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短篇小说:天涯喵汪恋(7)

摘要:
小帅看着小柔美丽的身姿,但是他绝对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义感的。小帅晃了晃头说:这里的阳光不错,但是我不太爱晒太阳,我还是回狗舍当我的老大吧!说完,小帅不紧不慢地走了。陪我玩会儿,行吗?小柔恳求着

摘要:
在一家宠物收容所,几只小狗出生了。我可怜的小肖,我会想你的!宠物饲养员对着被卖掉的小肖道别,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着,不愿意离开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呜饲养员握着手中的纸钞,泪珠一滴一滴掉下来。小肖从

摘要:
喂,你们不要拉着我,不要随便说我!悦悦大叫着。派出所到了!小冲指着前面。汪!那只藏獒叫了一声。干嘛,吓死人了!悦悦斥责着他。走吧!别和这个坏女人吵架了。阿博微笑着说。悦悦显然心不在焉。突然,悦悦挣脱了

摘要:
又是一个早晨,阿博起了床,顺手从家门口拿起今天的报纸,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看着报纸。面包真好吃!阿博说出无心的自言自语。呵呵,这女的判了几十年,哟,还有这个杀千刀的妹子判了无限期。阿博得意地笑着,要是死悦

摘要:
小帅随阿博走进了猫舍。喵喵的声音千奇百怪,有的是开心的,还有的是不知名的愤怒,阿博到了3号小猫舍。猫妈妈看起来无精打采,只生了两个小猫崽。多可爱的小猫啊!小冲怎么会不喜欢呢?阿博用手轻轻抚摸着两只小猫

小帅看着小柔美丽的身姿,但是他绝对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义感的。小帅晃了晃头说:“这里的阳光不错,但是我不太爱晒太阳,我还是回狗舍当我的老大吧!”说完,小帅不紧不慢地走了。“陪我玩会儿,行吗?”小柔恳求着说。“我也无聊的要死,我是很讨厌猫的!”小帅也不看小柔一眼,“我的主人就是差点因为你们而死亡,不然他就不会把我养得那么强壮了!”小帅有点厌恶的看着小柔。“可那只猫毕竟不是我,我只是看你长得俊才肯理你,你居然那么不领情,讨厌卑鄙,不可饶恕!”小柔扔完话就走了。小帅没有一点遗憾,只是觉得更自在了。

在一家宠物收容所,几只小狗出生了。“我可怜的小肖,我会想你的!”宠物饲养员对着被卖掉的小肖道别,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着,不愿意离开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呜——”饲养员握着手中的纸钞,泪珠一滴一滴掉下来。小肖从小就是自己饲养大的,和自己有很深的感情,但是终究逃不过经销的危机,饲养员阿博望着这辆车中的小肖远去。“嘿!阿博,别伤心,该来的总会来的!”小冲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别难过了,又有几只小狗出生了,去看看那些可爱的小家伙吧!”小冲同感深触的说:“还要给他们取名字呢!还有很多要忙呢!快点吧!”阿博擦了擦眼泪,“恩,好吧!”

“喂,你们不要拉着我,不要随便说我!”悦悦大叫着。“派出所到了!”小冲指着前面。“汪——!”那只藏獒叫了一声。“干嘛,吓死人了!”悦悦斥责着他。“走吧!别和这个坏女人吵架了。”阿博微笑着说。悦悦显然心不在焉。突然,悦悦挣脱了他们,跑往了人来人往的菜市场。“站住,别跑!”小冲赶紧跑过去。还伴随着一声声狗叫。“啊——救命啊!”悦悦跑着。“啊!”悦悦的腿被藏獒咬到。“好痛!”悦悦还是不停地跑着和呻吟着。“啊,好痛啊!”悦悦抹着泪,一瘸一拐地跑往那个岔道。“完了,抓不到她了!”小冲感叹道。“算了,她挺可怜的,随她去吧!”阿博叹息着。

