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要忘

图片 8

摘要:
谁的头顶没有灰尘,谁的肩上没有齿痕,这一本青春故事书,献给深夜失眠的人,献给心怀执意,念念不忘的人。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9日书讯:近日,陈若新书《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由石油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每天,身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不止一次的想,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和谁有所交集。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同样是未来的某一天,交集会变成曾经,存留于错综复杂的思想里,回忆的沙漏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或者说,没意识到只是因为相信,关乎友情的力量。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不喜欢主动接触异性?

———-你爱过一个苏丽珍,我却是另一个苏丽珍

谁的头顶没有灰尘,谁的肩上没有齿痕,这一本青春故事书,献给深夜失眠的人,献给心怀执意,念念不忘的人。

也因为是你。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对爱情太执着?

这片子在我还是个少女的时候自己在家有一搭没一搭地看过,好多年后我甚至想不起里面还有张震,却始终记得巩俐那被亲斑驳了的红唇。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9日书讯:近日,陈若新书《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由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陈若,原名杨博。白领女,射手座。喜欢旅行,不是走在路上,就是准备走在路上。做过教师、编辑,现以煮文字为生。害怕遗忘,所以边走边写,固执地将路上的人、事、物,一一摁进纸中,以此为据,反复证明自己的存在。深知岁月不会倒流,因而以文字为介,以期故地重游,温习梦中场景。

图片 4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对过去念念不忘?

于是这么多年,不论谁说亲嘴时候有口红会尴尬,我一直期待带着大红色热吻一次,至今未遂。

编辑推荐
青春是一趟旅行,伴随着伤害、疼痛、迷茫,在经历过种种挣扎过后,在它将要随着日落隐入湖底时,唯有温暖的人与事刻下了抹不去的烙印。本书不是止痛的灵丹妙药,却愿意为你无处安放的、迷茫的青春提供一个歇脚的地方,任你在这场盛大的惦念中,哭泣或留恋,让专属于过往的珍贵记忆,转化为前路的微弱辰光。走了好远,回过头来才发现,那些无关紧要的疼痛,自会风淡云轻;那些富有力量的温暖,始终一路跟随。在青春这趟旅行中,愿爱永存,愿最好的时光里有你。

孤人与猫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会时不时感到莫名的惶恐?

周慕云离开新加坡时候说“我想你跟我一起走”,苏丽珍说你赢了我跟你走。周慕云的旁白是:她用了很婉转的方法拒绝我—-苏丽珍是个老千,这场赌周慕云永远都赢不了。

内容提要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以情感最饱满的笔触,讲述青春岁月里最初的感动。这四十八个故事的主角,有流浪歌手,有漂洋过海的留学生,有没有留下姓名的路人,有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有餐厅里的服务生……他们在这个有些冷漠也有些温暖的世界里,遇见、相爱、错过、放纵、折磨,疼痛过后,渐渐释怀。作者陈若并非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而是通过这些故事,透过大大小小的空间阻隔,尽可能传递一些温暖。每个读者也会从这些故事当中,找到与自己的脉搏最为接近的一个。其实,每个人都乘坐着开往春天的列车,穿过黑暗之后,我们终会遇见光、温暖、爱与梦。

我在劝导别人的时候,总说的头头是道,却无法在夜深人静时,直视自己的内心。从最开始的逃避到最后的习惯,习惯不去挽留。因为明白,如果一个人已经决定,那么即使你软磨硬泡,使出十八般武艺,该离开的还是会离开。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不愿意经历这个年龄段?

