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瘫痪青年“敲出”百万字小说:活着就要有益于社会

图片 8

摘要:
在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共和镇河湾村,有一位高位截瘫的残疾青年都海成。19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他躺在床上到至今。他凭着坚强的毅力,用萎缩的双手夹着铅笔敲打键盘,耗时七年,写出了一本63万字的长篇小说《追梦》和60

在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共和镇河湾村,有一位高位截瘫的残疾青年都海成。19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他躺在床上到至今。他凭着坚强的毅力,用萎缩的双手夹着铅笔敲打键盘,耗时七年,写出了一本63万字的长篇小说《追梦》和60多万字的小说《醒》。

图片 1

摘要: 脑瘫女孩单指敲字 三年敲出 47
万字长篇小说。于彬,女,33岁,攀枝花市人。3个月大时,因肺炎导致脑瘫。14岁时,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开始自学识字,18岁学习写作,2010年加入攀枝花市作家协会,2013年被吸纳为四川省

摘要: 林雯雯患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11年多,却用一根手指写出几百万字小说
汕头南澳县“90后”网络女作家患重度类风湿关节炎,但因家贫直到近日才首次住院治疗
患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11年多的她,虽然已经逐渐丧失 …

摘要: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睡,大家都是很拼的。其实,我写的这部小说,就是讲了一个字:“拼”。主人公有一句很经典的话:“路是闯出来的。命是拼出来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这部小说,是爱好?冲动?还是其他?我还不好回答。记得四年前,报社招了一批年轻人,大家都在谈小说,我随口插了一句,“我也在写小说。”大家就七嘴八舌地问我写什么内容。我说讲的是门对门两家人家的爱恨情仇,当时就把小说的名字叫做《门对门》。从此,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写着写着,就将名字改成了《命》。主人公是个女的,故事就讲她与命运抗争的过程。历时四年,终于完成。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讲起。在北方一个很普通的农村,门对门的一对男女正谈恋爱。后来,男青年考上学校去了省城,抛弃了女子。女子到省城找他算账,路遇另一位男子。这位男子爱上了她,她还爱着对门家的男子。后来她不想和前男友再“纠缠”,决定和追她的男子好时,该男子又因交通事故被羁押。命运多舛,苦不堪言。屡屡有爱,屡屡失爱。许多人劝她这是命,穷命,而她就是不信命,通过自己的努力,创办了一个企业,居然成为一名企业家。也算是一个励志的故事吧。故事中既有女主人公在阴间与阎王爷斗智斗勇的情节,也有她在外星球上惊奇的遭遇,还有武打的过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耐人寻味。几位友人看后予以好评,该书预计在8月份出版。

图片 2

图为都海成在母亲的帮助下读书。 李隽 摄

图片 3

图片 4

12日,中新网记者在都海成家中见到了他,他微笑着躺在床上,和我们打着招呼。因为天气变冷和前几天感冒,他盖着三床被子。由于双臂、双腿都已经萎缩,胸部以下其他躯体也失去知觉,他无法坐起来,更无法下地。漫长的19年,他就一直这么静静地躺着。
“19岁的生命,想着就这样在床上躺着渡过余生,说实话不敢面对。”都海成说,好在亲戚同学带书给他,在自己不能翻书的情况下,靠着家人的帮助,他看了很多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的印象最深,这些书里好像有自己的影子,并逐渐引导自己开始反思人生。
2010年,都海成躺在床上构思第一部小说。但他的家人谁也不理解、不支持,都说:“你是个初中生,连多余的文化都没有,怎么可能写出小说来?”“一个人已经成为这样,还能有什么出息。”
但都海成不听劝,每天用嘴叼着铅笔在纸上练习写字。几个月下来,他的脖子疼到不能动弹。于是,他就学习两个手夹着铅笔慢慢写字。“半年以后可以两个手写字,但是速度很慢,一天就写几十个字,家里人都说照这个速度,几十万字的小说一辈子都写不出来。”都海成笑着说。
日复一日,家人们都被都海成的坚强和毅力打动了。2012年,妹妹给他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才有了更好的学习、创作机会。而家人也发现,一向呆若木鸡、满脸悲怆的都海成创作后变得有说有笑了,便不再阻拦他。
在都海成床头放着一方简易的青石枕,上面绑着一块小毛巾,一支完整的铅笔放在上面,用气球片绑着一头,以方便敲击键盘。石头是用来降温的,毛巾是用来吸汗的。
每次写稿,都海成都会侧着脸,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眼角的血丝清晰可见。他的左臂从头顶举到右侧,两根手指夹着一支铅笔,艰难地在键盘上敲出一个个汉字。从最初每天敲50个字,到后期每天能敲出1000个字,就这样,都海成创作出了百万余字的小说《追梦》和《醒》。
都海成的父亲也是残疾人,不大爱说话。都海成的母亲告诉记者:“海成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对着电脑,不停地敲打着,眼睛红红的,每次睡觉前都要点眼药。好多次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夺下他手中的笔,逼着他睡觉。”
第一部小说《追梦》发表后他接到了很多读者的电话,其中一位来自天津,同样是位高位截瘫的读者告诉都海成:“读了你的小说,了解了你的情况,原本对生活、人生和人情看的很淡的我想了很多,你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要向你学习,开个小卖部好好面对生活。”
“一个人必须要有梦想和主见,而一个追梦者更要有意志和主见。”都海成说,我们每个人都明白榜样是精神的伴侣,是人生旅途中的灯塔,它不仅是意志引导和支撑,而且还是一种实现梦想的基石。
如今,都海成的第二部小说《醒》已经完成,正待进一步润色完善。目前,他已经开始构思自己的新作。“我要一直读下去,写下去。活着,就要做一点事情,对社会有益的事情。”都海成说。
收藏