又是一个早晨,阿博起了床,顺手从家门口拿起今天的报纸,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看着报纸。“面包真好吃!”阿博说出无心的自言自语。“呵呵,这女的判了几十年,哟,还有这个杀千刀的妹子判了无限期。”阿博得意地笑着,“要是死悦悦能被判个死刑,这口恶气才能咽下去,可怜了小冲….”顿时,阿博傻了眼,急忙丢下面包,赶紧骑着自行车去外面。报纸上分明清清楚楚的写着“黑贝咬伤抚养多日主人、昧着良心到底为何事?”阿博丢下自行车,急忙打好的士。“那黑贝就是小肖,我也太傻了,明明到买主那里要几公里,唉——还好我知道那买主的家,对小肖留恋的很,不然…..”的士扬长而去。“麻烦你快点,师傅,我有急事。”阿博真的非常担心。“这可不行!”师傅笑嘻嘻说,“就算为了女朋友,那也不能这样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嘿嘿,小姑娘一定很美吧?瞧你急成这样!”“这人还真色迷迷的,这司机也忒不像话了!”

小帅随阿博走进了猫舍。喵喵的声音千奇百怪,有的是开心的,还有的是不知名的愤怒,阿博到了3号小猫舍。猫妈妈看起来无精打采,只生了两个小猫崽。“多可爱的小猫啊!小冲怎么会不喜欢呢?”阿博用手轻轻抚摸着两只小猫眯。小帅进到了里面,起初,他还防范着他们,觉得他们没有攻击性后,才肯舔一下小猫咪。“喵——”那只小猫温柔地叫了起来,声音是多么柔和,只不过眼睛还闭着,没能看到小帅。小帅似乎被陶醉了,他向猫咪亲切的问道:“你现在还好吗?”小帅关心着她。“还——好!”小猫做出了回答。阿博挠挠头说,你们在聊天吗?那我不打扰了,小帅,如果觉得无聊就跟我出来啊!“小帅对小猫咪说:”我的大恩人小冲主人很讨厌你们,他上次和我聊天说‘唉——当初还以为猫是多么天真无邪啊!到后来却无情地用爪子抓我,害的我进医院打狂犬疫苗花了好几千。那时候我几乎快破产了!小帅,你知道吗?我是怎么靠我的工资熬过来的…’我也讨厌你们。“小帅对猫咪说完就走了。那只小猫眯表示很无奈,但是不管她怎么睁开眼睛,始终也看不到他。

