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经济学家名家轶事:医学家莫迪利安尼_传说轶事_好军事学网

2011年6月,又到了毕业的时节。哈佛大学的校园里彩旗招展,满眼的肥红瘦绿。工商管理学院里一幅巨大的横条,迎风摆动,拨撩着每个人的视线:做个合格的经济人!一间阶梯教室里,2008级MBA硕士毕业生在上他们的后一节课。给他们上课的是曼昆教授,一个享誉世界的经济学家。后一节课他会讲些什么呢?这些未来的精英们在心里暗自揣度。未来的经济走向,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每个人都在期待着后一课的精彩。

小阿尔弗雷德·马拉伯是《华尔街日报》的财经专栏作家,当他在这行混了几十年后忽然感慨道:“经济学说好听点是一门伪科学,说得不好听,就是纯属瞎掰。”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1918—2003),意大利籍美国经济学家,新古典综合学派的主要代表之一,198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获奖理由是第一个提出储蓄的生命周期假设,这一假设在研究家庭和企业储蓄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詹姆士˙托宾(James
Tobin,1918~2002),美国着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主义主要代表人物之一,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郎咸平在台湾东海大学读书的时候,成绩并不理想。有一次,美国一位非常着名的微观经济学家来学校演讲,他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教授,在演讲中讲述了许多新的经济观点。

上课了,曼昆教授健步走上讲台,简单的寒暄过后,他开门见山地说:“这是大家在哈佛学习的后一课。我不打算讲经济,也不谈学分,我只讲一个很普通的故事。”

马拉伯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在经济学界这个江湖中,三山五岳门派林立,如供给学派、货币学派、理性预期学派、凯恩斯主义、新自由主义等等,对同一病症常常开出截然不同的方子,对象是个活人的话早医死几十遍了。如果是武林选盟主倒也简单,大家扑上去干上一架就立见高下,裘千丈再能忽悠,也经不起欧阳峰一巴掌……可惜经济学家没这么豪爽,只能靠嘴皮争个高低。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1918年出生于意大利罗马的一个犹太家庭。17岁时进入罗马大学。1936年获得了罗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1937年他参加了一个由学生组织所发起的经济学方面的全国竞赛,出乎意料的获得了一等奖,第一篇论文的获奖使他对经济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在当时墨索里尼法西斯的统治下,从事经济学教学和研究是非常令人沮丧的事业,因为法西斯独裁专制统治根本不需要也不允许人们去研究经济学。不久,鉴于欧洲行将陷入一场浴血战争,莫迪利安尼与妻子塞琳娜便向美国申请移民签证,并于1939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几天抵达美国纽约。

托宾1918年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香槟。他的求学历程异常顺利,接受了良好的基础教育之后,托宾于1935年9月进入哈佛大学,四年后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1940年又获得哈佛硕士学位。在哈佛的六年时间里,托宾受益良多:一方面他受到了爱德华˙张伯伦、爱德华˙梅森、阿尔文˙汉森、瓦西里˙列昂惕夫、约瑟夫˙熊彼特等着名经济学家的指导和影响;一方面他还交往了一群非凡的年轻教师和研究生,包括保罗?萨缪尔森、保罗?斯威齐、J.K.加尔布雷斯、劳埃德?雷诺兹等人。

那位美国教授离开以后,郎咸平给那位教授写了一封信,讲了自己对于世界经济的许多稚嫩看法。没有想到,那位美国教授竟然真的给郎咸平回了信,他在信中说:“一个年轻人有如此的激情,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

说完。曼昆教授播放了一段视频:在百老汇大剧院门口,一个盲人在拉小提琴,身旁放了一个小盆子,里面有一些零钱。来往的人很多,但投钱的不多。这时,一只爬满皱纹的手向小盆子里轻轻地放了一张100美元的大钞,可以看见,这是盆子里唯一的大钞。视频到这里就停了,画面定格在:一只爬满皱纹的手正向小盆子里放美元。

