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大树西迁》荣获第三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

中国是一个戏剧大国,剧目繁多,浩如烟海,这在世界戏剧史上十分罕见。旧时演员动辄能演数十上百出戏,且往往没有文字剧本,不经排练,表演时直接“台上见”。民间戏班的剧目数相当可观,观众任意点戏,艺人立马演出。不少戏班一年能演300多场戏,剧目绝少重复。传统戏剧的编演能量令人叹为观止。中国戏剧是如何创造这些奇迹的?演员有什么样的表演“绝活”?其中的奥妙在于我国戏剧创出了一种特殊的无形剧本——口头剧本。

一个女的抓小三的故事,没劲。
一个女认识一新朋友然后发现他是自个儿的小三,见怪不怪。
一个女的认识一新朋友发现她是自个儿小三,并且和老公有了一个男孩,这是电视剧。
一个女的认识一新朋友,在这朋友的巧合下解决了一小三,结果发现这朋友也是自己小三,并且和老公有了一个男孩,并且她俩算是一块干掉了那小三。
这是一个多么狗血的天涯帖子。最终变成了浮城迷事。
梅峰老师是电影学院的教授,春风沉醉的夜晚是我最喜欢的本子,也是他拿下戛纳电影节的本子。
因为他的熟练,他知道怎么做戏剧冲突,所以戏剧太冲突了。
但是娄烨还是娄烨,他镜头底下的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的样儿,笨女人和聪明女人,还有王八蛋男人。
聪明女人知道怎么拿石头砸小三然后回家亲自个儿老公,笨女人哑口无言却最终得到了家庭。聪明女人发现男人一而再再而三所以干脆自个儿过自个儿的在酒吧夜夜笙歌。笨女人终于有男人陪自己过夜,那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童庄村文艺宣传队剧本集
  《杞乡姻缘》(配乐剧)
  剧情简介:一对农村男女青年的爱情故事。
  人物:黄万金,男,五十二岁,农民企业家。
  杨桂花,四十八岁,黄万金之妻。
  香香,十八岁,黄万金之女。
  三嫂子,农村小媳妇,香香堂嫂。
  胡三,男,四十三岁,绰号胡喧,丑角媒人。
  兵兵,男,二十二岁,农村退伍青年,香香对象。
  兵兵父,五十五岁,农民工。
  兵兵母,四十八岁,典型的农村妇女。
  村主任,男,四十三岁。
  第一场:情思
  时间:盛夏,枸杞采摘季节。
  地点:香香家枸杞园。
  香香唱:转调:家有枸杞三亩半,串串枸杞真鲜艳;红格朗朗一大片,真叫人心中好喜欢;急忙来到枸杞园,手脚麻利摘得欢。
  转岗调:刚才村主任站面前,递给我书信仔细观;原来是部队信一件,兵哥的情思在里边;不能当众把信看,悄悄躲在树下边。
  三嫂子疾步走来:啊哟哟,香香,谁给你来的信啥,拿过来嫂子看看?!
  香香羞答答地:我才不给你看呢!
  三嫂子哈哈大笑:哼,你不说我也知道!准是你兵哥哥来的吧!啥内容啥?能念给嫂子听听吗?不会是情书吧?
  香香羞红了脸:我才不给你念呢!
  三嫂子:算啦算啦,不念我也能猜出几分!肯定是哥哥长来妹妹短,甜言蜜语一大篇;香香看后羞红了脸,绵绵情思赛蜜甜!
  小曲景:22
  三嫂子边摘枸杞边唱:香香今天羞答答,喜鹊枝头叫喳喳;准是已有心上人,看她笑得多开心!
  转岗调:年轻人都有这一天,我也早过了这一关;鸳鸯戏水成双对,爱情路上比翼飞。
  (画幕转)某军营。
  兵兵唱: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觉入伍两年整;部队就像大学校,学到技能真不少;战友如同亲兄弟,五湖四海到一起;即将退伍离部队,难舍难分战友情。
  (整理军帽、衣领):哎,不知香香收到信了没有,怪想她的!