“谢谢!”悦悦拿着一杯水在一旁悠闲地喝着,“真的很感谢你,肌肉也缝合好了,我该回去了…”悦悦说完转身就要走。“唉——先别走啊,你不是很讨厌那些人吗?”莉莉有些着急了,“我可忍受不了他们欺负你,我给你做主!”莉莉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强大的震动使一只老鼠震惊而跑出来。“啊!”悦悦吓死了,差点摔倒。“我可真是倒霉啊!红颜薄命啊!”悦悦感到生不如死。“好了!别傻了。”莉莉无辜地说。“那我要到哪里去工作啊?”悦悦擦擦泪水,“反正我不怕苦,只要不送到我亲戚那里就行!”“好,你就去那边吧!”莉莉拿起一张海报,上面精致的细纹,显得十分耀眼。“什么!”悦悦突然笑了,“我去当明星?”她又转瞬即逝地难过说:“这怎么可能?”悦悦说着又哭了,“我不可能的,我五音虽然全了,唱歌也不错,但我…唉!就是不可能嘛!”悦悦盯着海报,心里有无限的失落感。“没关系,你能面试成功的!相信自己吧!”莉莉拍了拍悦悦的肩膀。“那好吧!”悦悦站起来。“啊!”悦悦的脚又扭了,“哎呀好痛啊!”悦悦泪流不止,“呜,怎么又扭了,我的腿还没痊愈呢!”悦悦用拳头打着地上。“怎么会那么倒霉,红颜薄命啊!”莉莉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狗妈妈不停地舔着自己的小宝贝,就算是对自己信任的饲养员也不让他们捧自己的宝贝。“好了!蒂拉!”阿博安慰她,“你多休息吧!”小冲指着中间刚出生的小狗,说:“好丑!”小冲故意装作要吐的姿势。阿博说:“那叫他小丑吧!”他挠挠头。“嘿嘿!这个名字好!”小冲叫着,准备抱起这只小狗仔细打量。“别动!”阿博说,“小狗刚出生时不能抱的,会抹掉他身上的黏膜,狗妈妈就是靠这个来辨别小狗的!不然以后会不疼他的!”可惜已经晚了,小冲已经抱起了小狗,“呵呵,没关系的,哪有什么黏膜啊!”小冲果然是一个粗心又是新手的饲养员。“哎呀!”阿博头疼着说:“这只小狗以后要我们亲自照管他了,狗妈妈不会疼他了!”阿博想起了小肖,小肖的母亲只生下了他一个,然后就死了。狗爸爸又不疼他,经常咬他,可怜的小肖只能尽力讨好他。可惜饲养员还不知道小肖爸爸对他的态度,疏忽了他。小肖每天只能吃爸爸剩下的饭粒,没吃过一片肉。想吃香喷喷美肉的他,去抢其他小狗的食物,被咬得惨不忍睹。饲养员小冲发现后,教训那些咬小肖的狗狗。“叫你们欺负他!”小冲还打死了那只咬得最狠的小狗。还在老板面前说:“那是死有余辜,谁叫他欺负小肖的!我赔钱!”他把纸钞放在老板桌上,看也不看一眼就走了。阿博和小肖就对这只小狗特别好,天天吃到肉,把小肖养的又高又壮。连做错事批评他也舍不得。就这样宠坏了他,无恶不作,最后老板教训了他,并把他卖走了。…

“呜——真的好痛!”悦悦躺在垃圾桶旁边,不停地哭泣。“血,血流的好多!”悦悦被满手的鲜血吓得魂飞魄散。拿开手,一大块肉全被藏獒咬下来,还透着阴森的白骨。“我真的好痛,我就是一个孤儿!我要死了!我没亲戚,他们都是让我做牛做马长大的。我该怎么办?”悦悦大声喊着。说着便晕了过去。

“给你钱,不用找了!”小冲急匆匆地跑去。“这年轻人还真不像话,为了一个小姑娘何必嘛?”司机数着手中的纸钞,不亦乐乎的笑笑,“要是能多碰上这样的那就好了。”

2情人节到了,猫猫狗狗们似乎也知道了,都很好动。小冲今天也很兴奋,他跑到小帅面前,蹲下,”小帅,你知道吗?今天是我能改变以后所有日子的时候,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追到她,以后会多一个人陪你玩。“小冲穿着正经的西装,手捧一束鲜花,”这些东西花了我不少钱,不过为了以后也不算什么。呵呵,小帅,祝福我啊!“小帅把爪子放在小冲的肩膀上,吐着舌头,叫了一声。”有了你这份祝福就足够了!“小冲兴致勃勃的走出家门。”对了,小帅,今天我一天都可能不会回来了,一天的狗粮我全放好了。自己玩啊!不要添乱!“小帅听了这话立刻高兴起来。以前小冲不让他乱蹦乱跳,这个碰碰,那个抓抓的,今天终于可以玩个痛快了!今天还有一大堆狗粮,饿了自己吃,多么好啊!小帅跳下沙发,走进厕所。”这个地方有点丑啊!“小帅说,”不过我们狗狗就喜欢那么臭的!“小帅看着大浴缸,”这是什么东西?“他想跳上马桶再跳进里面。结果跳上马桶时,才发现护板忘记关了,一个趔趄掉进里面。”哎呀!真好玩!“小帅游来游去,”只不过这游泳池太小了。他想上去了,可是周壁太滑,爪子也打滑。“可恶!”小帅鼓足力气使劲向上跳去,跳进了浴缸里。“哇!这空间好大哦!”小帅惊呆了,“太好了,就算跳也能跳得出去。先玩会儿吧!”小帅说道。“咦,这是什么?”小帅打开水龙头,水哗啦哗啦地流出来。由于外面的温度太高,水也变得很热。“呜——怎么办啊!”小帅费力地旋闭水龙头。“其实也挺不错的!”小帅满足地说,“真好玩,水温还那么合适,洗澡一点也不像其他小伙伴们说的那么恐怖啊!”他悠闲地游来游去,“这是什么东西,上面还印着狗狗的图案?”小帅用爪子拉开它,“恩——真香啊!”小帅贪婪地闻着。他倒了一点玩,满池都是香喷喷的。