“二战”后的美国有个奇特的现象,每当华盛顿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一职因种种原因空缺时,便是美国经济发展好的时候,无论从就业率、经济发展率、贫困率哪个指标来看都很不错。而一旦主席的宝座有屁股占着时,经济就开始往下滑。像哈伯·斯坦和查尔斯·舒尔兹这样的一代经济学大侠任职期间,贫困率却以2%左右的可怕速度增长。

战争使他们感到将在美国长久居留,于是,莫迪利安尼立即开始考虑如何好地谋求在经济学方面的事业。他幸运的得到了社会研究新学院政治和社会科学研究生的免费奖学金,并从1939年秋天起,莫迪利安尼学习了将近三年。在那里,他发现了自己对经济学的热爱,并遇到了一生中的良师,包括阿道夫?洛和雅可比?马尔查克。马尔查克主要教莫迪利安尼学习宏观经济学,帮他打下了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的坚实基础,此外还经常给予他鼓励和令人难忘的好意。但重要的是,莫迪利安尼从他那里学到了研究方法。马尔查克强调建立检验性的假设的重要性,以及分析中数学和统计学的重要性。

1941年,托宾加入美国海军后备队,在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90天的军训后成为了驱逐舰凯尼尔号上的一名战斗指挥官,后来是炮兵指挥官、领航员、第二指挥,随舰到过大西洋和地中海,参加过攻占北非、法国南部和意大利的战役。四年后退役获海军预备役上尉军衔。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郎咸平却非常受鼓舞,他念完本科以后又念研究生,可尽管如此,他的成绩却依旧很差。研究生勉强毕业后,郎咸平想出国念书。他的老师对他说:“郎成平,你的水平这么差,就找个银行上上班算了,而且还有房子分,薪水和福利也很不错!”

所有的学生定定地看着画面,若有所思。曼昆教授笑着说:“大家猜一猜,这是谁的手?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位女学生毫不犹豫地说:“一定是个老企业家的手,出手如此大方!”旁边的一位男学生摇摇头说:“出手大方也不见得是企业家吧。我想他是一个热爱音乐的老艺术家。”教室里,讨论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像开了锅似的。曼昆教授神情自若地看着学生们在争论,不时地摇摇头。

1975年,经济学家库普曼斯与列奥尼德·康托罗维奇共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的获奖论文是《资产分配的优理论》,这两位专家号称根据他们的理论投资就无往不利。当时有好事的记者问:既然这个理论这么厉害,你们有没有想过用这笔奖金来证实这个伟大的理论呢?二老捋着胡子自豪地答道:“我们正准备如此。”不过,很快他们就用自己的无敌理论把得到的奖金亏光光,只有在老婆面前跪搓衣板的份了。

1941年,马尔查克离开新学院前往芝加哥大学,莫迪利安尼在新学院的学习便告终止。紧接着,马尔查克帮助莫迪利安尼在新泽西女子学院谋得一个教学职位。1944年他在着名的《经济计量学》杂志上发表了自己第一篇英文论文《流动性偏好和利息货币理论》,这也是他的博士论文(1944年获得社会研究新学院社会科学博士学位)的精髓。该文把当时被一般人认为是同过去完全决裂的凯恩斯的“革命”和古典经济学的主流统一起来。这种结合真是新古典综合学派重要的特征。这篇论文为学术界广泛接受,并很快成为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经典文献。

退役后,于1946年返回哈佛大学经济系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47年以一篇关于消费函数的理论和统计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同年被选为研究协会副研究员。1949年,他赴英国剑桥大学应用经济系当访问学者。1950年之后,托宾则一直在耶鲁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在耶鲁大学任教期间:1955—1961年和1964—1965年间两度担任柯立芝基金会主席,帮助过很多年轻的经济学家。

郎咸平听了老师的劝导,于是去一些银行应聘,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面试之后,结果没有一家银行要他。失落之余,郎咸平想起了那位美国教授给他的回信,不禁来了精神:“我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别说是他们没有录取我,即便是来求我,我又哪能就这样委身于他们呢?”

