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网文资讯:长篇小说《重庆之眼》在渝首发

摘要:
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落红》,写的是中年人生;第二部长篇小说《后花园》,写的是青年时代;昨天下午,我省知名作家方英文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群山绝响》在西安曲江书城首发,作家自言,该书写的是少年时代,所以首发式

摘要: 本报讯
“春天里的和平紫”——长篇小说《紫金草》首发式3月25日晚在先锋书店举行。二月兰,又名紫金草,是南京一种最普通的野花。一位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老兵从南京紫金山脚下采集此花种,带回日本,怀
…本报讯
“春天里的和平紫”——长篇小说《紫金草》首发式3月25日晚在先锋书店举行。二月兰,又名紫金草,是南京一种最普通的野花。一位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老兵从南京紫金山脚下采集此花种,带回日本,怀着对战争的反省与对和平的祈愿,他与家人及邻居几十年来致力于普及此花。现在,紫金草已经在日本很多地方生长、开花……小说以这个真实的故事为基础,讲述了一个关于紫金草的故事。
《紫金草》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作者陈正荣是南京市的一名新闻工作者,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担任多年记者,一直跟踪拍摄、报道有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的题材。曾先后3次赴日本采访,拍摄过多部反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专题片、纪录片。作者用了4年时间,精心打磨,在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之际,推出了这部长篇小说。
《紫金草》全书40多万字,时间跨度达半个世纪。该书通过一个亲历侵华战争的日本军人之眼来观照南京那段惨痛的历史,表现角度独特,揭露了日军的暴行,鲜明地表现了“和平与爱”这一主题。小说涉及到40多个人物,其中20多个主要人物都有历史原型。
《紫金草》在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之际出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部小说的初稿曾被评为2015年度南京市重点文艺资助项目,江苏文艺出版社也将该书列为凤凰出版集团2017年重点图书。
首发式上,多位著名作家和业内专家表示被《紫金草》深深打动。“这本书为江苏文学百花园又增添了一朵有分量的鲜花。”省作协主席范小青说,“《紫金草》完成了一次高难度的融合——极致的恶与极致的美在小说中被诠释,并最终体现了人类向善向美的力量。”省作协副主席储福金从初稿开始就接触这部小说,称赞该书“文学意象美妙,主题深刻”。

摘要: 首发式结束后,作家范稳为读者购买的《重庆之眼》签名。记者
兰世秋 摄 本报讯
4月22日,作家范稳创作的抗战题材长篇小说《重庆之眼》在精典书店南滨路店举行了新书首发式。
在日机长达6年 …