“这样不太好吧!”小冲迷茫的眼睛盯着阿博。“没关系的!”阿博手里拿着三只香,桌前放着一面镜子,镜子上贴着悦悦的照片。旁边的鬼符还没烧完,在铁盆子里吱吱作响。“这会出人命的!”小冲说着就要组织阿博。“没关系的,她害你那么惨,就算是死了也死有余辜。”阿博哼了几声,把香往镜子上拜。“可是悦悦很可怜啊!”小冲的心又开始软了,“算了吧,在所难免的呀!”阿博把香扔到地上的铁盆子。“深林人不知,用树叶埋好走人吧!”阿博冷漠地说,“我就不信她不死!”“做人不能这样啊!”小冲有点伤心地说,“你跟谁学的啊!那个人肯定没出息!”小冲撇着嘴说。“你可不能咒他!”阿博肉若有所思地说,“墨墨去社会拼搏了,是富是贫还不知道,但他有钱了会来找我们的!”阿博突然微笑起来。“恩是的,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小冲也微笑起来。

“喂,阿博!”小冲没大没小的拍拍阿博的脑袋。“哦!”阿博终于回过神来,“额,好吧,就叫小丑…”小冲笑着说:“既然他妈妈不疼他,我就当他爸爸吧,虽然他很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我太善良了吧!”小冲紧紧握着小丑,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狗舍里有狗打架,莉莉,快来帮忙啊!”阿博和莉莉跑进狗舍里。“你是个坏小孩!”莉莉拎起希希,“每天打架,不累啊!很厉害吗?有本事来咬我啊!”希希不但不低头认错,还从鼻子里吐着气,表现的很不满足。“打了别人还不认错,你个土匪,隔离——”莉莉把他放到空无一狗的小隔离室。希希不停叫着,他狠毒的眼睛盯着莉莉,似乎想报复她。小丑已经一周了,金黄的狗毛镶嵌在全身,小冲待他很好,经过了老板的同意带到家抚养,教会了他很多,比如不要随地大小便等等。小冲今天带着小丑来到狗狗收养所见阿博。“阿博,你看!”他指着手上的小狗说,“怎么样,现在一点也不丑,和我呆在一起还变帅了呢!”阿博说:“好像是哎,呵呵,你抚养的真不错啊!”阿博突然醒悟,“哦,对了,隔壁的小猫也出生了呢!”“真的啊!虽然小猫很可爱,但不忠诚,我讨厌他们。还有,小丑现在不丑了,叫他小帅吧!”小冲急躁的说。“好啊!”阿博笑着说,“其实猫有时候也很忠诚的!”阿博说,“名字我都取好了,小猫很健康,不介意的可以和我一起去看一下!”“我才不要看呢!”小冲撇着嘴,“小帅,你也不想去看,对不对。”小帅看着小冲摇了摇头。“呵呵,他想认识一下他们,那就和我走吧!”阿博说。“好吧,我讨厌猫,我先回家了,你就先照顾他吧!”小冲走了,“记住,不要让他被猫抓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没有你粗心!”小帅在旁边跟着阿博进了猫舍。