突然,教室后面一个声音说道:“曼昆教授,我觉得这个问题和我们经济人没有关系,我们关心的是利润,而不是这样做施舍的慈善事业。”话音刚落,教室里犹如注入凉水的热汤锅,瞬时间就静了下来。

无独有偶,1997年美国经济学家默顿和斯科尔斯以期权定价理论获诺贝尔奖,二人摩拳擦掌组建投资公司,不幸的是,用他们自创的全世界牛叉的理论进行期货市场交易时,却屡战屡败直至关门。

1948年秋,莫迪利安尼荣获声誉很高的芝加哥大学政治经济学奖学金,并受聘为当时居于领先地位的考尔斯经济学研究委员会的研究顾问,于是离开纽约的社会研究新学院。到芝加哥大学不久,他又获得了伊利诺斯大学的一个令人向往的职位:“期望与商业波动”研究计划主任。1949年他在那里任经济学副教授,1950—1952年任伊利诺斯大学的教授。在1948—1952年这段时间里,他通过几篇开拓性的论文和着作《国民收入和国际贸易》,确立了他作为经济学家的地位。

他热爱教学并身体力行,而且善于从学生身上学习,善于从一群各个年龄层的朋友身上得到收获。从20世纪50年代起,他写了一些关于当代经济问题的文章给普通读者,并汇集成册,名为《国民经济政策》。托宾的研究领域十分广泛,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再加上他为人宽厚谦和的风度和乐于助人的行为,赢得了经济学界广泛的尊重和称赞。正是由于此,1657—1958被选为美国经济计量学会副会长、会长。1961—1962年任美国肯尼迪总统的经济顾问,成为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三成员之一。1964年任美国经济学会副会长。1968-1969年任耶鲁大学经济系主任。1970——1971任美国经济学会会长。1974—1978再任耶鲁大学经济系主任,1977年任美国东部经济学会会长。1979——1982年任经济科学部主任。198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并得到瑞典皇家科学院真挚美好的评价“……今天,很少有经济学家能够赢得如此众多的追随者或者对当代经济研究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郎咸平左思右想之后,决定去考GRE,总分是2400分,可是他只考了1640分。结果,只有一家学校要他,那就是美国的沃顿商学院。沃顿商学院之所以会要他,是因为当年学校里新创了一个“商业经济系”,是第一届招生,全世界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系,因为人数少,所以就把郎成平破格录取了。

曼昆教授沉默了片刻,他打开视频继续播放下去。只见镜头从那只手开始,沿着胳膊向上摇去。等画面上出现那个人的全身像时,所有的学生一脸惊讶地看着画面,都没有说话。那个人是一个流浪汉!一身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乱蓬蓬地堆在头上,胡子拉碴的,看不清脸面,只是那双眼睛流露着不易察觉的温情。

在胡佛时代,经济学界威望高的莫过欧文·费雪,他当时的地位如日中天,相当于经济学界的南帝北丐。不过总统本人似乎对他很不感冒,从没让他进入过顾问班子。总统的顾虑是有远见的:在1929年美国大股灾到来前夕,费雪还喝着红牛振臂高呼:“股价将达到某种持久的高峰状态。”这有点像中国股市6000点时那些股神的忽悠:“黄金十年才开始,股指万点不是梦。”在那场股灾中,数以千计的人跳楼自杀,欧文·费雪几天中损失了几百万美元,顷刻间倾家荡产,从此负债累累,直到1947年在穷困潦倒中去世。

