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碧海微小说】张百万的传说(小小说)

据民间传说,明朝初年,河南叶县城东40里水寨村北3里远的灰河南岸,有个村庄叫张庄,村里有个财主叫张百万。此人心狠手辣,常常鱼肉百姓,横行乡里,霸占农民土地。因而他有良田千顷,楼房百余间,家财万贯,有家丁和长工百余人,周围十个村庄的人几乎都是他的佃户。
  张百万虽然如此豪富,可他却贪心不足,为了使他的良田旱涝保丰收,经过实地勘察,计划修建一个引水灌溉工程,即从村南6华里处,蒋庄南地的灰河上开挖一条人工河,东到河沟村东入灰河,全长12华里,于是,他便征用数千名佃户,历时两年,开挖了这条河流,起名就叫八沟河。沿河又建起了八盘水打磨,这样,旱天可引灰河水灌溉数千亩良田,涝天还可排除田间积水,又可利用水打磨磨面,真可谓一举多得,从此,张百万家业更大,权势更高。
  张百万为了创造更多的财富,又走上了经商之道。他除了一个专管农业的管家外,又挑选了一个懂生意的,善管理经商的管家。经商管家带领一帮伙计,长年累月在外,专门经营棉花,布匹和绸缎生意。从此,张百万家财滚滚,良田千顷,成为方圆百余里有名的大财主。
  俗话说,财大气粗,张百万家终日花天酒地,宴请宾客,地方官员和豪绅为其助威撑腰。于是,他更加趾高气扬起来。为了炫耀自己,他请来能工巧匠,在门前建一高大牌坊,雕刻精细,气势雄伟。张百万在牌坊上亲手书诗文:“我有八盘龙拽磨,还有十顷不靠天,要想饿死我张百万,除非天塌龙叫唤。”佃户和长工看到牌坊上的诗文,个个怒而不息,可是为了养家糊口,也只得忍气吞声,为他干活。一天,明太祖朱元璋出巡,路经张庄,看到牌坊上的题字,觉得此人狂妄自大,话说过天。便提笔把牌坊上的诗文后边两句改为“何须天塌龙叫唤,一定饿死张百万。”写罢投笔而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有一天,张百万五十大寿,远近亲朋好友,地方豪绅云集他家庆寿。张百万大摆筵席,招待宾客,甚是风光。当客人们猜拳行令,正兴高采烈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他家养的一只大黑猫从厨房叼出一条又焦又香的大鲤鱼,厨师见状,大为恼火,慌忙从灶内拉出正在着火的木棍追去。馋猫前边跑,厨师后边追。馋猫东躲西藏,厨师紧追不舍,大黑猫被追得走投无路,只好跳上西楼,厨师慌忙中,急将火棍有力掷去,只听得“轰”的一声,火星四溅,紧接着烈焰滚滚,黑烟冲天,原来,西楼上全部是存放的棉花,绸缎和布匹的仓库。火星落到棉花上,怎能不着火呢!时间恰巧又挂着大西北风,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烈火冲天,势不可挡,霎时间,张百万的楼房一所接一所的燃烧起来,整个大院完全被大火吞没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火,张百万吓破了胆。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住的大声喊着“救火呀,快救火呀。”可是,风大火大,满院的家丁们都怕烧身,个个退缩不去,不愿卖命,无奈,张百万眼巴巴的看着苦心经营多年的万贯家财,全部化为灰烬,付诸东流了。
  张百万做事过天,气坏了灶神,灶神禀告了玉皇大帝,诉说了张百万种种罪行,玉皇大帝听了非常愤怒,就派姜太公下界查询此事。
  张百万楼房烧尽,家财一空,全家妻小,哭声一片,甚是悲惨,张百万是个有心人,他从失望中醒悟过来,他坚信,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他决心振作起来,准备,秋后收罢租子,重建家园。怎奈,老天故意和他作对,连降暴雨,七天七夜下个不停,到处是水,一片汪洋。家里不能存身,他只得躲到与村隔河相望的法云寺藏身。谁知猛雨越下越大,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法云寺前有灰河环绕,后又石潭河环抱,张百万被困寺内,出进不得,家人更是进不到寺里。数天之后,河水如故,不见回落。张百万忧心如焚,迎天长叹:“天不留我呀”,加之他饮食不进,病饿交加,没几天,便活活饿死在法云寺里。于是,树倒猢狲散了。
  张百万修建的八沟河饮水灌溉工程是叶县历史上较早的水利工程之一。况且,八沟河饮水灌溉工程遗址尚存。
  20世纪60年代,在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破四旧时,在距张庄一里许的伍刘村东,此地灰河南岸,有一坟冢,据传,此坟冢是张百万的坟墓,于是,红卫兵把坟墓扒开了。据当地群众讲,该坟墓有墓,有石门,墓穴距地面10米左右,里面尽是石条。因墓穴太深,地下水又大不便清理只弄出几块青石板子,就把墓穴封住了。
  20世纪80年代,水寨乡文化专干孙和宇曾到张庄做过走访调查,并到伍刘村东南角的机井上亲眼见到了两块石门和4块青石板子,此墓穴是否张百万之墓,也无从考究。
  