摘要:
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沙浪河的涛声》。这本书出版于1979年早春,正值文革风暴后文艺复苏的初期,时过三十多年,早已沉寂于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作者走过了数十年创作岁月之后,回首昨日,想到这部试笔之作艰难的写作
… 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沙浪河的涛声》。
这本书出版于1979年早春,正值文革风暴后文艺复苏的初期,时过三十多年,早已沉寂于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作者走过了数十年创作岁月之后,回首昨日,想到这部试笔之作艰难的写作过程和曲折的出版经历,倒是颇有些趣味,兴之所至,便想提笔写一篇文章来。
这本书讲的是解放战争时期敌后游击队地下斗争的故事。我的家乡豫东农村是有名的革命根据地,在我爱好文学之初,就搜集到好多革命斗争故事,很想写一本长篇小说出来。于是,写这部小说就成了我文学道路的开端。
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大地正在面临着一场狂风暴雨,举国上下已没有一本文学刊物。我的小说写到两万多字,只得暂时放下了。那时候,我的一些文学朋友听到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说是新疆在大量收人。为了文学,我们都想到大西北去开阔眼界,阅历新奇的生活。于是,我们几个好友毅然踏上万里长途,远走天山,加入了涌向大西北的盲流大军,去浪迹天涯。
在边疆辗转两年后,我又来到河西走廊,在张掖农村扎下了根。当生活稍为安定一点后,我的文学梦又催促着我拿起了笔。这时我的手头已没有以前写下的一页稿纸,但原先那些人物依然活在我的心里,他们甚至一天都不曾离开过我。那个寒冷的冬天里,我在农家小土屋里伴着一盏小油灯,一口气写出四万多字。这便是那小说的第二稿。那时写出稿子也无处可投,就又回过头来写第三稿、第四稿。每写一遍都增加一些人物和情节,增添一两万字,第五稿已写到十万字,小说中多半情节都是虚构出来的了。小说的名字也变了几次,最后定名为《拂晓》。
当我写出第五稿时,手中拥有10万字,岁月的车轮已到了70年代中期,我斗胆将我的小说寄往作家出版社。
稿件寄出去许久没有一丝消息。大约过了一年多之后,我意外听到一个讯息,说是有两个北京的编辑来西北出差,路过张掖,曾向当地政府部门了解我的情况。啊!那一定与我的稿子有关。我心里也明白,那时发表作品要对作者进行政治审查的,我本人虽无任何污点,但我的家庭出身是地主成分,仅这一条就够要命的了!
那时候真是太苦太苦了,我在苦难的生活中奋力挣扎,把文学视为自己的生命。对我来说,文学就是遥远天际的一束火光在召唤着我。在那几年中,我不只是写一部《拂晓》,与此同时还写着另外三个中篇。我采用车轮战法,一遍一遍地轮流写这四部稿子,当四部小说都写完一遍之后,就回过头来再开始一个新的轮次。当那几部稿件都写了多遍之后,我把一部六万字的《河西走廊歌》寄到甘肃人民出版社,另一部17万字的长篇《第一步》寄到上海人民出版社。那些年间,偶尔也会闪现出一点让我欣喜的讯息,例如张掖县文化馆曾收到上海出版社发来的公函:“你处田瞳的作品《第一步》有进一步修改基础,请将该同志的情况涵告我们。”继而甘肃人民出版社也直接给我来信说,我的中篇《河西走廊歌》已送领导审阅。这些好消息都让我孤寂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可是,谁能给我负责呢?我的作品只能被打入冷宫,再无下文。
幸好,历史的车轮转到了1978年,天空终于放晴了!那年春天,我带着《拂晓》第六稿来到兰州。此时这部小说已增加到17万字,是一部长篇的规模了。我到兰州,接待我的是出版社文艺编辑室的张正义老师。那时节政治空气已宽松许多,出版社决定留下我修改这部作品,不过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极左的阴影尚未散尽,只怕在某个环节上出了差错而节外生枝,于是采取了一个“曲线”策略,先往我所在的县上发一公函,说要调你县作者田瞳来出版社修改作品,过了三天又发出第二封涵,说是你处作者田瞳正巧回河南探家路过兰州,我们把他留下改稿了。这一策略无非是走个过场,事实上这事也无人追究,我就安心留在兰州投入写作了。
出版社把我安排在兰州战斗饭店,吃住全包,并派张正义老师担任我的责任编辑,陪着我住在饭店。那个明亮的春天,我的写作状态出奇地好,面对着我的17万字,我又拟了一个新的提纲,重新从第一个字写起。写作进展异乎寻常地顺利,每天,我的笔一飞起来就停不住,根本就不需要再想,小说情节在稿纸上自然流淌,并汹涌地冲破了我拟定的提纲框架,有好多情节都是自己临时跳出来的,完全不受我的节制。
我在战斗饭店明亮的房间里奋笔疾书,整整两个月里,除了到楼下吃饭,没下过楼一步。两个月奋斗,终于写完了!17万字变成了27万,一部沉甸甸的长篇,最终定名为《沙浪河的涛声》。那时印刷还是手工排版,速度极慢,稿子在印刷厂度过了多半年时间,等到书印出来已是1979年2月。据说那是甘肃省建国以来的第四部长篇小说。第一版印了10万册,第二年又加印7万册。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同步安排了长篇小说连播节目,连续播出了三个多月。当然,这本书一出来,我的文学道路上又生出许多新的故事,不过那已是后话了。

摘要: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秦勇)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下午2点,我国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江波分别携由科幻世界杂志社出版的新书《天父地母》《银河之心3.逐影追光》一起亮相成都西西弗书店·春熙店。《天父地母》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秦勇)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下午2点,我国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江波分别携由科幻世界杂志社出版的新书《天父地母》《银河之心3.逐影追光》一起亮相成都西西弗书店·春熙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落红》,写的是中年人生;第二部长篇小说《后花园》,写的是青年时代;昨天下午,我省知名作家方英文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群山绝响》在西安曲江书城首发,作家自言,该书写的是少年时代,所以首发式命名为“乡愁莫过少年时”。与前两部作品不同的是,该书手稿完全由作家用毛笔写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董事长兼社长刘东风,著名评论家刘炜评、仵埂也参加了首发式。描述40年前的乡村社会《群山绝响》写的是40年前的乡村社会,通过描绘乡村少年的成长,还原了人民公社时期的人生百态。其问世之际恰好在改革开放40年,从侧面解读了“为什么要改革”这一问题。方英文坦言,少年时期的事是人一辈子最难忘、印象最深、对人一生影响最大的,因此他将少年的故事放在《落红》的中年故事、《后花园》的青年故事之后来写,他在写《群山绝响》时也因感触颇深落泪。“少年总是美的,少年就像阳光,像河流清澈的上流,像鸟儿的欢叫,《群山绝响》的立意就是写出少年时光的纯净,最终定调为抒情。由于该书的故事背景是人民公社时期,小说对于当时的社会状况进行了真实、客观的记录,小到一盒火柴、一个鸡蛋多少钱,人们一天挣多少工分等等都有翔实的介绍,力求让人们从小说中看到当时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方英文很深情地表示:“我希望能有血有肉地呈现40年前的乡村社会。”哀而不伤的散文式小说仵埂和刘炜评两位评论家,既是方英文多年的文友,也是《群山绝响》最早的读者。仵埂给予该书很高评价,认为该书风格既清新幽默,又满目惆怅,讲故事时很真实传神,具有强烈的日常性,还原了当时的时代,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场景,书中没有伤感和暴力,如散文诗般轻缓优美,却能带给人一种伤感和哀怨,诸多形象生动的人物让人好笑又心酸。从今天看来,这本书中还处处充满反讽意味,让人能明显地感受到作者的黑色幽默。最后,仵埂先生说,《群山绝响》是一本既温婉又有意味的书,希望大家能好好地读一读。刘炜评则直言:“《群山绝响》不是我最喜欢的,但却是我看得最着迷,让我心潮最起伏,最心有戚戚的书,因为书中有太多太多场景,太多太多情绪和滋味离自己很近。”刘炜评教授认为,《群山绝响》是方英文作品中自传色彩最浓的,作者是将自己体味过的生活进行了艺术升华并表现了出来,所以作品中充溢着乡愁。刘教授在《群山绝响》中找到了作者一以贯之的精神文化立场和审美趣味——温情主义,看到了作者的才华和幽默,也感受到了家族文化这种民间生态文化的强大生命力。整本书进入非常慢,而这正是散文式小说的特色。省作协副主席朱鸿也专程赶来参加方英文的新书发布会,并在发布会上“首发”了自己描写与方英文交往二三事的作品。他认为方英文是智者、强者,善于自嘲,并且自嘲得有境界、有余味。他盛赞方英文的厚道、宽厚,对别人蕴含任性的理解、包容,称他是一个“温暖的朋友”。在朗读作品的过程中,朱鸿几度哽咽,读出了他对方英文的深情。此外,陕西省翻译协会主席、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胡宗峰教授介绍了方英文作品的翻译计划,希望把陕西文化、中国文化带给全世界。