《国民收入和国际贸易》试图描述一个开放经济中凯恩斯主义的经济计量理论,并且回答了60个行为问题,莫迪利安尼也利用时间序列数据艰难地计算了这个模型的参数,这本书成为早期的经济计量学着作之一。1952—1960年莫迪利安尼任卡内基理工学院经济学与产业管理教授。1957—1958年期间,莫迪利安尼还任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客座教授,同时,他撰写了有关企业财政理论的杰作——与默顿?米勒合作于1958年在《美国经济评论》发表了《资本值、企业财政和投资理论》一文。文中提出新颖和独特的理论“在没有税收和完全财政市场的世界中,企业的平均资本值依赖于其资本结构”,即“莫迪利安尼——米勒定理”,这在学术界引起震动,在学者和实业者中引起极大的、久久不能平息的争论。

托宾一生论着颇丰。主要论文有:《资产的持有和支出决定》;《作为对风险行为的流动偏好》;《有限因变数关系的估计》;《货币、资本和其他价值的储备》;《货币与经济增长等》;《货币理论的一般均衡分析》等。着作则主要汇集在他的三本论文集中:《经济学论文集:宏观经济学》卷一;《经济学论文集:消费和计量经济学》;《经济学论文集:理论和政策》卷三。专着有《国民经济政策》、《十年来的新经济学》。

开学后,郎咸平的“表现”并不好,他的系主任找他谈话,说他的水平有问题,他的教授对他的评价也不高,让他考个微积分的资格考试。郎成平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通过资格考试,于是就百般哀求免除考试,可是他的系主任根本不同意。

曼昆教授抬高声音说:“女士们,先生们!来到这里,大家都是精英,大家都将成为出色的经济人,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但你们未必都是合格的经济人,我为你们感到遗憾。因为合格的经济人不光要盯着利润,还应该有关心疾苦的温情。经济学不是冰冷的铁板,经济人也不应该是冷眼人。面对疾苦,经济人应该向流浪汉看齐,即使在自己很窘迫的时候,也能献出100美元来。”话音刚落,全场掌声雷动。

在20世纪80年代有个经济学家不甘寂寞,准备在股票市场上小试牛刀。他与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向人提供股票投资的建议以及代理股票买卖。结果客户不是套牢就是割肉,亏得哭爹喊娘,而他自己的收入连租金水电都不够支付,在赔了几百万美元之后只好惨淡收场,从此专心做经济理论及宏观经济趋势的研究工作,后来他进入了美联储——他的名字是艾伦·格林斯潘。

1960年莫迪利安尼离开了卡耐基工学院到麻省理工学院作访问教授。除1961-1962年到西北大学任经济学教授外,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任研究所教授、经济学、财政学教授。20世纪60年代末,他负责设计的美国经济的大型模型——由美联储资助的物质产品平衡体系,至今仍在使用。

托宾的贡献涉及广泛的经济研究领域,在诸如经济计量方法,严格数学化的风险理论,家庭和企业行为理论,一般宏观理论,经济政策应用分析,投资决策,生产、就业和物价关系理论,均做出了突出贡献。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经济学名词就有“托宾Q值”、“托宾税”和“芒德尔—托宾效应”、“托宾分析”等,称得上是经济学界的奇迹。

郎咸平非常沮丧,一次在校园里闲逛的时候,他看见几个金融系的学生垂头丧气地走出来,郎咸平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回答说金融系好难念。郎咸平又问他们要不要考微积分,他们说不要,郎咸平就说:“带我见见你们的系主任。”

这就是后一课。冷冰冰的经济学课堂上,每个人的心里温情脉脉。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也担任过许多社会职务:1962年任美国经济计量学会会长;1966年起任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管委会学术顾问;1973年当选美国全国科学院成员;1976—1981年任国际经济学年会副会长;1981年当选美国金融学会会长。