中新网西宁5月12日电 题:瘫痪青年“敲出”百万字小说:活着就要有益于社会

母亲是于彬的最大支撑

林雯雯患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11年多,却用一根手指写出几百万字小说
汕头南澳县“90后”网络女作家患重度类风湿关节炎,但因家贫直到近日才首次住院治疗
患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11年多的她,虽然已经逐渐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但是面对疾病她从不屈服,并在患病期间,用一根手指坚持创作出包括网络长篇小说、微小说、情景剧剧本等多达几百万字的作品,这就是汕头市南澳县的“90后”网络写手林雯雯。
25日下午,躺在病床上的雯雯刚刚做完第二次髋关节置换手术。据其主治医生透露,雯雯还需要进行两个膝关节与两个踝关节的置换手术,才有可能重新站起来。
家境贫寒靠偏方治病
“莫莫如忆”、“酒窝煮汤圆”、“耽耽”、“玉舒眉”……有谁能想到,这么美丽的笔名竟是属于一名患重类风湿关节炎11年多的年轻女孩的。在她的笔下,景色优美,美食飘香,人们幽默地谈笑,快乐地生活;然而生活中的她,却饱受病魔摧残。
据雯雯父亲介绍,今年23岁的林雯雯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海岛人。小时候的她活泼可爱,学习成绩优秀。但命运却在她11岁那年来了个大逆转。
“第一次发病的表现是双脚红肿。”林父称,当时家里人曾带她到县里的医院拍片,但所有的结果都表示骨骼没事,家人也都忙于生计,并不以为意。
此后,雯雯开始出现全身酸痛的现象,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直至2005年,她已经没办法自己行走了,雯雯不得不辍学。
由于家庭经济原因,雯雯一家只能四处寻找“偏方”,尽管很积极治疗,但雯雯病情并没有好转,她看着自己的肌肉渐渐萎缩,关节肿胀……直至不能自理,疼起来的时候抬一下手指都如刀割。“我想过放弃,想过死,可是,爸妈那么爱我,他们怎么办……我也不甘心就这样向命运低头!”雯雯告诉记者。
缘系“关微”开始创作
2016年新年伊始,在汕头当地掀起了一股“帮扶关微”的热潮,曾经做好事不留名如今却陷入困境的“关微”再次成为了汕头市民热议的焦点。
记者在采访林雯雯的病情时却意外发现,“关微”与她还有一段颇深的渊源:2008年,“关微”在了解到雯雯的病情后曾匿名资助了她2.8万元,并购置了一台电脑送给雯雯,鼓励她要坚强生活。也正是“关微”捐助的电脑,雯雯才在2008年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赚点微薄的稿费帮补家里”。
不过,由于雯雯的肢体大部分都已经萎缩了,唯一比较灵活一点的就仅剩下左手中指这一根手指。雯雯说,她创作出来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个文字都是她忍着疼痛,用这根左手的中指勉强在键盘上敲打出来的。
目前,她是一家知名小说网站的签约作者,在网络上发表了《舌尖上的皇后》等五部共计几百万字的小说,其中两部还在连载中,因为治疗的原因暂时耽搁了。
林父告诉记者,有时候看到雯雯坚持写作到凌晨两三点,他们也会感到很心疼,但女儿决不放弃的精神,也给一家人带来了鼓励。
面对转机渴望得到帮助
2015年11月27日,患病11年多的雯雯第一次住院。林父告诉记者,因为家庭经济原因,雯雯一直都没有住院进行过系统的治疗,这次也是雯雯第一次自己要求住院治疗。她希望,通过系统的治疗能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她要把更多的文字分享出来,把更多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入院后,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给她制定了全面的治疗方案。按照计划,雯雯将进行两个髋关节、两个膝关节以及两个踝关节的置换手术,共计5次。1月4日和1月20日,雯雯已成功进行了两次髋关节置换手术。
不过,欣喜的背后却是一家人对高昂医疗费用的深深的焦虑。林父告诉记者,雯雯患病十多年来,家里早已入不敷出,债台高筑。在刚刚结束的两次手术中,他们已经花掉了近十万元,但他们目前已经把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个遍,面对接下来的20多万元医疗费用缺口,他们已经无计可施了。雯雯一家热切盼望得到社会热心人士的援助,让雯雯这个如花一般的90后女生能够续写自己更加励志的人生。
雯雯父亲林雪雄联系 电话:13414007660;
爱心账号:6212262003008111074,工商银行安平支行。