  岗调:半年没见香香的面,梦里常把她思念;她一定在家把我盼,早日回家把婚事办;我一定好好来表现,争当模范把喜报传!
  (紧急集合令,兵兵快步下。)
  第二场:妇唱夫随
  时间:冬闲时节。
  地点:黄万金家。
  杨桂花:(手拿扫帚扫院子,嘴里哼着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恩爱把家还……
  喜气洋洋道:树上的喜鹊喳喳叫,今天我心情特别的好;昨天胡三把话传,说领个好小伙子来家转。聪明人一听就明白,这是要给我家香香说对象呢!
  (眼看着女儿要嫁人,唉声叹气):唉,女大不中留啊!也不咋个话,香香昨天一见胡三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好像不高兴这门亲事。这不,前几年谁见我掂个扫帚扫院子呢嘛!每天早上我们老两口睡得正扯呼呢,香香就把院子扫了,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他谁不说我杨桂花教子有方,是个有福的人!也不是我往众人谝嘴呢,我养的两个丫头,一个比一个知事,一个比一个勤灵。见了人,大是个大,小是个小,谁见谁喜欢!自从她们姊妹三个能干活,谁见我朝洼子里迈过一步是?唉,管她绕毛不绕毛,反正也没人看见,我得帮我的娃娃挣足脸面,不要叫别人说我白养了两个个大丫头,屋里窝窝囊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又是几声喜鹊叫,喜从心来,几句黄梅戏唱罢,自言自语道):嗯,胡三说小伙子很精干,深圳上海跑了个遍;贩过枸杞捣过蛋,资产起码过百万!可不能叫他小瞧了我家香香!嗯,院子要扫得净净的,玻璃要擦得明明的;家具抹得亮亮的,被褥叠得齐齐的;床上铺得软软的,床单抻得展展的;屋里喷得香香的,地上拖得光光的。嗯,也多亏了我家香香爱干净,老打扫着呢,这不,三下五除二,屋里屋外拾掇得干干净净,省得我老婆子气喘马虎地忙活半天呢!
  (忙活半天,一看墙上的表,时候不早了,忙催着里头屋里看黄梅戏的老头子上街买点菜去,好招待胡三一行):哎,我说娃他爹,你看看都几点了,你还有闲心听看电视呢!还不快去买点菜啊肉的,好招待人家胡三啥!
  黄万金:摘掉老花镜,揉揉眼睛,重新戴上,学着黄梅戏里头的腔调,应声而来):哎,来了来了!我说夫人你别喊,老汉我立马到眼前。你切菜来我捣蒜,夫妻双双来做饭!
  杨桂花:(听着丈夫油腔滑调的唱词,扑哧一笑,嗔怪道)你都望望嘛,我这个老汉,越上年纪别越木个正形形子!一天像个娃娃头,嘻嘻哈哈木个完!我给你说,今天胡三要带人来提亲,成与不成,你可得给我正经点,别叫人家拿下眼瞧了,传出去对咱香香不好!你没看昨天香香那个样子,一见胡三来,耷拉个脸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这都啥时候了,还躺在床上不动弹!你先到街上买点菜,待会儿我好好劝说劝说娃。
  黄万金:(连打几声哈欠,满不在乎地说道)我看也是!胡喧胡喧,满嘴冒烟!也就你个妇道人家信他的鬼话!深圳上海跑了个遍,贩过枸杞捣过蛋,资产起码过百万!我就不信他一个毛头小伙子能当上百万富翁?我黄万金扑腾了大半辈子,也没挣够一百万,全天下就他日能得吃了柳条耙筐呢!怕是他个胡喧给人保媒挣钱想疯了,要么就像有个笑话里头说的一样,说小伙子眼下没啥,实际上是个塌鼻子,还说小伙子干啥都是一把好手,其实也就是个独臂老人!你也不打听打听他这几年保成了几个媒?前年往包头贩人,差点蹲了班房子,还狗改不了吃屎!
