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写景随笔《翠矶山行之二》_写景随笔_好艺术学网

齐山,是我老家太河的一座名山,坐落在淄川东边山区,挺拔的山峦,蜿蜒的山路,还有清澈的湖水,都在记忆里是一道永远的风景线。虽然长大了,离开了老家,但每次回老家的时候,都会去爬山,享受一下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领略一下“山高我为峰,一览众山小”的宽阔胸怀。
这次回家也不例外,到家喝了几口水,稍作停顿,就匆忙赶往奇山。虽说奇山在家乡,但是,离老家还要四十多分钟的车程,习惯打开车窗玻璃,呼吸家乡那清新的的空气,没有现代工业污染的空气,吸起来有一种别样的舒服,很纯,很透的感觉。看着熟悉的景色从眼前飘过,油然而生的一种乡情浸满了脑海。天,依就很蓝,山,依旧巍峨,水,依旧清澈,蜿蜒的山路依旧曲曲折折,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温暖。
不知不觉,已来到了奇山脚下,高大而又古韵十足的齐山大门两旁有几辆古时候的马车,每次都忍不住忍不住跑上前去,美美的拍几张照片。一进山门,我们来到了春秋湖边,清澈的湖水波光粼粼,阳光洒在湖面上,闪着耀眼的光芒,小鱼儿在水中欢快的游戏,几株水草悠闲的飘荡在水面上,湖岸两旁,花红柳绿,枝繁叶茂,一派勃勃生机,让人流连忘返。不知不觉,我们又来到了映佛池,映佛池的水,清澈见底,一尊大大的佛像倒映在水中央,连着晴空丽日,悠闲的白云在水中悠然自得,还有几只偶尔飞过空中的小鸟,云在水中,水在云间,抬眼,低眉,让人分不清那是天上的景色,那是水中的美丽世界。骄阳当头挂碧霄,万紫千红尽妖娆。齐山风景镜中看,鱼儿游在水云间。
穿过一排排茂密的桃林,我们来到了沉鱼潭,红的,黑的,好多不知名的小鱼在里面自由自在的嬉戏游玩,清澈见底的潭水可以清楚的看见潭底的鹅软石,调皮的蝌蚪甩着它的小尾巴游来游去,恍惚间,我仿佛置身于仙山琼阁,一碧千里的郁葱树木,争奇斗艳的花花草草,还有这别有洞天的沉鱼潭,好一派湖光山色的田园景色,江山如画柳如烟,莺歌燕舞水长天。争奇斗艳岸上色,水碧山青风雨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美丽的观音庙和观音瀑布,另有一份韵味,天然形成的钟乳石观音像惟妙惟肖,在海拔700米的山顶石壁上,周围的房子都是竹子做的,像是南方的烟雨小巷。观音瀑,倾泻而下,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壮观的景色,引起行人阵阵啧啧的赞叹。走进观音瀑,这里是外窄内宽的洞中天湖,洞中的湖水可以没过人的头顶,可以行船。六月的天,已是炎热至极,在这洞内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炎热,相反有一股凉气逼近了五脏六腑,顿时清凉了许多。放眼看去,洞体幽深曲折,到处悬挂着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令人目不暇接,面对着这浑然天成的景色,不禁赞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
唐三寨是齐山的主峰,海拔868米,四周的悬崖绝壁深不见底,是古代巾帼英雄唐赛儿揭竿起义的地方,这位巾帼英雄劫富济贫,除暴安良,就是在这寨顶操练兵马,替天行道。现在这里依然还有当年刀光剑影的痕迹,旗杆窝,米臼、齐长城、大宋石刻、点将台这些见证了历史的遗址,在春来秋去,风霜雨雪的打磨中,不改当年的颜色。历史还记得那些曾经的峥嵘时刻,岁月还记得那些为民除害浴血奋战的日夜,你听,这周围郁郁葱葱茂密的森林,风来时,低声的怒吼,不正是当年我们的巾帼英雄那一声声杀声震天的嚎叫吗?
古栈道随着山势蜿蜒,曲曲折折,长约800米随山就势,蜿蜒盘旋,仰望是悬崖峭壁,高入云端,俯瞰是万丈峡谷,深不见底。小路崎岖不平,有些地方需要紧紧贴着山壁才能过去,沿途有“不得不低头”、“峰回路转”、“回头望月”、“老鹰巢”等景点,一步一景,被誉为“齐鲁长险的天然栈道”。有意思的是不得不低头,这里是一条长长的隧道,隧道的高度大约只有一米高,走过时,大人都要爬着才能过去,而小朋友们,需要弯着腰才能走过去,不得不低头,真的是名不虚传。
奇门洞的美,更是让人流连忘返,洞上面是枝繁叶茂的红叶岭,满山的红叶,随风起舞。38米的洞长,东西穿透山顶。早晨旭日东升时,站在山洞中,可以捧起清晨的第一抹晨光,看太阳从遥远的山脚处慢慢的露出它的笑脸,把目所能及的山山水水都涂上一层耀眼的金色。月上柳梢时,坐在洞中,看着月儿在岁月的轮回中,缺了,圆了,阴了,晴了。难能可贵的是,一早一晚,洞中可同望日月之光。,日月同辉,有江北第一自然穿洞之美誊。
下山时,我们走过了“天梯”,高耸入云的天梯悬挂在悬崖峭壁上,一层一层的阶梯,像是从天上坠下来的云梯,陡峭,狭窄,两个人勉强可以挎臂同行。天梯是用木头做成的,长有900米,低头看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和郁郁葱葱的树木。感觉有点晕眩,不由自主的紧紧扶住了安全栏杆。小心翼翼的走下了天梯,又来到了三棵树旁。那是赫赫有名的“三口之家”,三棵树挨在一起,地上的枝枝叶叶一同迎接风风雨雨,地下的根根节节相互缠绕,相互鼓励,千年的风雨,无法更改三口之家的相亲相爱。
每一次爬奇山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韵在山水,美在山水,美丽的家乡,不老的齐山,永远停靠着我不息的梦想。