作者李隽

图片 5

在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共和镇河湾村,有一位高位截瘫的残疾青年都海成。19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他躺在床上到至今。他凭着坚强的毅力,用萎缩的双手夹着铅笔敲打键盘,耗时七年,写出了一本63万字的长篇小说《追梦》和60多万字的小说《醒》。

脑瘫作家于彬已出书3部

图片 6图为母亲照料都海成。
李隽 摄

人物名片:
于彬,女,33岁,攀枝花市人。3个月大时,因肺炎导致脑瘫。14岁时,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开始自学识字,18岁学习写作,2010年加入攀枝花市作家协会,2013年被吸纳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3月10日,攀枝花,午后的阳光正好。炳三区一居民小区内,暖暖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家中的那只金毛,趴在角落上打瞌睡。
坐在电脑前,冥思一会,于彬伸出右手,艰难翘起食指,在键盘上费劲地按出几个字。在她脑袋里,小说主人公,就像在眼前活动。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三年。三年里,就用这根食指,她敲击出了47万字,成了一部长篇小说。
此前,她还完成了两部书:由作家出版社发行的《疑恋》;由内蒙古出版集团出版的《天堂中的爱》。
33岁的她是一位脑瘫患者。 脑瘫作家:
电脑打字,对于彬来说,并不轻松。她要控制住左摇右晃的身体,并用非常不听使唤的左手握住鼠标,腾出稍微听话的右手,单指摁上键盘……在此状态下,完成了近80万字作品。
于彬扶着助行器,坐在凳子上,母亲沙洁坐在她对面。母女两人,经常这样对坐着,聊聊天。
于彬的手、脚、头等身体部位的活动,很难受大脑控制。面对记者,她似乎有很多话说,但咿咿呀呀说了一通话,记者没能听懂。母亲沙洁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她这句话的意思是,她之前写的作品,都太单调了,《灰星》这本书,内容涉及爱情和罪案,题材比以前更加丰富。”沙洁听女儿说了一段,又补充说:“她说,她感觉还不够好,感觉自己都有点神经质了。”
她的话,只有母亲沙洁能听懂。她与外界的交流,只有靠母亲做翻译。就这样,她艰难地和世界沟通,感受人间的冷暖,积累自己的素材。
3月26日,她的新书《灰星》,将在攀枝花新华文轩书店现场签售。这段时间,于彬的心情有些忐忑:到时候有人会来捧场么?这本书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灰星》,是于彬出版的第三本书,47万字,长篇小说。如果仅看文字,几乎不可能想象得到,这些细腻文字背后的作者,是一名不能正常言语、无法自由走路,甚至没有上过一天学的脑瘫女孩。47万字,全靠她不太听大脑使唤的右手,一个个地费劲敲出来。这本书,她从2012年,写到了2015年,先后修改了5遍。而她此前写的两本书,也超过了30万字。
相对于女儿的紧张,母亲沙洁则是感到由衷的欣慰和高兴。于彬3个月大时,患上严重肺炎,虽然医生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从那时起,她成了一名脑瘫患儿。曾有医生估计,她可能活不过13岁。
没有轻言放弃,沙洁和丈夫带着女儿四处求医问药,天天给女儿按摩,打破了“活不过13岁”的“魔咒”。女儿14岁时,沙洁开始教她识字。除了语言障碍,于彬还无法自由走路。在家中走动,她需要借助父亲为她特制的助行器:上面是圆形开口,下面安装了小轮子,用来帮助移动行走。
于彬也从来没上过学,因为没有学校愿意接收,全靠在家中自学。但令人惊讶的是,就是这样一名脑瘫女孩,却有着一颗非比寻常的文学之心,她笔下的文字,细腻丰富。
13岁魔咒:
于彬脑瘫因严重肺炎而起。其他同龄孩子都是蹦蹦跳跳了,但女儿的双腿却是软的,要站起来都没办法,更别说走路了。医生明确告诉她,有案例在先,她的女儿很可能活不过13岁。
下午,照进房间里的阳光,有些倾斜了,金毛的影子拖得老长。沙洁回忆起30多年来,夫妻俩和女儿的往事,突然有些心酸。不过,她很快调整了状态,和女儿开起了玩笑。
“13岁死亡”,在于彬13岁之前,这句话似乎像是一个“魔咒”,挥之不去。按照时间算,女儿不能活过1996年。