  杨桂花:(一听老汉冒粗话,白了他一眼道)你甭说话这么不吉利!胡喧胡喧,兴许这次是人家时来运转!我就不信他胡三敢在你鼎鼎有名的黄万金跟前胡喧?再说,好狗不咬上门的客,你我也没啥损失,来就来吧,先看看再打听也不迟!(说着,递给老汉一个菜篮子,推推搡搡要老汉出去买菜)记得早点回来,顺便把大闺女和大女婿叫回来,帮忙参考一下!可别忘了!
  黄万金:唉,夫人的话,是圣旨,字字句句记在心;交代的事,全记清,老汉我这就去执行!一句话,妇女提高了,男人苦糟了!
  (提溜着菜篮子出屋门,自言自语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真是没办法。小女儿大了,上门提亲的,门槛都踏烂了!这都是为人父母的责任呐!边走边唱《好汉歌》说走咱就走,风风火火闯九州……)
  杨桂花唱:桂花我今年四十八,辛苦拉扯三个娃;个个知书又达礼,人人羡慕人人夸。
  转调:大女儿县城做生意,儿子考研有志气;单盼我的香香娃,婚姻顺利不受欺。
  转小四景:丈夫办了个红枣厂,一年四季赚钱忙;家里的三亩枸杞园,全凭香香一人干。
  转岗调:眼瞅着钟表滴答答转,不见香香来言传;老汉去了老半天,电话不见人不还;急得桂花团团转,忙去里屋把香香劝!
  黄万金边走边唱:城镇化,真方便,一会儿工夫菜买完;女儿女婿忙赚钱,叫我回家先看看。(悠然自得进院门,继续唱)
  县城今天开交流会,不是有事我还不回;老婆电话几遍催,说胡三已到了村委会。
  尖尖花调:万金今年五十二,事业有成名气大;妻贤子孝好前景,感觉越活越年轻。
  转岗调:人逢喜事精神爽,女儿的婚事有希望;进门忙吧老婆喊,你看我能干不能干;交代的事情全办完,稍息立正请检验!
  杨桂花:(笑着接过东西,给老汉端上一杯热茶)老汉办事我放心,端上茶水表心情。娃他爹,你先歇歇气,我拣完菜,你给咱露几手!
  二人唱:你炒菜来我做饭,今天吃个喜庆饭;七个碟子八个碗,管叫他胡三没包弹!
  第三场:媒人出场
  胡三边往香香家走边唱:名字叫胡山,排行我老三;外号胡半仙,能掐又能算;众人叫我是胡喧,票子到手(拈钱状),哼,管他妈的蛋!
  白:诶呀呀呀,也多亏爹妈当年精工又细做,给我胡三装上了这张能说会道的嘴。虽然模样不咋地,混吃混喝,嗨,过的也是好日子。谁家养着大娃子,见我甭提多客气。一到冬闲,我的好日子就会到来,天天都是好酒好烟。上天言好事,多说好听的;做个猴下山,红包不间断。一张好嘴吃四方,胡三我心里亮堂堂,亮堂堂!(伸出大拇指,自夸自)嗨嗨,这就叫本事!本事呀!
  唱:红日当空照,胡三我乐淘淘;保一个大媒挣几百,好吃好喝赚外快!
  唱:上天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婚。胡三能谝又能喧,哄得女儿家嘟噜噜转,嗨,嘟噜噜转!管他三七二十一,凑合到一起就算完;吃上喝上钱拿上,管他谁家子来骂娘!
  白:嗯,时间不早了,肚子么也饿了。(拿鼻子嗅嗅,闻出一股炒肉片的香味)先来点上一支烟,盘算一下该咋办?
  唱:千里姻缘一线牵,看我胡三给他喧;哄得桂花团团转,不觉来到她家院。万金,桂花,胡山来了!(朝院里喊叫,听见狗咬,吓了一跳)
  第四场:兵兵一家
  兵兵母边扫院子边唱:富贵由命天注定,生儿养女不由人;穷汉家庭娃子多,一连三个愁死我;老大老二已成家,日子过得还不差;三儿兵兵已长成,入伍快有两年整。
  岗调:至今不见他对象的面,急得我老婆子干瞪眼;日里想来夜里盼,给我的三儿把婚事办。
  转岗调:儿大不由娘来管,不知兵兵是啥打算;老汉出门大半年,也不知挣了多少钱;大否小事他不管,撇给我老婆子怎么办?