贺知章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到宋之问又说“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后来,我竟然也开始喜欢起这样的诗句,大概是思念家乡了的缘故。但想来与诗句所写又大不相同,其一是虽然也少小离家独自在外漂泊,算来也有十年之久,但既不是老大回,乡音也改了许多,有时倒不能脱口而出儿时的腔调;其二是虽然也回了,却不如诗人般光华,贺宋毕竟都已成为后人万代景仰之名家,而我于功名,未争得一席之地。现今就要步入而立之年,多少岁月竟都付于这些无名之争,是苦是乐,自己倒也不便评价,暂且都交于那遍地的青色和那漫山的杜鹃吧。

夏天的燥热还没有完全褪去,秋天便伴着几场秋雨悄悄来了。于是,秋天的韵味便展现在我们的身边。

午后的红霞象爬山虎一样,给己冷清的深秋涂上一层凄艳的色彩,使整个翠矶山也已显入这个浮动的幻影里。
在下午的午后,我顶着末秋后少有的夕阳,再次登临己去过数次的翠矶山。

岛屿的山巅并不很高,海拔也只在一百米左右,但是险峻,年少时与同伴上山捡拾柴禾,我们是怕敢到这么陡峭的山崖劳作的,听见崖底海岸边哗哗的海浪拍打声,甚是有些胆战心惊,怕一不留神会坠入海里。大海是神秘莫测的,她给与我们丰饶物产的同时也会时刻潜藏着危险。山,横亘在海的中央。朝北是瓯江口外通往东北方向水道另几座岛屿,朝南便是涉水东海的洋面。往西的高山峰是这个岛县境内高的脊梁,曰“山尖”,朝东便是海岛县唯一通往陆地的水路航线深门海峡。风平浪静,阳光明媚的天气里,站在这里可以远眺到洋面上每一座岛屿,还有蓝天碧海的胜景。我们当地的民众唤此处为“乌贼鼻”,许是岛屿俯在海面的形状而言,还有诸如浅门一处叫“牛头”的岛礁而言。祖祖辈辈,人们便以这种象形的比喻来形容熟悉的地理坐标,一代代叫下来。山顶的平台边沿超东南方向,有一块长满地衣的崖石,突兀而立,石缝里曾经长着一棵形态如盆景的松树,矮矮的,就像人工修剪过一样,我很喜欢它。我曾经在美好的年华里时,每天晨跑到这里看它,很得意地欣赏它。唯有我有心去关注这株傲骨挺立的小松,像宝贝一样珍惜它。可是后来,邻家的侄子发现了,把它挖出来种植在自家花盆里,没过多久,它便枯萎死了。就像那曾经的初恋,无疾而终。山靠西北方向,有山谷被农民开辟出来的园地,种植红薯或当季的蚕豆。山林分家到户后,我家也分到一块此处的园地。山脊显然没有背面的险峻。这里树木长得很茂密,有股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感觉。更奇特的是,每到春天云雾缭绕的季节,乡民到浅门等海滩处捡海螺回来,路过这片山路,常常会很清晰地听见山魈的叫声。