似乎整片,周慕云只问过苏丽珍“点解”,她直接抛出去另一个问题,你了解我的过去么。这老千又套路了他一次,周慕云永远抽不到A,于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老千苏丽珍的答案。

章节试读

一条很短的街,可以走很长的岁月。一段很深的情,有时竟熬不过寒冬。树下的积雪渐渐融化,行人换上了薄一点的衣衫。那家在黄昏时挂上招牌开始营业的小饭馆一如往昔,只是已经很久不见那对点茶泡饭的朋友。小梅恋爱了,又失恋了。她失恋后,小鲫便恋爱了。小梅的前男友,即是小鲫的现任男友。从前的悲喜,在她们触碰到情时,孑然化为灰烬。她们面前仍延伸着往昔那条路,但她们已无法同行。在各自转弯之时,小梅劝小鲫,离开他吧,他会伤害你。小鲫心存敌意,固执认为小梅是在嫉妒。于是,两人大打出手。春天的阳光洒满她们因愤怒而涨红的脸颊,却无法照到她们的心里。舒婷写道:“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不是激流,不是瀑布,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枯井。”情可深如海水,亦可薄如蝉翼。在由深至薄的过程中,对往昔的怀念犹如那口枯井,再打捞不起抚慰人心的清冽之水。每天下班,小梅都会路过那家可以吃到茶泡饭的小饭店,透过玻璃窗看看她与小鲫曾经坐过的位子,然后落寞而去。只要她走进去,老板定会耐心地给她做一碗加上梅干的茶泡饭。然而,饭菜是有记忆的,有感情的,没有了陪自己吃茶泡饭的人,这道饭也就失却了它原有的功效。有一天,小梅路过小饭店时,发现小鲫正坐在靠墙的位子上。小梅掀起门帘,走进饭店,像往常那样坐在小鲫对面。小鲫向小梅抱怨,我已经和他分手了,怎么会有这么差的男人。我买衣服时,他在一旁旁观也就算了,他自己买衣服时,也以忘记带钱为由让我垫付。他向朋友介绍我时,竟然说我是他表妹。一起逛街时,他看见美女时,总会盯上大半天。小鲫脸上全是肆意横流的泪水,不是因她爱的人不爱她,而是觉得对不起小梅。小梅给她递过去两张纸巾。爱情浓烈时,便会丢掉友情。爱情千疮百孔时,友情则回过头来抚慰这些伤口。灯火阑珊处,等你的那个人,时常不是你深爱的人,而往往是那个你深深伤害过的姐妹。老板把那碗添了梅干的茶泡饭放到小鲫面前,把那碗加了鲫鱼的茶泡饭放到小梅面前。她们先是愣了愣,然后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窗外的柳枝,萌出新芽。一只燕子,悠然停在树梢。小店对面的格子铺,亮着一盏灯。小梅说,鲫鱼的也蛮好吃的。小鲫说,下次我还要吃添梅干的。以梅干换鲫鱼,会品出不同的味道。以你心换我心,千山万水都会相伴而行。

我有我的交际圈,同样你也有你自己的,而我不过是你人生万千过客中的其中之一,存在感低得从不用提起。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正在为情所困?

“一若牡丹盛开

专业点评

青春是一趟旅行,伴随着伤害、疼痛、迷茫,在经历过种种挣扎过后,在它将要随着日落隐入湖底时,唯有温暖的人与事刻下了抹不去的烙印。本书不是止痛的灵丹妙药,却愿意为你无处安放的、迷茫的青春提供一个歇脚的地方,任你在这场盛大的惦念中,哭泣或留恋,让专属于过往的珍贵记忆,转化为前路的微弱辰光。走了好远,回过头来才发现,那些无关紧要的疼痛,自会风淡云轻;那些富有力量的温暖,始终一路跟随。在青春这趟旅行中,愿爱永存,愿最好的时光里有你。

或许午后的阳光下,或许倾盆大雨后,在咖啡厅爵士乐背景下、静谧的茶馆里,在你偶尔的聊天中,提到我,提到关于我的某个故事,基于你们的聊天话题。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常常会担心未来的样子不是自己想要的?

她站起身

对于你来说,我在路上走着,遇到了你,大家点头微笑,结伴一程,同路人而已。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吐出来一口口的叹息?

走了

大冰说:你我都是普通人,知事、定性、追梦、历劫、遇人、择城、静心、认命······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心心念念的人得到了又失去了?

留下既非是又非否的答复”

我们知晓事理、学着明辨这世间的是是非非,一路走走停停,历尽挫折,从未退却,骨子里的不服输伴着坚韧,成长于混浊的世间,一身疤痕,直至偶遇良人,你选择安定,在一方小世界里过着看似艰苦的生活,自得其乐。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想不通为什么分开?