  白:唉,我那个死老头子是个木匠,为了三个娃子能成个家,快六十的人了还在工地上打工呢!前几天打电话说上冻了就回来。眼看着兵兵也快复原了,这冷冻寒天的,他一个人窝到工地上也不咋个样啥?眼瞅着队上和兵兵一样大的小伙子一个个成家立业,娃娃都能打酱油了,这叫我这个当娘的心里实在是不好受!老两口窝窝囊囊一辈子,可不能教我的三儿再跟着我们受窝囊气!昨天夜里做了个梦,梦见他爹拿着厚厚一沓子钱,朝我走来,说是年底给兵兵把婚事办了,他也好光荣退休,享受享受。唉,人都说梦是反的,钱不钱的不要紧,关键是死老头子赶紧回来,看过几天兵兵复原了,他作何打算。
  兵兵父回家路上唱:电话里头说不清,只听得老婆子念皇经;缠三倒四没个完,催我把兵兵的婚事办。
  转岗调:这下挣回了一沓子钱,老婆子肯定笑开颜;过几天兵兵一复原,就把他的婚事办。
  白:诶,说着唱着,这就到家了。老婆子,你看看谁回来了啥?
  兵兵母:(猛然一惊,朝大门望去,见丈夫回家,喜极而泣)哎呀呀,娃他爹,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个死鬼死到外头,不回来了!你心里头还有这个家呢嗷?
  兵兵父:(嬉皮笑脸进了门)你看看,老了老了,还就越越没出息了,尿蛋子咋就这么多呢?!来来来,你看看这是个啥?(掏出厚厚一沓子钱,往老婆子手里塞)
  兵兵母:(掀起衣襟擦擦泪,吃惊地接过钱,转悲为喜)死老头子,还不快进屋,看你两个耳朵都冻得红红的,小心冻感冒了,打针吊药花大钱呢!
  夫妻二人进屋,兵兵父发自内心地歌颂党的好政策:如今党的政策好,农民地位在提高;吃得好,住得好,工资一分都少不了;节假日,有活动,回家还有专车送;党的恩情比海深,叫声老婆子哎,向着北京鞠个躬!
  第五场:光荣退伍
  回家的列车上,兵兵佩戴军功章,深情地唱:美丽河山多锦绣,祖国建设跨骏马;当一名人民解放军多光荣,离别部队我心里难受;辉煌岁月在眼前,历历在目难忘怀;挥泪告别留恋的军营,难舍难离的战友。
  白:不管走到哪里,战友情,兄弟谊,时刻记心里;这飞驰的列车啊,请你慢一点,慢一点,让我看上部队最后一眼;车轮,飞快的旋转,泪水,模糊了双眼;啊,我亲爱的部队啊,再见!祝您永远雄壮,永远辉煌!面对未来,我将永葆军人本色,把部队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用学到的本领建设家乡。
  (画幕转,回家的大路上)
  抚摸着军功章,豪迈地唱:雄赳赳,气昂昂,回到了家乡;整整服装进家院,面朝屋里喊声娘。
  白:爹,娘,我回来啦!
  父母喜出望外,迎接三儿归来。父亲接过儿子行李,母亲眼含热泪摸着儿子的脸唱:三儿当兵整两年,如今复原站面前;摸摸手,摸摸脸,母子情深割不断;叫声我儿快进屋,热茶热饭桌上端。
  三人相跟进屋,兵兵自豪地唱:告别父母和爹娘,我到部队把兵当;没辜负两年好时光,抗震救灾得了军功章;争当模范入了党,立志报效咱家乡。
  起立接过母亲手中茶,自豪地说:复员回家之前,部队首长给家乡所在地领导写了份推荐信,建议他们在今年年底村委会换届时举荐我当村支书,带领大家来致富。如果如愿当选,我将用部队所学本领带领大家共同致富。马上快要换届了,我得抓紧时间准备,先写一份竞选宣言。
  第六场:约会
  时间:寒冬
  地点:村头大桥
  兵兵手拿玫瑰焦急地等待香香赴约,内心欢喜地唱:手拿一束玫瑰花,站在桥头等着她;相恋三年半,咋还不见她的面。
  小四景:树上的喜鹊叫喳喳,兵兵我心里乐开了花;想起香香肉麻的话,兵兵我禁不住羞答答;一边想来一边看,熟人问起咋个办?坐着等,站着等,咋不见她的面影影。
  香香手拿一件给兵兵织好的毛衣,边走边唱:给爹妈撒了个谎,说到县城转一转;急急忙忙出家院,赶到桥头把他见;兵兵哥打小就聪明,老是班里的第一名;相貌端庄人潇洒,人人见了人人夸;香香我越想越喜欢,恨不得一下飞到他面前。
  小四景:高中毕业参了军,部队里面树标兵;早上他给我发短信,说有话说给我来听。