“呜~呜~”,悲凉,凄惨,很像孩子的哭泣声。村里年长的人们说起来有鼻子有眼,说山魈是夭折的孩童变成的鬼,在哭诉自己没有亲人疼爱。更有甚者传言,谁要是发善心去关心山魈,它会跟人走,会给与关心它的好人一顶神奇的帽子,人们想要什么就能从帽子里得到。这个传说在我儿时听过很多次,我也曾经与大人赶海回来在此处山谷听过山魈的叫声,有点毛骨悚然。但到底还是没有人发善心去关爱那个可怜的小鬼山魈,慢慢地,关于山魈的话题也渐渐销声匿迹了。我倒是后来从字典里找到关于山魈的解释,是一种猴子类的动物。但关于这处山谷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生物,谁也没有去研究考证过。山谷低洼处,每到春秋雨后的日子,清闲下来的姑姑和父亲会提着篮子到这里采蘑菇。是那种黑褐色的草菇,与土色和枯草颜色很相像,不注意看,就发现不了他们长在草丛里。有的长得很大了,有的刚从土里冒出来,模样很可人。如果打雷了,松树旁会长出一种白色的松菇,鲜嫩,水灵,掰开还有红色的血汁呢,姑姑说,这松菇能补血呢。这些野生的菌子炒起来特别香甜,是我小时候吃过的美味的山珍了。儿时的我常常会跟在姑姑后面也去凑热闹,多少也学会了认别蘑菇的种类,也小有收获。知道在哪些环境是蘑菇喜欢生长的区域,并且劳动的乐趣油然而生起来。但是我总采不到像姑姑那么多的野菌,人小气力不足,总与姑姑落下一大段距离,还气喘吁吁地追赶不上,姑姑总会不耐烦地埋怨:真累赘!站在山巅,在风和日丽的天气时,这里是绝好的观景平台。蓝天白云,山清水秀,阳光在海面上闪烁着点点金光。小渔船在海面上突突突前进,满载着丰收的希望。渔船、客运航船,还有偶尔快速航行的舰队,拢壳机船轰轰的作业声响,那是久远前的海上画面。五岛连桥通车后,有专业的摄影师就是选在“乌贼鼻”这处山巅拍摄下一组壮丽地照片。当我有一次偶然看到某单位发下来手提袋上那张经典地照片摄影点就是来自于家乡山头地某处,着实有一股震撼地感觉。原来我们每天习以为常看惯了的海岛,在艺术家眼里却是多么美丽地画面。夕阳在天边映出了美丽的晚霞,村子里炊烟四起,鸡犬相闻。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走在晚归的山道上,脸上是恬静安详的神情。那一刻,谁又会怨叹自己是生活在如此闭塞的海岛小山村呢。更不会想到,多年后的这个海岛,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远离家乡的游子又一个个回乡做起大海的淘金汉子呢。“夕照、渔火、月色、冷星、犬吠、鸡鸣……乡野晚风!”我又一次想起了自己曾经在QQ个性签名上的这句话。2016.11.18

