德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被祭酒徐元文赏识。十八岁考中举人,次年成为贡士。康熙十二年(1673年)因病错过殿试。康熙十五年(1676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纳兰性德曾拜徐乾学为师。他于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深受康熙皇帝赏识,为今后发展奠定基础。

文本细读要回到文学的本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我看来,写作与批评,都先要回到文学的叙述上面来。文学批评大可不必采取高高凌驾于作家、作品文本之上的姿态,一旦从上而下悲悯、俯视地对待文本,难免不先就为理论先行、观念性批评,提供了水分、土壤和空气。

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五月三十日(1685年7月1日)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虚龄三十有一)。纳兰性德的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

如果我们的文学批评无法贴近作家在每个文本里的文学叙述、气味、voice,文学批评的有效性、能否回到文学本体,殆可忧虑。你只有对文本当中的叙述有自己独到的发现和识见,才可以作出好的文学批评的文章。从这个意义上讲,重提文学批评质量的重要性,很有必要性和紧迫性。

清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因云南平定,出关东巡,祭告奉天祖陵。纳兰随从康熙帝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关。塞上风雪凄迷,苦寒的天气引发了纳兰对京师中家的思念,写下了这首《长相思》。

艾略特、瑞恰慈、燕卜逊、兰色姆、韦勒克、沃伦、布鲁克斯等新批评大师的要言大义,伴随20世纪80年代翻译的热潮,也进入了中国。其经典著作几乎都有中译本,但其本身由于种种原因而在20世纪50年代的欧美就已经开始式微,对于喜欢追逐新潮的中国文学批评来说,显然有点违和感,在中国批评界即便为人熟知,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和真正的大行其道。20世纪80年代可谓批评的黄金时代,批评家对创作所能够产生的作用,也的确不是今天的评论家所能够企及的。几篇评论,可以捧热一部作品或者捧红一个作家。写作与批评都在追逐新潮与时髦、理论的自我激发与生成的道路上高歌猛进,但文本、文本细读,并没有真正受到文学批评足够的重视,即便作了文本的分析,理念先行、理论生发,概念术语的套用和自我生成,被目为时髦。一种理论乃至一个术语都会受到追捧,立即产生辐射效应、明星效应时下的中国文学承受着影视和各种新媒体形式的挤压,创作繁荣、批评的热力有增无减,今天的文学书写和文学批评从业者,多是已经受过良好大学教育乃至是写作科班出身的年轻人,他们在文学写作、文学批评当中,急切地自我实现着,写作与批评所承载的担子,实在不轻,里面不止装着文学。

词牌名解读

理论与批评正离文学越来越远

《古诗十九首》中有“客从远方来
遗我一书札。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得此名。又名《双红豆》、《忆多娇》。后主李煜有词名《长相思令》。宋人林逋《长相思》中有“吴山青”,故又名《吴山青》。

一派繁荣当中,我们的文学理论与批评却似乎离文学越来越远。先已成名、盛名的批评家们开始反思这一切,他们几乎众口同声地再又强调文本和文本细读的重要性。陈晓明据说是足足用了8年时间,完成了专著《众妙之门重建文本细读的批评方法》,把文本细读提高到了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亟需完成的补课任务的高度:中国当代文学理论与批评一直未能完成文本细读的补课任务,以至于我们今天的理论批评还是观念性的论述占据主导地位。中国传统的鉴赏批评向现代观念性批评转型,完成得彻底而激进,因为现代性的历史语境迫切需要解决观念性的问题。程光炜自言也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在作一些最近30年重要小说家作品细读的文章。陈思和则以《文本细读的几个前提》等一系列的思考,对文本细读的重要性和可能的方法加以阐发,很有启发意义。