9月6日晚,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在曹禺先生故乡湖北潜江揭晓,共有8部作品获奖。由我省剧作家创作的3部作品《朱安女士》、《红旗渠》、《大红灯笼》同时获奖,创造了该奖设立以来一个省份同时获奖数量最多的全国纪录。

10月28日,第三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颁奖典礼在曹禺故里——湖北省潜江市隆重举行,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牧,湖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尹汉宁等领导出席典礼并为获奖作者颁奖。由著名剧作家陈彦创作的反映我校西迁的秦腔剧本《大树西迁》一举夺魁,荣登获奖作品榜首。

长期以来,民间一直有“提纲戏”的表演传统,所演剧目没有文字剧本,唱词、念白、唱腔及舞台动作均由演员即兴发挥。我们把这类在表演中生成、使用,以口头为传播媒介的剧本称为“口头剧本”。口头剧本不立文字,口耳相传,是中国戏剧非常古老而珍稀的文化遗产。

娄烨是拍真床戏拍的最好的国内导演,没有之一。【之所以强调真是因为有个导演叫张扬拍了个东宫西宫,美的一比,可是床戏只看得到一个人】

据了解,本届评委会收到了全国各地推荐的近百部参评作品。经过专家评审,有20部作品入围。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最终有8部作品获奖。除了我省3部作品外,还有《将军道》、《与妻书》、《生命档案》、《乌蒙山》、《米脂婆姨绥德汉》等5部作品获奖。值得一提的是,《朱安女士》名列榜首。

1980年,我国创立全国优秀剧本奖,后又相继改为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中国曹禺戏剧奖•剧本奖,从2005年起,这一奖项改称为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由中国文联和中国剧协联合主办,每两年评选一次。今年,各地剧协共推荐了2008年-2009年发表、演出的75部作品参评。

口头剧本最早可追溯至先秦优戏。优的表演以言辞便捷、即兴调谑为特色,缘事而发,或讽谏,或娱人。在中国戏剧发生期,最早的演出形式可能类似后来的“提纲戏”,无文学剧本可稽,全凭伶人临场发挥。汉魏、唐五代的参军戏、宋杂剧、金院本都采取了这种演剧方式。

欢乐颂选得好。

豫剧《朱安女士》由我省剧协副主席、著名编剧陈涌泉创作,是我国第一部描写朱安与鲁迅不幸婚姻的戏剧作品,写出了社会大变革中一代人的命运;话剧《红旗渠》由我省著名编剧杨林创作,以独特的视角和全景式的叙述方式描绘了林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开凿“人工天河”的艰难历程;晋剧《大红灯笼》由我省著名编剧贾璐根据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改编,通过讲述民国初期3个女人的故事,揭露了封建男权社会和封建宗法制度对女性的压迫与摧残。

经过专家评审,秦腔《大树西迁》、高甲戏《阿搭嫂》、豫剧《大明贤后》、话剧《知己》、滑稽戏《顾家姆妈》、话剧《矸子山的男人女人》、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儿童剧《古丢丢》共8部作品获奖。

宋元时期,说唱伎艺繁荣,直接催生了口头剧本的形成。从书场至舞台,从说书人的“说法现身”至伶人的“现身说法”,是我国戏剧生成的重要路径。南戏、元杂剧中诗词赞语的运用和即兴插演等均可从说话艺术中找到根源。比较当时的话本和剧本,不难发现,两者在演出脚本的即兴编创、诗词赋赞的程式化套用以及故事题材的提炼构建等层面均有高度的相似性。说唱伎艺要早于戏曲的成熟,这种相似性当然是戏曲传承说唱的结果。

亮点不多,缺点不多。

1980年我国创立全国优秀剧本奖,后又相继改为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中国曹禺戏剧奖·剧本奖。从2005年起,这一奖项改称为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由中国文联和中国剧协联合主办,每两年评选一次。(记者
刘洋)