说到杜鹃,先前知道是可以生吃的。常常在微雨后的春季,随手攀下几枝,捡那些瓣厚的,放进嘴里,有些许青涩,也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很杂。那个时候,猫锐是喜欢跟着我的,它见我吃起来,于是知道这东西确是可以吃的,但它并没有我那么规矩,上下窜动,本来寂静的山岭,就被它打乱了:从草丛中猛地跳起飞向天空的麻雀、东倒西歪的枝条和从枝条上掉下随风舞动的绿叶,夹杂着它自己的嘶鸣声,足足要闹腾一两刻钟才肯停下来。这样的情景后来在梦中也出现过几次,但那都是在猫锐离开我以后发生的事情了。

秋的韵味体现在每天的早晚两头,空气不再闷热,给人以清凉爽快的感觉,推开窗户,便有清风吹进。中午时刻,有时阳光还是那么热烈,但站在树下的阴凉处,便觉秋风习习,凉快了许多。

时光好快啊,距我上次登山还不到数天,眼前的一切己让人顿感陌生,昔日的花花草草、一个个缩萎着脑袋瓜子,孤闷闷地归缩在一起,那些遮天蔽日的树叶,也亦离树枝而去,只剩下那孤零零的树枝在默然的等待……
拾阶而上,一层层台阶上己铺满厚厚的一层落叶,使人走在上面有点陷滑,只能小心翼翼的走了。

龙溪湾给了我少年时代很多难忘的乐趣。那时每在清明节前后的半个月内,父母总是会允许我们带上家里的锅碗瓢盆,到野外去,按照我们的话说,叫做“煮刹饭”,大致是纪念先辈的意思。我们原本是想从家里带上生菜自己煮的,后来阿丽拿过来的,却是她家里早就做好了的,这让我们雀跃不已,毕竟少了很多麻烦。龙溪湾平坦的地方并不多,一线都是陡峭的山和光滑的石头,还有每到雨季就夹着轰鸣声的山泉水。好不容易选了一处干净的石板,支起了锅、生起了火,照例还是阿丽看火,其他人则要上到山里的树上去找覆盆子、野草莓,当然算作上品的还是“茶苞”,那是一种开一次花结两次果的树。早些长出来的果是可以吃的,脱了皮的味道好;到后来结出来的很硬,可以用作榨油,现在很多年没有吃过了,能买到的地方并不多。我们对茶花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折一根芦苇杆,就可以吸食茶花里面的蜂蜜,但摇曳的枝条和茶花瓣常常将里面的蜂蜜滴落到头发上,干了以后一块一块的,需要用大量热水清洗才能干净。我们也不光是只吃家里带来的熟菜,如果天气不是很冷,就会下到溪水里,挑一些松动的石块,偶尔会发现山螃蟹,或是清水虾,捕来剥了壳、撒上盐,埋在沙堆里,然后在上面生火,等闻到香味的时候,就可以挖出来吃了。当然常常也会因为玩耍忘记了时间,让火烧光了盖在上面的梧桐叶。

秋的韵味裹挟在阵阵秋风里。 秋天的风,凉而不寒,多情而不疯狂。
秋风轻抚你的肌肤,撩拨你的发丝,一下子安抚了你躁动的心,似乎在悄悄提醒我们:秋天来了。

刚到山顶,夕阳的余晖返照着整个翠矶山,泛着淡红色的余光,藏金阁上也披上了一片片淡红金色的余晖,熠耀着塔圆圆的顶上,像太白金星头顶上的金光,紫气东来,人处在这紫色的光环之下,静定在心头,使人悠然、陶醉。顿感神情气爽,倍感秋的浩瀚、时光的无限、人生的苍桑和无奈。

后来这些乐趣少了起来,不说在月圆之夜,围着圈子丢手绢的游戏不玩了;不说砍来竹子,削成水炮的刀不知道遗落到哪里去了;不说用纸片折成方形纸包打包的游戏不再有了;也不说挖三个洞,成天趴在地上弹弹珠的人早就长大了;单是假扮结婚和皇帝的游戏也不能随时随地玩了。这一切都因为我们相继被父母送去了学堂。