首发式结束后,作家范稳为读者购买的《重庆之眼》签名。记者 兰世秋 摄
本报讯
4月22日,作家范稳创作的抗战题材长篇小说《重庆之眼》在精典书店南滨路店举行了新书首发式。
在日机长达6年多的无差别轰炸下,市民赛龙舟时面对敌机扫射仍以旗为枪、击鼓竞渡,“雾都话剧”在满是残垣断壁的剧院旁照常排练上演……近30万字的《重庆之眼》深切回望了重庆大轰炸的战争苦难,全景式再现了这段悲壮的历史,以及战火中重庆人民的坚韧不屈,向重庆这一段不屈的历史致敬。
昨日,范稳表示,关于重庆大轰炸,重庆的文史界和新闻出版界都已做足了功夫,出版了汗牛充栋的相关书籍。在他采访的20多位重庆大轰炸幸存者中,有一位令他印象至深。这位老人在她9岁时遭遇轰炸。“轰炸之后的几十年中,她总是睡不着觉,还经常抽搐,痛苦不堪。后来,她79岁时因为一次车祸去医院照片,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次轰炸中有一块弹片留在了她的脑袋里。”范稳将这位老人的遭遇写进了《重庆之眼》的第三章“感时花溅泪”中。
昨日,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周勇表示,这是一部向勇敢倔强的英雄之城致敬的小说。

《天父地母》作为《逃出母宇宙》的续集,讲述了人类在经历一场史诗级灾难后,人类文明在外星得以重生的故事。雨果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在看过本书后评价说:“在难以想象的宇宙灾变中,人类的未来史展现着难以想象的宏伟和曲折、难以想象的文化和文明,走向难以想象的结局。一部难以想象的科幻史诗巨著。”据悉,王晋康正在创作此三部曲的第三部。作为中国科幻届元老,王晋康自1993年以来,已发表和出版科幻小说近百篇,计四百余万字,十二次荣获中国科幻银河奖。其作品沉郁苍凉,既融汇丰富的科学知识,也有对宇宙及生命的哲思睿见,深受读者喜爱。江波是中国更新代科幻作家代表人物。此次《银河之心3·逐影追光》以银河系为舞台,描写了人类在群星间的冒险与求生。复旦大学教授严锋称赞此书是“迄今为止中国科幻小说作家所奉献的最为雄奇壮阔的宇宙史诗”。兴趣是阅读最好的老师小时候的王晋康由于良好的家庭环境,能经常阅读各种文学期刊,培养了阅读的兴趣。“兴趣是阅读最好的老师。”王晋康在分享自己的读书经验时告诉记者,由于喜欢阅读,每天都要挤出一定的时间看书,同时采用精读+泛读的方式,既要广泛阅读科技、历史、文学等各类书籍,全面了解,触类旁通,也要将好的书籍反复读,仔细品味。他还举例说,余华的《活着》,他至少读了两遍以上,越读越有味。反过来讲,如果一本书读三遍都读不下去,就不要读了,否则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江波看来,阅读最好是从最基本的科普书读起。随着当今科技日新月异的变化,读者的知识体系需要跟上时代变化,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科学家,因此阅读诸如《人类简史》等基本的科普书很有必要,这既让读者掌握科技的变化发展,也不至于过于深奥晦涩,扼杀阅读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