以交大西迁为背景的秦腔现代戏《大树西迁》,是陈彦呕心沥血的力作,2009年5月公演后,社会各界观众好评如潮,文学界、戏剧界专家学者均给予高度评价,被誉为“一部壮写共和国知识分子的英雄史诗”,被文化部评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本”,入选“2008-2009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初选剧目”,荣获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中国戏剧奖优秀剧目奖”,第十三届“文华优秀剧目奖”。

我国戏剧界强调剧本是舞台演出的基础和依据。在中国戏剧史上,剧本与演出形成内在关联,以文学剧本为主导的表演体制的出现,其实是比较晚近的事情。宋之前的戏剧估计均无文字记录本。南戏是中国戏曲史上第一种成熟的戏曲。据俞为民研究,南戏的原始文本并非今天看到的《张协状元》这样完整的文字演出本,而只是一个梗概式的表演提纲,在此基础上演变为舞台记录本和文学读本。元代是我国戏剧史上首次大量产生书面剧本的时代,以剧本、剧作家为中心的戏剧体制开始形成。实际上,元代伶人不只是被动接受剧作家的文学剧本,他们广泛参与了剧目的舞台创作。伶人编剧方式与剧作家的案头创作不同,它采取口头编创的方式,通过舞台表演来完成作品。元杂剧文本虽经后人不断整理加工,依然残留有提纲戏的某些痕迹。诸如诗词韵语的因袭套用、即兴插科打诨、关目情节的相互蹈袭,以及插入表演片段等。

女二的戏真好。

陈彦在获奖感言中说:“能在曹禺先生诞辰100周年的特殊日子里,来到先生的故乡湖北潜江,领取中国戏剧文学的最高奖,我感到非常荣幸。上世纪50年代,应国家建设和国防战略调整的需要,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放弃沿海城市相对优裕的生活,背井离乡,迁往西部,由此开始了几代人扎根西部,开发和建设西部的历程。《大树西迁》就是以交通大学由上海迁到西安为背景创作的,它描写了一个西迁家庭和一群知识分子50年的奋斗史、磨难史和心灵成长史,他们的挫折、牺牲,他们的坚守、信念和担当,引领了社会的进步,形成了一个民族十分独特而又强健的文化立场和生命景观。对今天来讲,这仍然是社会与人的全面发展进步所亟需的精神价值资源。所以,我感谢现实生活的丰厚馈赠,感谢那一代知识分子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感谢成就了《大树西迁》这部剧作的幕后支持者和演出群体。”

明清传奇史背后,亦潜藏着一部深厚的口头创作史。明嘉靖抄本《琵琶记》、成化本《白兔记》、宣德抄本《刘希必金钗记》及清乾隆年间折子戏选集《缀白裘》等演出本为考察当时的舞台实貌提供了重要线索。此类文本清晰表明,伶人在舞台上并非照本宣科,他们依托文学剧本,即兴穿插、增添、改换或删减宾白科诨,插演各类戏耍杂艺;常运用套演、因袭的手法,以陈词熟套来即兴编词。明清舞台本与口头文学水乳交融,戏词中随处可见格言、谚语、民歌、民谣等。考察剧本中的文字符号,其口头性也非常明显,如戏词中存在许多方言俗语、错别字、同音字和各种替代性符号。显而易见,一些传奇剧本可能并非过录于仅供阅读的案头文本,而是直接录自演员的口头。

如果不用审核的话,一定没有最后那一句警方调查xxx,就停在那首欢乐颂,就好。

清代至民国初期,口头剧本进入了十分繁盛的时代。各地方戏在其产生、发展和成熟过程中,无论是大剧种还是民间小戏,不管是真人扮演的戏剧还是影戏、木偶戏,亦无论是汉族戏剧还是少数民族戏剧,大多经历了即兴演剧的阶段,尤其在剧种兴起之初,多以提纲戏为发展的起点。

“提纲本”以十分简省的文字来记录剧情梗概、戏剧角色以及舞台提示等内容,是专用于口头剧本演出的脚本。据笔者田野调查所见,提纲本大致可分为“条列式”与“叙述式”两种类型:前者用简要的文字概述、点明剧情大意,一般以“条列”的形式区分每场戏,一场戏只有一行或数行文字;后者对剧情的交代相对具体,有较完整的故事情节,从文本形式看,其剧本特征不是很明显,有的反而近似小说。

