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公投

奥门泥斯人,我这里说的竞选不是令世界瞩目的美国总统竞选,而是中国八亿多农民唯一可以行使民主权力的、如喜剧演员黄宏在他的小品中说到的、比省长小四级的中国最小的地方官员——村长的竞选。
  上午十点钟,破旧的村委会内选举准时开始。从学校搬来的课桌搭成的主席台后面坐着乡里来监督选举的领导们。台下挤满了手持选民证的全体选民们。
  选举在村党支部书记的主持下首先由两名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说。
  第一个发表竞选演说的是候选人甲:“各位乡亲父老,昨天我已经挨家挨户给乡亲父老们送去了我的承诺书,现在当着乡里领导的面,我向乡亲父老郑重承诺如下:今天我来竞选咱村儿的村长,如果我能当选,在我的三年任期内,我将完成下列工程和项目:第一是修通村儿里通往乡里的水泥路,因为那是我们村儿里唯一的出行通道;第二是翻建村儿里已成危房的小学校;第三是用三年时间进行村儿里所有小河流域治理,完成截流固沙工程。以上三项望乡亲父老监督执行,完了。”候选人甲满脸虔诚、郑重。
  第二个发表竞选演说的是候选人乙:“没什么可说的,选上就干,一定好好干。完了。”候选人乙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因为也是在昨天,候选人乙也是挨家挨户按每张选民证各送人民币一百元。
  接下来在乡领导的监督下全体选民开始投票,选举结果当天公布:
  候选人乙当选为新一任村长。

数九隆冬,嘎嘎冷。
  李满仓躺在热炕上,将近午夜12点,转辗反侧,难入睡……
  “村两委班子选举,拿出了所有积蓄,还贷款10万,数十万的竞选成本,整好了一年就能收回——修高铁占地,村里上项目。一年后就是赚的……”他在心里盘算。
  “张富没选上,十几万的票子,仍在水皮儿上都有没响,算是白瞎了!小样儿,就你那经济基础,还想和我竞争?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他窃喜,竟然一点睡意也没有。
  早晨,他在熟睡中被叫醒,说是镇纪委找他。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自己还是觉得有点小难过,或许是来来去去走走停停,遇见一些人,告别一些人,一年了,从我和大二的他们一起接手营销,到现在,带了他们一年,不知道是自己带人的风格不一样,还是自己太严肃,不好相处,还是我的做法,行为不合适,其实,真的,一年了,我看到太多人的付出与努力,从招新之前准备招新材料,到招新,每天早起晚归,遇到了我们协会的第一个报名的小孩子,遇到了营销班的那么多小孩子,,遇到了和我的会长同名同姓的小孩子……最后结束招新,大二的我们拿着东西,唱着歌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之后一起办活动,自己的性子太过于急,好多东西也不懂,问社联的学长学姐,问我的学长学姐,迷迷糊糊的,活动跌跌撞撞的一起办了下来,也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小孩子,但是协会发展并不完善,出现了太多的问题,也一直在反思总结改变,中间有的人离开,选择退出,我无可奈何,或许是因为营销没有给他想要的,或许是有了其他更好的选择……我也想让加入进来的人不后悔,有所收获,有所锻炼,我想让加入的小孩子们都能开心快乐,可是,改变没那么简单,路还长,需要慢慢走,社团成为三年制,对于社团的发展是好事,会少走一些弯路,但是不管是几年制,换届选举总会存在,注定有的人还是会离开,或许是因为没有感情,或许是我们给不了他们想要的,我一直把换届的事情,往后拖,就是这件事提的越早,人心散的越早,这可能也是我的原因,没有带好他们,换届关于协会的发展,我们肯定会谨慎,会好好考虑,可是,这件事终将会有结果,终归会有人离开,对于留下来的人,我们还是会一起走下去,一起战斗,对于离开的,我真心感谢一年来的付出与努力,待到现在,离开,说实话,大家都难过,我怪自己给不了他们想要的,怪自己没有办法让他们都满意,对于他们,我能说的,只有祝福,一年了,我感谢我在营销遇到的他们,没有他们,我这一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办不成,营销给我的一切,我也从心底感谢,大概从进错群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我和营销将会有不解之缘,在营销我遇到的所有人,经历的一切,我都感谢,有得有失,得失俱在,说换届的事情的时候,大概是自己太过于严肃,吓着大一的小孩子了,其实,我们不过是想把为了协会努力了一年,对营销,有心有感情想为营销做点什么的他们留下来,一个人,只要有责任心,有担当,肯用心去做,他就不会差,他收获的绝对超出想象,当有一天回忆起,那些日子,是我和我的战友,和我的同学,一起走的,那些我经历的,陪我走下去的,都会是最珍惜最难忘的,我还记得总结大会结束,我们大二的一群人拉着音响拿着话筒,在校园里疯疯癫癫的唱,笑,庆祝我们一个学期工作结束,还记得晚会结束当天,我们还是同样的,唱歌,笑,说我们一年的活动终于结束,累也快乐,也感动,如果时间停留在那一刻,也是最好的,不忘初心,保持前行,晚安,所有的营销的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