秋天的韵味挂在天空。空中明净如洗,湛蓝无比,那是一种新鲜却不张扬,柔和又不失明快的色彩,它又是那样高旷悠远。
七月八月看巧云,秋天的晚霞变化万千,绚丽多彩,有时红的像一团火,有时美的像一幅画,有时萌动得像一部水幕电影,有时朵朵白云像羊群
奔跑,像骏马驰骋……..使人目不暇接,充满幻想。

山顶的风好大啊,不时有风吹来,袭夹的人阵阵发冷,不由人紧紧的裹扣着衣衫,顿觉脸、手的冰凉,阵风也卷起了那些还没来得急寻找好归置属地的叶片,在空中漫天漫舞,象天女散落在人间的花瓣,红红的、黄黄的,过了片刻才慢慢地落了下来。

倘或者是从一年级开始吧,堂老师就做了我们的班主任,但从四年级以后,就很少再见到他了,五年级我转到了其他学校,六年级到了镇上,及至初中,后来又去了市里上高中。那些年回家的时候,偶尔也会看到他,但少了印象中儿时的那股威严,已逐渐的老态龙钟了。堂老师是个严厉的人,这在全校是有名气的。他手中常有一块两寸来宽的木尺,专门用来惩戒那些不听话和考试不及格的学生,或者是打手板,或者是后脑勺,也有考试不及格被他罚抄错题的。有时候我们也会觉得他很“阴险”,在早读的时候,假装研究他自己的课文,但常常会从掉到鼻孔上的眼睛里偷瞄我们,装样子背书的人,都会被他找出来,然后站到讲台上,一直到下课。

秋天的韵味藏在花丛中。南方的桂花花香正浓,北方的秋菊又开了。“秋来谁为韶华主,总领群芳是菊花”。菊花,浓缩了冬春夏的精华,在百花凋零的季节,迎着风霜,携一身淡雅花香而至,给萧索的的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

这季节,往住来得大刀阔斧,似乎一夜之间天就换了着装,特别是深处大山的我们,秋冬是悍然来临、替换,使人毫无商榷。
抬眼远望,鳌山顶上那层层白雪,象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在风的召唤下时影时显,只有哪针叶林,还在孤冷冷的风中,挺拨而傲立。

一到四年级的冬天,是给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因为它有刺骨的寒风,从脖颈一直穿到肚脐;也不是因为冷雨将树木的残枝弄下来给我们当剑耍;更加不是在某个放学的傍晚,突然从衣角里翻出一两毛钱,买12颗水果糖从校门口一直含到家门口;却是因为在某个醒来的早晨,整个世界突然安静起来,天亮的比平时早、也更彻底。门一开,才知道,哇,下雪了。母亲会再三交代我穿上雨鞋,没有厚袜子就套两双,但用处并不大,脚趾头依然像伸进了冰窟里。一般这样的天气,雪太厚的话,是不用去上学的,也不需要请假,学生和老师心里已经达成了共识。我们故意不去走别人踩过的地方,专门挑那些没有脚印的洁白的雪片,狠狠的留下几个脚印;也有滚雪团的,越滚越大,后来推不动了,就围着它撒泡尿,证明他是我滚的,等到放学的时候再继续滚。但一般放学的时候,雪球融化了,就连遍地的雪也都融化了。有趣的是小火炉。用易拉罐或者装过油漆的罐子,在上边侧面打两个洞,穿一根铁丝,在底部弄几个小洞通气,就算是做成了。猛地甩起圈来,炭火会烧得很旺,手远远的放在上面,都会很暖和。有时候遇见质量不好的木炭,烧起来常常会冒出很浓的烟团,把整间教室都笼罩起来。这是不被允许的,当事人除了挨板子,还得把火炉放到教室外面去,这样的结果是接下来的大半天时间,都要靠不停的手搓手和跺脚来取暖。木炭也不是经常够用的,上午就用完了的话,下午还是要挨冻。大个的人经常会到野外找些木头,甚至干脆猫进杂物房,找些废弃的课桌椅,藏在教室外面的角落烧了,捡一些火粒装在炉子里;胆子小的,就只能不断的纠缠着家境富裕一点的公子或小姐,央求他们赠与一些碎炭,说是明天就还了,但至于明天是什么天气,也无从得知;大胆的是趁老师们不在,从窗口铁架的洞里挤进办公室,直接从老师们的火盆里“拿”木炭。我帮忙把过几次风,也挤进去过,后一次是被唐老师发现了的,后来的惩罚是什么,现在倒模糊着想不起来了。