托宾一生中重要的贡献应当属创立不确定条件下有价证券选择理论。该理论考察家庭和企业怎样确定以各种不同的实物和金融资产形式来持有财富。由于各种形式的财富尤其是股票、债券等资产的预期报酬率存在不确定性,因此,资产选择理论可以看作是投资者在权衡比较各种资产的预期报酬率与风险程度是怎样选择其资产稽核的投资决策理论。资产组合选择理论的精髓是分散投资风险:“就像是不要把你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郎咸平见到他们的系主任后,就问能不能转进来,他还自称对金融系更有兴趣,系主任一听很开心,就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此后,他就进入了金融系。有意思的是,他在进入金融系的第一天,就问他的老师说:“金融系到底是什么?”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的学术着作主要有:《国民收入和国际贸易》;《计划生产、存货和劳动力》;《通货膨胀条件为稳定住宅建设而采取的新的抵押设计》;还有三卷本的《弗兰科莫迪利安尼文集》:第一卷《宏观经济论文集》、第二卷《储蓄的生命周期假说》、第三卷《财政理论及其他论文集》。

托宾的创新之处在于将此理论运用到货币需求的决定中,把凯恩斯宏观模型中货币与债券的简单替代,变为多种资产间的替代,从而修补、拓展了凯恩斯的货币需求理论。托宾的另一项重要贡献是:把资产选择理论的一些观点发展成一个包括金融资产和物质资产的一般均衡模型,来分析经济体系中二者间的相互作用。主要考察金融市场的变化,将怎样通过影响家庭和企业的支出决策来影响生产、就业和物价。他的研究成为核心经济理论中实物和金融状况的结合方面的一次重大突破。正是这些突出贡献为托宾赢得了198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这个问题,自然在他以后的学习中得到了解答,不仅如此,因为郎咸平始终认为自己将来会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慢慢的,他的悟性开启了,加上学习特别用功,对世界经济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莫迪利安尼在经济研究的诸多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对凯恩斯革命、古典经济学与货币主义之间的关系提出了独到的见解;对货币与财政的稳定性政策的含义的解释与说明;MPS模型的建立;率先提出储蓄的生命周期理论以及公司财务定理“莫迪利安尼——米勒定理”等。其中储蓄的生命周期假说以及公司财务定理是他对经济学理论作出的两个重要贡献,假说以消费者行为理论为基础,提出人的消费是为了一生的效用大化;公司财务定理提出了在不确定条件下分析资本结构和资本成本之间关系的新见解,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投资决策理论。这两方面的贡献紧密相连,都可看成莫迪利阿尼对金融市场作用的广泛研究的不同部分,也正是这两大贡献为他赢得了198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托宾作为美国凯恩斯主义的主要代表之一,是一个积极行动主义者,他深信市场机制的自动调节至少在短期内难以奏效,政府采取积极行动调节经济运行是必要的、有效的。他主张政府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对需求进行管理,并主张辅以工资指导线、收入政策和劳动力市场政策等来抑制通货膨胀和结构性失业。

念完博士以后,郎咸平留在了美国教书。第二年,他写了一篇《美国的破产制度》的论文,这篇论文从1990年问世到现在,一直是全世界引用率高的论文。这几乎使郎咸平在美国一炮而红,随后,芝加哥大学、纽约大学、密西西比大学,都纷纷请他授课。

可以说,后凯恩斯主义的代表莫迪利阿尼,在消费理论和投资理论两个方面发展了凯恩斯的理论。在与货币主义、理性预期学派的论战中,他坚持主张国家干预经济。他关于利率对国民收入影响的论述对IS—LM模型的发展有重大意义,他关于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论述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郎咸平终于成为了一名不可小觑的经济学家。后来的一次,他在一所大学授课的时候,碰到了那位当初给他回过信的经济学家,郎成平立刻上前问候并致谢,那位经济学家想了半天后说:“你就是那位曾经给我写信的台湾小伙子?其实,你不用感谢我,信里面的那句话我只是安慰你,随口乱说的。”

无论是不是乱说的,郎咸平现在都已经成为了一位经济学家。

前不久,郎咸平在浙江大学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到了自己的这个故事,他在讲完这个故事以后,百味杂陈地说:“我能有今天,其实是因为我在收到那位美国教授回信后的好多年里,一直都以为他说的话是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