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心里住了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你遇见我的时候,我心里住的那片沧海已经变成桑田。

你选择了淡出我的生活,从此杳无音信。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我说我从金边来却不讲我在那里的故事,我对你也不会摘下我的手套,我不问为什么,我也答不出你的点解。

图片 5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一直不死心?

说爱还是不爱,爱我还是爱那个心里苏丽珍都太复杂了,我帮你赌帮你赢,你给我抽水,你走的时候我也转身,我说我有点舍不得了,我们就带着口红不顾美不美地吻一次,你再回来,我就不见了。

孤人与猫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有着说不出口的心事?

当感情气数已尽,不挣扎不挽留不去做你心里另一个人的影子,我转身走我的路。

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却也羡慕那位良人,你在友情与爱情之间选择了爱情,一心一意对待着身边的人。你的选择是你考虑已久,也击破了我一直信奉的那句关乎友情的话。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想起往事就会掉泪?

哦对了,我们甚至都不曾上过床。

该来的、该去的总会如约发生,离开的人总是用行动告诉停留在原地的人学会珍惜眼前,也让后者在曾经的坚持中步步动摇。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才二十岁出头就担心再也遇不到合适的人了?

图片 6

是后者自作多情,信友人之间必会永远,可哪儿来的那么多永远,比肩之后往往是擦肩。

张爱玲曾经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就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你说在2046一切事物都不会再有改变,我住进了2046,你却搬进了2047

陈佩斯老师评论自己和朱时茂的友谊时说:从来都不会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会常常想起一些心酸的事,还是每一个成长中的女孩子都必须经历感情这道坎儿才会更加成熟,还是性格内向的女孩太容易多愁善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青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们在青春中遇到的那个人,一起走过的那个人注定不能携手一生吗?难道因为距离我们就必须分开吗?而此刻迫不得已的分开以后还会有重新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吗?曾经爱过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连一句问候都不敢发出去呢?我们渴望一生只有一个人,只付出一段感情,这个人能一直陪我们成长一起奋斗最终走入婚姻的殿堂,达到这愿望就这么难吗?我们口口声声说着时间,可时间你告诉我什么呢?好多疑问无从说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1967的平安夜,老司机周慕云对新搬进2046的舞小姐白玲说“我们做喝酒的朋友”。

只是仍在原地的人

我常常会感慨时间,此刻我希望时间能拨快一点向前,让我看看十年后当一切都尘埃落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又害怕时间,害怕尘埃落定后与我携手的那个人最终不是你。都说人生就是一个圈,总会了解,可是中间隔着的这十年,你我都不断的在结识崭新的人,谁又能否认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会遇到一个更合适的人,然后对这段年少时的感情埋在心里抱憾终身。害怕的因素有很多。哪怕曾经分开时互相伤害,留下的痛那么深,可是,可是,我始终觉得你就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啊!曾经我也以为坚持就是永不动摇,但现在我觉得,坚持就是犹豫着,退缩着,心猿意马着,但还是最喜欢你,以及认识的人再多,还是觉得你才是我想要的人啊!

后来白玲再没有带其他男人来过2046。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少女时期的感情永远都是那么纯粹,纯粹的几乎能滴出水来,当我们渐渐长大,当我们懂得越来越多,遇见的人越来越多,或许能经得起诱惑最终还能保持初心的,真的不多!也没有一个人能预测到未来的样子!若所有故事,因为过程坎坷,才会好看,那我希望当事者,能历尽甘辛,依结局圆满。幸福才是最酷的时期,而我们亦能有幸旁观!时光不会回头,但是我想保持一颗初心!

再后来白玲问周慕云“你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一样”,周慕云笑答有例外,可白玲甚至没机会去知道那个例外。

希望,明天会好一些吧!希望,不要再这么频繁的品尝眼泪了吧!希望,未来的样子是自己渴望的吧!