秋的韵味出现在树林中。秋天的树,在南国,路边,山坡上,房前屋后多是榕树和青松等常绿植物,即便是秋,放眼望去,一派生机勃勃的葱茏!
在北方,树下铺陈一片金黄色的落叶。拾起一片来,细细端详,那清晰的脉络,那温暖的色调,使人不由惊叹
,这是树叶对大地的眷恋,对根的依恋,对树的回报?
而有一些树木,每到秋天霜打之后,树叶便变得火红一片,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扮美了起伏的山川,引来游客们驻足观看。

是啊,冬天来了,这对于这深深的大山,冬的脚步常常备先而止,倍感焦急,使迷恋秋的人们而无法适着。
季节悄然生长,人生起起伏伏,云水的故事,风月的传说,红尘深处的眷恋,在这深情满溢、情景交替的季节,抒写秋水长天的风情,展望冬雪飞舞的景像,将心涂满滨纷斑斓的色彩,在这片深遂高远的天空,站在这高高的翠矶山顶,鸟瞰这息养着我们的慢城风貌,想起那些风俗民情,山高路长,串起那些个美丽的曾经,寻觅在一方晴空下这个语染的初冬,默然静候,默言等待,爱染流年的岁月,惜怀曾经的苍桑,将一杯婉约吟成满纸风情,何尝不是一件快事。

大奇山是个夹杂着欢乐和恐惧的地方。恐惧绝大部分来源于它是祖祖辈辈死去了的人的后归宿,时间长、时间短,佛事过后,都要被一帮人推着嚷着就送进了墓地,几年之内间或会添加一些新坟。从书本上和听故事的时候,都会有诸如人刚死,魂魄未散,要绕坟7天,还要回家一趟再去西方极乐的段子,这在每次添了新坟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是不怎么敢独自去大奇山的。但恐惧毕竟只是少数,很快就又被不断的欢乐掩盖过了。家里的老黄牛很是卖力,常常是在上一胎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还没有被卖出去的时候,又有了下一胎,以至于我也被父亲叫出去放牛。夏天的时候,牧草茂盛。一般是早上6点多就起床了,我跟在二哥后面,二哥又跟在其他人后面,十几个人二三十头牛,在盘旋的山路上走着,自有一股气势,当时曾想过以后就做个养殖场,或许也能闯出一片天下。夏天也是庄稼长得茂盛的时节,这时候放养的难度较大,一般都是要在牛的鼻子上打个洞,用一根绳子牵着,直到他们吃饱。偶尔我们也会把牛群赶到河边上去,虽然草不多、也不肥厚,牛往往吃不饱。但夏天的河边却是我们的乐园。有偷偷怀揣着大号的鞭炮丢到河里炸鱼的、有小心翼翼从河边石块下面翻出螃蟹然后埋在沙堆里烧烤的、有窜进人家的玉米地里掰下还没完全成熟的玉米丢进火堆里的、有一边泡着河水里一边嬉戏打闹的……这样的结果是聪明一点的牛偷跑到农田或地里面,一直吃完了所有的庄稼才被我们发现,而我们的结果是回家被父母痛骂一顿,父母的结果是跑去受害人家里面,陪了损失还要道歉一番。秋冬季节,待所有的庄稼都入库以后,我们收紧的心终于可以完全放松了。任由牛群在大奇山四处散布着,大家一律躲进厚厚的柑橘园里面,轮流择吃里面的果子。也不用担心会被园子的主人发现,因为你从远处一望,齐刷刷一片黄澄澄的景象,点缀几个人进去,根本无从知晓。那段时间晚上回家,牙齿是酸的,吃饭都会隐隐作痛。当然也会因为打牌忘记了时间,后来总有几家的牛不知了踪影,找到很晚、找到哭了鼻子才能找到的情况发生。而那个时候,猫锐也还是会经常跟着我的。