“咦,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女生?”宠物收养所的工人莉莉看着她。“不好了,出人命了!”莉莉拨打了120。

“艹,这岔路怎么那么多,走哪里好啊?”阿博可急了!“这农村花花草草那么多,连路况都给盖住了,怎么找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过来。“等等,大哥,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人买了一只黑贝,被咬伤了?”那年轻的小伙子想了想,说:“哦,我知道,就在前面转弯!”“好好,谢谢大哥!”阿博立马跑去。这路上狗还那么多,自卑的有、故意找茬的也有、全身凌乱的也有、就连组成“狗军大队”的也有。

“小帅,我回来啦!”小冲异常高兴,他走进厕所,“呵呵,小帅,你洗澡了啊!”小冲高兴地笑着说。

“这是哪里,我…”悦悦醒过来了,迷惑不解地说。“你好,我是莉莉!”莉莉拿着一杯白开水说,“你怎么回事?”悦悦不好意思地说:“我,我被藏獒咬了…不小心的!”“哦!”莉莉说,“你现在没事了,不要大惊小怪!”莉莉温柔地说。“可是,我没有家…”悦悦哭了起来。“那…你住我家吧!”莉莉笑着说,“不过你也要去打工,你可以陪我去打工!”“好啊!”悦悦说。突然,悦悦的头脑爆出了一连串的警告,想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臭婊子,一天吃一个包子就够了,还敢偷我的面条!”悦悦的二叔手里拿着棍子对着悦悦说。九岁时的悦悦饿极了,不停地吃着偷来的面条。“好啊,还敢吃我的面,你个畜生!”二叔拿着棒子打下去。“呜——”悦悦一边饿极了地吃着面条,一边忍受着二叔的痛打。“知道没,偷钱包就这样简单,可不要给我出差错。不然我就像你二叔一样扒了你的皮!”舅妈告诫着悦悦。“知道了,我!”悦悦不停地抚摸着手上被拉开的皮。“有小偷!”一个女士的包被悦悦偷了,悦悦飞快地跑着。别人还帮女士一起追。“啊!好痛!”原来有一个人扔过来了一块石子。走进岔道小巷连忙脱下衣服,反着穿上。扎好原来松散的头发,用湿巾擦好很脏的脸。有过经验的悦悦一分钟之内搞定,别人都认不出来了她。一次被抓进了派出所,满期时出来。“臭婊子,你不知道我们十个你的亲戚都靠你吃饭吗?我快饿死了,这一年。看我不打死你!”悦悦又惨遭毒手。二十七岁的悦悦骗完男人的钱只给亲戚。自己一天只吃一个包子…“啊!——”悦悦回过神来,几乎快疯了。“这什么破亲戚啊!就是土匪!土匪!”说着说着又晕了。“悦悦!悦悦!”莉莉摇着她,“医生!”

阿博找到这里,使劲拍着门,大喊:“开门开门!”阿博非常焦急。“谁啊?”一个手拎沾满血色菜刀的大汉板着脸说。阿博看着大汉后面的一大群被关在笼子里的狗狗,心中就已经知道了。外面的围墙密不透风,没有窗户,整个院子是个封闭形。原本种着的花儿枯萎在花盆也没有拿掉,地上洒满殷红的血泊,几个狗头掉在地上,几条狗身子挂在吊钩上。连灯泡都那么暗淡,橙色的暖色白炽灯,让可爱,本来不该死在他们手上的狗狗们吓得不禁瘫痪。后面拴着一条伤痕累累的黑贝。阿博知道,这就是专门卖狗肉的人们,可是老板不会把狗卖给杀狗大队的呀!会很仔细的调查身份的,可是上来买狗的不是穿的很体面的高富帅吗?

阿博准备救这些狗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