整片,只有白玲一个人一直在苦求真相。她想知道周慕云带回来的女人是谁,她想知道周慕云心里的例外是谁,她问了那么多为什么,她想把关系拎得清清楚楚,她以为男女之间非黑即白。

这是我最偏爱的一个角色。每一次开门时,白玲的风骚妩媚没羞没臊,每一次周慕云关门离开后,白玲的失落倔强空洞绝望,章子怡那一年的最佳女主实至名归。

我问过你,为什么你们那么喜欢逢场作戏;我问过你,我会不会是例外;几年后我又问你,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

你从来都给过我想要的答案。

你始终说我们是喝酒的朋友,我说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是喜欢你的。喜欢一个人不犯法,但是我不知道,我对你,只能到喜欢为止。

我是一个舞小姐,我学会了倚门媚笑,却学不会游戏规则。

我每次收你10块钱,10块钱于你是嫖资,于我却更是一种仪式。我把每一张十块钱齐齐整整收纳在床头的盒子里,拿起那个盒子时候,我眼角眉梢,都是春意,那是绽放在我心里的情溢出来到嘴角的笑。

在2047,我赌气地丢给你10块钱,说我们到此为止,今天晚上我嫖你。之后我带其他男人回来,故意叫很大声;我在走廊和其他男人打电话调情说给你听,可我哪里知道,不爱的人不会痛,不痛的人不煎熬。

我离开2046时候带走了那个装满10块钱的盒子。

我们最后一次吃饭,我给了你一摞10块钱,一张张你数出来买了单。那是你和我之间,我最后的念想……

那个永远不肯借给我的东西,早在我住在2046的时候就毫无保留地送给了你,你要或者不要,我都拿不回来了……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亦如每次每次我们酣畅之后2046房间里的空气。

图片 7

—–你说给我写一个2047的故事,却把你自己写进了故事,你动了心,但我于你只是一个列车上的机器人

王靖雯到了日本之后说她很喜欢2047的故事,但是结局太惨了,问周慕云结局能不能改一下。周慕云右手拿笔左手拿烟,这样100小时之后依然写不出一个字。

周慕云说要以过来人的身份写2047,让她知道她男朋友的心情,但是王靖雯不知道,后来这变成了周慕云自己的故事。

1968年圣诞夜,周慕云把王靖雯带到报馆,隔着玻璃看着她打长途电话,她大声说听不到啊,即使听不到却满脸是笑。她不知道,隔着玻璃,他轻抚过她的笑,为另一个人绽放的笑。

周慕云说其实他好清楚这种不知不觉的感觉,但不知她清不清楚。

那个夏天是周慕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个,可惜太短。即便如此,也“让我感谢你,赐我空欢喜”。

我爱上了一个日本人,后来爸爸反对,他说了句撒呦哪啦后绝尘而去。从此我在2046房间里开始咿咿呀呀说些日语,那是他的母语。

在你的帮助下我和他始终通信,也是在你的帮助下那个圣诞夜我跟他通了一次长途电话。

“我是一封信你是邮差,最后一双脚惹尽尘埃,忙着去护送来不及拆开。”

天人五衰,你遇上我的“衰”期,你的那些秘密我都听到了,我迟钝着不答,因为我的答案不属于你。在你等不及再去看我的时候,我也曾为你的情话笑过。

“爱情其实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太迟,都是不行的。”

我去了日本,去和他在一起。我也不知道童话故事投射进家长里短之后会不会变了味道。那又如何呢,我是列车上的机器人,度过了最寒冷的1224、1225之后你便不在需要我的拥抱。不管旅途多长要不要遍体鳞伤,你终究会走出2046。

下车后我不再是你的机器人。你的故事里也不需要再有我。

图片 8

我第一次看2046时候很想搞清楚周慕云爱过谁,谁爱过周慕云。快30岁再看似乎这个问题不是太重要了。

既然心里已经有一个求而不得的终点了,之后再遇见的每一道景色都是这离开2046的额外奖励吧。

到最后,周慕云和白玲的酒也没有喝完,2046的故事也没有讲完。

一个人离开2046需要多久,谁也不知道。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柳小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