秋的韵味展现在果园、田野里。
瓜果飘香,是对冬春夏的回报,秋粮丰收,金黄满坡,是对农者辛勤劳作的颁奖。秋收冬藏是世人生生不息的保障。

暮色似黑纱般轻柔地飘展而来,风也轻淡了许多,云中的彩霞也慢慢地被暮色包裹而去,顺着来时的台阶,只能慢慢地前行回家了,路也随着人的移动而动着,长长的台阶在身后也拖着长长的影子在飘移。人生何尝不是呢?就像这林中遮蔽着幽暗地台阶所经受的岁月历程,也曾感到苦闷彷徨,但当低头地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在动,而心似那自由地世界,怀顾而伟存、如此的清澈高远,又像那盛开着一朵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美丽。

直到某一年的某一个放学回家的路上,终于没有见到猫锐再出来接我。往常它都是蹲坐在桥边,远远看见我来了,就扑腾上来,绕着我扑打、撕咬,也有跳到我头上去的,直到我板着脸怒视着它,才肯罢休,才会很听话的又跟在我身后。后来知道是被父亲卖给了一个贩子,好像是50块钱罢;后来也知道是因为我考上了市里的高中,家里的压力又陡然间增加了许多。再后来,猫锐的影子在心里慢慢的就消散了,只有每次回家的时候,才会感慨起来。有时每在夜幕斜躺在阳台上,望着这城市的霓虹、听着周遭嘈杂的喧闹,又突然想起了猫锐;有时也很惶恐,现在有猫锐可想,但等到某一年的某一刻,那些不管在现在还是在儿时、不管是在春秋还是夏冬都叮咛你注意身体、那些为你在灶下生火做饭的人都不见了,连同那时候所有的记忆都渐渐模糊的时候,还会有谁可向我们想起?或许那时候,我也会像祖祖辈辈一样,去大奇山吧。

秋的韵味还展现在中秋夜晚,秋月圆圆,万家团圆,一桌家乡的饭菜,一屋欢声笑语,道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赞许和小康生活的向往。家人、亲朋相聚,人间温情浓浓。

离家的路长,回家的路短。不一会儿就下山了,确实是登山难,下山易,路是一样的,只是走法不同、走路的心情不同罢了。但无论怎么说,那只是心情而易,回家的路再长也觉近,离家的路再短也是长,我何尝不是呢。其实,苍茫的人生中,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

秋的韵味还挂在人们的脸上。面对秋天,人们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赞叹太平盛世的衣食无忧,感叹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展望中国梦的稳步实现。

这深秋初冬的经历已经够多了,但每到这个季节,还是觉得惊奇,么些让人怀恋的人和事都随着季节的交替而忘却,这些许是我登临翠矶山的事由罢了。

秋天的韵味是成熟的。如果说春天是一个少年,
他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往往带有几分盲目和青涩;假如夏天是一位青年,它往往带着青春的躁动去闯荡世界,遭受狂风暴雨的洗涤;而秋天,恰恰是一位成年人和长者。它已经没有春天的盲目和青涩,也没有夏天的躁动
,它阅尽了世间的得与失、荣与辱、繁华与萧条,看惯了世态的炎凉和人间的冷暖,从而变得更加恬淡,更加深沉,更加自信,更加成熟。

秋天的韵味是淡定的。因为它知道:生 、长 、消
、亡是世间万物的规律,该来的必然会来,不能阻止;该去的总归要去,无法挽留。虽然冬天即将来临,只不过是下一个轮回的开始。冬天过后,依旧会有春天,夏天,秋天……。

秋天是美好的,人生的秋天也是值得赞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