戏剧套语是演员编创口头文本的重要手段。所谓戏剧套语,是指在不同剧目中反复使用的程式化的戏词。其源头可以追溯至古代的俗赋,它以说唱的形式进入戏剧,演化为戏剧表演的一种手段;体现在书面文本上,则以寄生文体的形式存在于戏文、传奇作品中。后代戏剧套语是世代累积、集体创作的结果。除了艺人的原创,或源自师徒间的口传心授,或采集于历代的诗词、小说和兄弟剧种,或来自民间说唱、民歌民谣、民间俗语。套语一般为韵文,体裁形式多样,包含赋、诗、词、联、格言谚语、民歌民谣等多种文体样式。最常见的是“赋”体套词,艺术手法多样,尤其以托物起兴与铺陈夸饰最能体现中国戏剧的民族风貌。

口头剧本是遵循既定规则之下即兴演剧的产物,其编创系统包括三个有机组成部分:其一,编戏、说戏;其二,台上的表演创作;其三,台上的交流协作。剧目与表演提纲的编创是舞台演出的基础和前提,它属于一种“改编”式的创作,编剧的最终产品体现为即兴演剧的脚本——表演提纲。提纲的编制要综合考虑舞台内外各种因素。民间戏班向无导演制,但有“说戏”制,对于提纲戏而言,“说戏”既是一种戏曲的编、导行为,也是一种基于提纲本的再创作。

念白与唱词是口头剧本编创的核心和重点。念白有许多公式化、类型化语句,最典型的如“引”“诗”等,它们各有其定制和应用规则,艺人熟练掌握这些规则,即可独自编词。同样,唱词亦并非全由演员自己原创,他们有许多现成的词句可以套用,也有现成的手法可以借鉴。即兴编词时,惯用的手法是套演和因袭,不少民间小戏形成了“规定情境+赋子”的表演模式。戏词用韵应遵守一些基本原则:合辙押韵,一韵到底,选择韵脚要利于表情达意和现场“找词”。在提纲戏中,音乐唱腔、做功身段等与其说是临场现编,不如说是戏剧程式化技艺的反复展演而已。戏剧音乐的即兴性有三个基本特点:其一,以本剧种的基本调为常用调;其二,音乐、锣鼓点的特性与表达功能要符合特定的戏剧氛围、人物情感与舞台行为的需要;其三,音乐即兴的空间主要存在于具体曲牌、唱腔的选择上。口头文本的编剧者很少事先设计舞台动作、舞台效果等,一切由艺人根据剧情的需要和戏曲固有的套路来表演。戏曲艺人经过长期的舞台实践,建立了一系列表演上的动作规范,产生了丰富的表演程式,这些程式为口头剧本提供了丰富的艺术语汇,即兴演剧时只要遇到类似的戏剧情景,便可套用它们。如正字戏、粤剧、邕剧、高甲戏等剧种,常以“排场”作为即兴演剧的程式手段。在演出中,戏班成员之间的密切配合特别重要,舞台上的协作关系主要由演员与演员之间、演员与乐队之间构成,常见的舞台交流手段有“叫板”、表演动作以及手势、行话等。

目前,全国有数十个剧种依然采取即兴演剧的方式,演出提纲戏的绝大多数是民营戏班。在表演形态上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变化:如传统演技大量失传,演出水准趋于下降,字幕机、电脑等现代科技设施的运用加速了口头剧本的固定化、文字化。就戏剧生存方式而言,既有酬神还愿、禳斋祈福、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的演出,也有在茶馆戏院、街头广场的娱乐性表演,相比之下,后者尤为兴盛。

以前,我们将文人的剧本创作史、戏曲文学史视为中国戏剧史的主流,大大低估了戏剧舞台表演、口头编创的历史地位。现在看来,口头剧本不仅仅补充了中国戏剧史中无文字记录的部分,丰富了戏剧史,更是我国戏剧发展的主渠道。过于偏重文献、文学的戏剧观、戏剧史观无疑应该得到修正。探讨口头剧本的历史和形态特征,我们对民间戏剧在剧作家与文字剧本缺席的情况下,何以能自成一体、自足发展的疑问做出了初步的解释。口头剧本保存了中国戏剧古老的艺术形态,是传统戏曲最具民族特色的演剧方式,其艺术和文化价值还有待不断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