原有平仄两格。双调三十六字。平韵格为前后阕格式相同,各三平韵,一叠韵,一韵到底;仄韵格如是压仄韵。

文本细读很有必要而且非常重要,已无疑问。但是,重视文本细读,就能够真正回到文本、回到文学本身吗?我心里是有很大疑问的。且不说读后感式批评、印象批评依然不绝于缕,加之也许是观念性批评浸淫时间已久,理念先行的惯性思维太过强大了,时下各路文学批评尤其针对当下写作的即时性文学批评,观念性批评浸淫导致的弊端依然清晰可见。很多文本细读的文章,批评者也有可能在理论尤其观念的路径上愈行愈远一篇看似很认真细致的文本细读文章,读来也会让人觉得困惑,疑惑它是不是一篇社会学的或者政治经济学的论文?很多批评者常常先自内心设定了偏好的理论框架,在文本细读时摘取里面符合他理论框架的内容,然后一一填塞。我们的年轻人,也许是通过写作和批评来实现自我的目的太过急切,甚至来不及细细读完作品,就开展起了无比细致的文本细读,虽然其情也真、其意也切,但这种并没有细读过文本的文本细读文章是否有益作家的写作、有益读者的阅读,不免让人打个大大的问号。

上阕:

回到文学叙述上来

中中平(韵),中中平(韵)。

文本细读要回到文学的本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我看来,写作与批评,都先要回到文学的叙述上面来。萧红的《呼兰河传》中,我的人物比我高几乎是小说文学叙述的精髓所在。读它,如果你只看到了它是萧红回忆童年与故乡呼兰小城的华美篇章,只看到了呼兰小城的自然风光、四季更替、民情风俗等,只看到了孩童清澈的眼睛、一幅乡村中国的风景画与作家对故乡的缱绻情怀,那实在是太清浅了。掀开这不失美丽与温情的面纱,在温婉、哀婉风景物事的背后,萧红竟然可以做到在不伤及文学性和艺术性的表达的同时,依然寄寓她对于国民性的思考、反思以及对于边地民众惰性生存的沉思,思考和反思的深度与力度足以撼动人心,而且鲜有人能及。谁能否认呢?风俗史的绮丽地貌下面,暗寓和潜流的是作家对于滞重历史和人性的深刻思考,她也终于能够在继鲁迅的足迹之后,摹写出了代表民族的生活方式的社会风俗画卷。小说的文学叙述,蕴含着读解不尽的丰富性。萧红能够在丰盈的、动人的文学书写里面,依然时刻不忘对着人类的愚昧写作;萧红心怀一颗寂寥的北国女儿心,对人性的省察和反思,其实依然是那么地力透纸背,却又不显于形。能够形成这样劲道的张力和繁富意蕴,恐怕也只有到《呼兰河传》所作的文学的叙述里面,才能寻找到答案。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平(韵)。(句中忌孤平)

萧红曾经跟聂绀弩讲过,鲁迅是从高处去悲悯他的人物,而她自言她的写作是我的人物比我高读《呼兰河传》的时候,我脑海里不断浮现萧红的这句话,是啊,我的人物比我高。《呼兰河传》的叙述,文学性那么浓重,却并不能仅仅从语言文字的美感来看和解读,她是在小说文学的叙述里面,不动声色地做到了我的人物比我高,在不适合用成人的视角叙述时,她用了儿童的视角和眼光;在写乡民的惰性生存的时候,她放弃了从上而下的悲悯眼光,她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低到和人物一样的眼光、道德观和价值判断,甚至比她的人物还要低,正是由于低到尘埃里,她才为我们绽放出了文学美丽的花朵,成就了将成为此后世世代代都有人阅读的经典之作。在小团圆媳妇婆婆的大段的几乎内心独白般的叙述中,萧红把自己的姿态做低,用的是婆婆这个人物的限制性视角。有一次,她的儿子踏死了一个小鸡子,她打了她儿子三天三夜,紧跟着便是用婆婆的视角进行叙述:一个鸡要一个鸡蛋,那么一个鸡不就是三块豆腐是什么呢?眼睁睁地把三块豆腐放在脚底踩了,这该多大的罪,不打他,哪儿能够不打呢?我越想越生气,我想起来就打,无管黑夜白日,我打了他三天,后来打出一场病来,半夜三更的,睡好好的说哭就哭。连亲生儿子踏死一个小鸡仔,都要痛打儿子三天三夜的婆婆,鲜活得跃然纸上,她虐待小团圆媳妇实在再正常、平常不过了,这个人物可恨之外更加可悲,乡民的命轻贱到不如一个小鸡仔,这样的叙述,看过了不忘,甚至想起来,心里还常常伴有那么一点隐痛。

下阕:

举这样实际的例子,无非是要说明,写作,作家要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不要时时刻刻用从上而下悲悯的视角,亦或是无所不知的近乎神的视角来叙述,才会有打动人心的效果。文学批评大可不必采取高高凌驾于作家、作品文本之上的姿态,一旦从上而下悲悯、俯视地对待文本,难免不先就为理论先行、观念性批评,提供了水分、土壤和空气。很难想象,一个对文学没有敬畏之心、没有心怀有爱的评论家,能够在文本细读时真正进入文本,能够作出好的文本细读的文章。陈思和强调文本细读的第一个前提是要相信文本是真实的,文本当然都是虚构的,之所以要我们相信文本是真实的,相信它所提供的艺术真实性,实际上与我希望评论家能够放下姿态、真正地进入文本、去努力贴近文本的文学叙述,应该是方向一致或者说殊途同归的。

中中平(韵),中中平(韵)。

真正贴近文本的气味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平(韵)。(句中忌孤平)

什么样的人,更加能够在文本细读中回到文学本体呢?应该大致有两类人。一类人,是这样的一些评论家,他能够回到作品文本,立足文本,在文本细读中,发现文本当中的文学性生成的要素,结合自己已有的理论素养,通过自己对文本的文学解读,从中甚至还能够提炼出一些理论要素,进而概括出对创作有益、有启发意义的理论范式和一些理论规律,当然,所有的理论要素、范式和规律都不能够脱离文本和文学创作本身。预先设置框架和理念先行、观念性批评,应该是被摒弃和尽最大努力克服的。另一类人,是作家对一些经典作品文本所作的解读和批评。我个人很欣赏作家所作的文本细读文章。作家去读作家的文本,先就祛除了从上而下俯瞰的姿态,他往往能够最大程度地祛除观念性批评的弊病,不会被理论统摄了自己的头脑,说一些空话、套话和无用的话,往往通过作家的文本细读,我们可以发现被读解的文本当中很多文学性的要素、钮结和机关所在。比如《两条项链小说内部的制衡与反制衡》,毕飞宇从一个作家的角度,分析了莫泊桑《项链》是短篇小说的范例,结构完整,节奏灵动,主旨明朗。直接,讽刺,机敏,洗练而又有力,这就是一个既有理论修养又有写作实践的作家的概括。而且,就因为他是一个作家,一个有名的当代作家,对创作有一份执著的爱又不失童心,他把《项链》的主人公名字全部换成了中文名字汉语版的而不是翻译版的《项链》出现了,小说便成了一个完全站不住脚的怎么就这样狗血了的文本。毕飞宇锲而不舍地从这种狗血的变化,进一步解析出了1884年时的法国社会尊崇契约精神、忠诚,人物的责任心,乃至作家莫泊桑的性格毕飞宇最后点出了小说有一个所谓的眼:那一串项链是假的当莫泊桑愤怒地、讥讽地、天才地、悲天悯人地用他的假项链来震慑读者灵魂的时候,他在不经意间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的世道和他的世象,是真的,令人放心,是可以信赖的。是啊,只有全社会都是真,假的项链才会有那样的逻辑的合理性和艺术的效果,换了水土,不光是枳,几近于狗血和荒谬了。毕飞宇在《林冲夜奔,一步步走得密不透风》中所作的文本细读也非常精彩,是回到作品文本文学叙述的、由小说家说小说的批评的文本,生动有趣又不失理趣。