医生说的话,开始沙洁也并不怎么相信。但身边有位邻居,他的儿子也是患了脑瘫,10多岁就走了,但夫妻俩却是非常倔强,也并不甘心,难道女儿真的只能活到13岁?商议之后,夫妻俩认为,不能听天由命。
于彬缺乏运动,肌肉萎缩。为了帮助她康复,夫妻俩制定出方案:于峻从肩部抱起女儿,沙洁就按摩女儿的脚,让她在地上走,这样每天帮她锻炼腿部的肌肉。
当时,夫妻俩还有一个想法,如果女儿真的13岁要走,那么,就让她吃好点,耍好点。作为攀钢工人,收入也并不高,但只要有假期,夫妻俩就背着于彬去旅游。爸爸背累了,就妈妈来背。
一次,夫妻俩带着于彬到了成都。于彬说,她从来没有吃过西餐,夫妻俩找了一家酒店,但发现这里的西餐很贵。“贵就贵,总不能让女儿白来一次啊。”沙洁说,于是,一家人告诉服务员,说不饿不饿,只点了一份西餐,让女儿一个人吃。
1996年,于彬13岁了,这是夫妻俩一生中最为难熬的一年,在这一年,都在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1996年很快过去,令人欣喜的是,当年医生所说的话,并未成为现实。夫妻俩这才放下心来,感谢着上天,没有夺走女儿。
文学之路:
14岁时,在父母的帮助下,于彬开始自学识字,18岁开始尝试写作。而在一次现场作文之后,老天为她打开了另一扇窗……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于彬也在一天天长大。母亲沙洁也曾想过,将女儿送到学校读书,但是,没有学校愿意接收。
14岁那年,于彬看到电视上显示的字幕,就经常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个是什么意思?
沙洁想,或许可以教会她识字呢。于是,她自己剪了一些卡片,上面写着爸爸、妈妈等文字。先是单独教会女儿这些字的读音和用法,再将卡片混合成一堆,让女儿从中辨别。于彬似乎对文字有着独特的天赋,她很快就学会了上面的文字。之后,通过阅读杂志和书籍,于彬的文字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
18岁时,爷爷奶奶送给于彬一台电脑,沙洁叫住了前来帮忙安装电脑的师傅,她说,女儿想学习电脑,能否出30元钱,请他教一下女儿怎样使用电脑。
这名师傅看了一眼于彬,表示了十分的惊讶:“你这个女儿,看起来像是傻子一样,还想学电脑?”
沙洁强忍着眼泪,客气地送走了电脑师傅。她想办法找来五笔字根和一些电脑入门书籍,让女儿自学。于彬非常争气,自己琢磨,自己背字根。由于手用不上劲,她常在电脑前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字根表都翻烂了。
一年之后,于彬已经能熟练使用电脑了,而且喜欢写一些小故事。沙洁觉得,女儿写的东西不错,于是带着她,来到当地电台投稿,不想,真的被采用了。当听着女儿写的故事,在电台配着音乐播放出来,沙洁的眼眶湿润了。
沙洁带着女儿到当地报社投稿,不少人看到于彬写的文字后,纷纷表示怀疑:这真的是她写的?沙洁让于彬现场写作,这一写,惊呆了现场的所有人。当时,在报社编辑潘普洲老师的建议和指导之下,于彬将之前发表过的文字整理成第一本书《疑恋》,走上了文学之路。
鉴文识人: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上过学校读书、不能站立、不能自己行走、从小患脑瘫的弱女子,写出了这样的作品。这部书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凝聚着于彬的汗水。在我多年的编辑生涯中,像于彬这样的,没有第二人。
——攀枝花作家潘普洲每天花10多个小时来写作,让于彬本就瘦弱的双腿患上了静脉曲张。疼痛和打字时的劳累,却让这个看似柔弱的小丫头变得格外快乐,文学给她带来的不仅仅是几个故事,几首诗歌,而是让她获得了一个别样的自己,她可以在文字中体会到悠扬的生命之曲。
——作家阿锋 文字节选:
还是你爱的那支悲伤乐曲,讲述着那段美丽的经历;你我的旋律始终哼唱在心里,从来没有被我遗忘。还是你说的那些字字句句,拼搏出今生最深的记忆;有你的点滴是我笔下的秘籍,伴我写尽甜蜜结局。
两个月的时间在很多人的生命旅程中,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路口。大部分的人在经过这些不起眼的路口时会匆匆走过,向前,左转,右转或是退回原处。而我在我二十九岁的两个月里,和一个名叫成文森的中年男人相识、相知和离别。
(于彬:《灰星》节选)