以此格式书写的词都叫《长相思》,所以切勿让学生理解词牌名就是代表长久的相思之意。

苏童讲过,最高级的叙述是让人忘却文字本身的难度或者技巧,而让你记住叙述本身。如果小说很成功,它传达给读者的感受不是说这个作家文字特别漂亮,而是说他记得小说里奇特的、描述不出来的某种气味,甚至某种光影、色彩,和某种情感连接,或者害怕,或者紧张。他强调了法国作家科克托的那句话:小说之难,在于叙述之难。严歌苓谈到自己的创作也曾经说,最难的不是你在做功课,而是你找到这个感觉。文学的感觉难以言表,一刹那觉得我可以写了,就有那种感觉了。也许你昨天说我写不了,但是有一天早上你起来拿着一杯咖啡,像一个很淡很淡的气味,你简直抓不住它的一种气味。她还说,应该说我的每一部作品都企图创造一种语言风格,至少是一种语气。英文写作强调的是voice,对我至关重要,这其实都体现了作家对于文学叙述的自觉追求。如果我们的文学批评无法贴近作家在每个文本里的文学叙述、气味、voice,文学批评的有效性、能否回到文学本体,殆可忧虑。严歌苓的《妈阁是座城》,很多批评家说不好解读,只觉得它在女性情感传达、人物关系层面的暧昧。当我重读了严歌苓此前、此后的作品,反复细读小说文本、努力贴近她在这个文本中所作的文学叙述时,我发现小说在叙事节奏、叙事视点等方面表现出很多新质。其在结构、叙事以及由之关涉的对人的情感、人性心理表达的种种暧昧繁富,不仅对于作家本人而言颇有新意,而且对于我们思考当代小说如何在形式方面,在结构叙事等方面获得成熟、圆融的现代小说经验,不无裨益。

细读文本

文本细读,回到文学本体,贴近文学的叙述,当然要恰如其分地使用好理论,而不能够让文本沦为理论奴役的对象。鉴于只有拥有了与别人不相雷同的阅读感受,才可以作出好的文本细读的文章,很想建议我们的批评家,不要逢新作甫一发表或刚刚出版,就逢作品必评。原因很简单,你只有对这个文本当中的叙述,有些自己独到的发现和识见,才可以作出好的文学批评的文章。从这个意义上讲,重提文学批评质量的重要性,很有必要性和紧迫性。

小学生学习古诗词重在诵读,那么这首词该如何诵读呢?是用什么样的语气来诵读呢(慷慨,忧伤,低沉,高昂)?

先来读懂词人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纳兰性德和辛弃疾是否都是志在保家卫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将军吗?

纳兰性德是一位文人,他喜欢追求悠闲的生活,不喜欢做官。

我们看看这首词的上阙写的是什么呢。

榆关就是今天的山海关,榆关那畔就是今天的长白山。可见作者是从北京出发将要去长白山,而此刻正在山海关。

那么第一句山一程,水一程可不可以翻译成,翻过一座山,跨过一条水,如果不能那么应该是如何翻译?

这两句采用了互文见义的手法,应该翻译成走过千山万水。

夜深千帐灯,描写的就是当时行军的壮阔的场景。

上阙描写的是作者在行军中看到的场景,有万水千山的沧桑又有“千帐灯”的壮观,所以在诵读上阙的时候应该是先是沧桑之感然后过度到豪放的情怀。

北宋柳永开创一种词的结构,上阙写景,下阙抒情,我们看看纳兰性德这首《长相思》的下阙写了什么。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下阙要用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来诵读呢?忧伤,豪放,还是低沉呢?

参照“山一程,水一程”我们来理解“风一更,雪一更”,同样是互文见义的写法,应该翻译成风雪交加一更又一更。这一句是承接上一阙写景,作者由看到的转换到听到的。

这样的声音让作者一夜没睡成,“聒碎乡心梦不成”。我们来看“聒”字,左边一个耳右边一个舌,就好像有人在你的耳边不停的说,你能睡成吗?除了外面的风雪声还有什么是让作者一夜不睡呢?对,是思念家乡。如果用下阙的一个字来概括这首词,是哪个字呢!

是“乡”字。这个乡就是故乡,是故园。那么“乡心”就是思念故乡的心情和情感。

故园是哪里呢?纳兰性德的故乡是北京还是长白山呢,我们不讨论,但事实故园里真的没有此声吗?那么作者在故园里可以安心的睡了吗?我们来看看是什么让作者“梦不成”。

西风鸣络纬,
不许愁人睡。
只是去年秋,

如何泪欲流。

谁翻乐府凄凉曲

风也萧萧

雨也萧萧

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

醒也无聊

醉也无聊

作者到底是因何而无法入睡呢,我们不讨论。这也许就是作者沉郁的风格。

这首词和我们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人的一生山水漫漫,风雨兼程,“山一程,水一程”就是我们的人生之旅,所谓“榆关那畔”,也许是故园,亦或是他乡,也许是你人生的一个目标,这让我想起了苏轼的一句词“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虽然这首《长相思》指向的是乡心,但我们读这首词的是指向的是我们的心。

读古诗词,不但要读懂诗人,诗歌,还要读懂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