12日,中新网记者在都海成家中见到了他,他微笑着躺在床上,和我们打着招呼。因为天气变冷和前几天感冒,他盖着三床被子。由于双臂、双腿都已经萎缩,胸部以下其他躯体也失去知觉,他无法坐起来,更无法下地。漫长的19年,他就一直这么静静地躺着。

“19岁的生命,想着就这样在床上躺着渡过余生,说实话不敢面对。”都海成说,好在亲戚同学带书给他,在自己不能翻书的情况下,靠着家人的帮助,他看了很多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的印象最深,这些书里好像有自己的影子,并逐渐引导自己开始反思人生。

2010年,都海成躺在床上构思第一部小说。但他的家人谁也不理解、不支持,都说:“你是个初中生,连多余的文化都没有,怎么可能写出小说来?”“一个人已经成为这样,还能有什么出息。”

图片 7图为都海成用电脑读书。
李隽 摄

但都海成不听劝,每天用嘴叼着铅笔在纸上练习写字。几个月下来,他的脖子疼到不能动弹。于是,他就学习两个手夹着铅笔慢慢写字。“半年以后可以两个手写字,但是速度很慢,一天就写几十个字,家里人都说照这个速度,几十万字的小说一辈子都写不出来。”都海成笑着说。

日复一日,家人们都被都海成的坚强和毅力打动了。2012年,妹妹给他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才有了更好的学习、创作机会。而家人也发现,一向呆若木鸡、满脸悲怆的都海成创作后变得有说有笑了,便不再阻拦他。

在都海成床头放着一方简易的青石枕,上面绑着一块小毛巾,一支完整的铅笔放在上面,用气球片绑着一头,以方便敲击键盘。石头是用来降温的,毛巾是用来吸汗的。

每次写稿,都海成都会侧着脸,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眼角的血丝清晰可见。他的左臂从头顶举到右侧,两根手指夹着一支铅笔,艰难地在键盘上敲出一个个汉字。从最初每天敲50个字,到后期每天能敲出1000个字,就这样,都海成创作出了百万余字的小说《追梦》和《醒》。

图片 8图为都海成正在创作。
张海雯 摄

都海成的父亲也是残疾人,不大爱说话。都海成的母亲告诉记者:“海成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对着电脑,不停地敲打着,眼睛红红的,每次睡觉前都要点眼药。好多次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夺下他手中的笔,逼着他睡觉。”

第一部小说《追梦》发表后他接到了很多读者的电话,其中一位来自天津,同样是位高位截瘫的读者告诉都海成:“读了你的小说,了解了你的情况,原本对生活、人生和人情看的很淡的我想了很多,你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要向你学习,开个小卖部好好面对生活。”

“一个人必须要有梦想和主见,而一个追梦者更要有意志和主见。”都海成说,我们每个人都明白榜样是精神的伴侣,是人生旅途中的灯塔,它不仅是意志引导和支撑,而且还是一种实现梦想的基石。

如今,都海成的第二部小说《醒》已经完成,正待进一步润色完善。目前,他已经开始构思自己的新作。“我要一直读下去,写下去。活着,就要做一点事情,对社会有益的事情。”都海成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