  

钱政委是个标致的军人,除一米七九的身材外,他也格外注重自己的举止和仪表。头发纹丝不乱,军装收拾得干净利落,真正是站如松,坐如钟。
  “军人嘛,就得有个军人样”。这是他常常对部下的训导。
  他最看不惯的是C团的李团长,虽说军事上经常拿第一,但口袋里香烟、火机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经常弄得鼓鼓囊囊,甚至经常忘记扣风纪扣,衣服也常脏兮兮的。“这还像个军人么,说不定军事考核第一都是蒙来的。”他经常在心里忿忿不平地想。
  除此之外,钱政委最大特点是善解人意,上级首长的每一个微小的举动他都能理解其意,甚至牵动他的每一跟神经。他也因此引以为荣。
  “这叫做讲政治,上级首长多么关心我们,做下级的能理解上级意图是应该的”。他常常说。
  不过最近两年失眠的毛病一直困扰着他,尤其是自从他今天下午接到通知,上级首长明天下午要来检查政治学习情况后,钱政委是一夜都未合眼,除对明天检查进行一番精心细致的考虑后,他又禁不住回想起上次的检查情况,可想起上次的检查,他在心里真正地打了一个冷颤,他懊悔自己的粗心和大意,首长明明爱抽苏烟,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可自己偏偏鬼使神差地准备了软中华,以至于恭敬递过去的中华一直也没抽,甚至后来首长连饭也是到他最看不惯的C团去吃的,尤其令他懊恼的是,首长是到C团的基层连队去和小战士们共进午餐的。据说首长还很高兴的破例喝了几杯酒。“真是大意失荆州啊.”想到这一切,钱政委不禁躺在床上说出声来。
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第二日早八点,早交接班的例会上,钱政委依旧正襟危坐、衣冠笔挺,虽然眼中由于失眠而布满血丝,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标准的军人形象,他心里觉得这反而能提升他的威望,因为这是为了工作而废寝忘食、呕心沥血的证据啊。
  “同志们”他清了清略变沙哑的嗓子说。
  “这次上级对学习的检查非同一般,首先要从思想上引起重视”。他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一遍与会人员。
  “昨日交代的事情落实的情况我还没来得及检查,军人嘛,要有个军人样,雷厉风行。平时工作可打点马虎眼,关键的时候不能掉链子,此次检查是对年度政治学习的大总结,是一锤子买卖。检查得到肯定了,证明出了成绩,检查出了问题,平时等于白干了。”
  他指了指李科长说:“个人笔记本整理的怎么样了,平时笔记做得少,今天不吃午饭也要补抄起来,笔记要工整。”
  “后勤的要把所有卫生重新打扫一遍,以崭新的面貌迎接首长。对了,准备几条苏烟,晚餐酒要喝汾酒,首长是山西人。”
  顿了顿,接着说:“今天以迎接检查为主旨,一切工作为辅,决不能出现上次首长饭都没吃就走了的事,这一次如果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找哪个算账。”他重重敲了敲桌子以提高语气的份量。
  “二连的单兵战斗演练怎么办?今天还搞不搞。”作训科的周科长忍不住问。
  “训练有迎接首长重要么?训练取消。一点政治意识都没有。”钱政委又敲了敲桌子。
  首长来了饭都不吃就走,性质自然是非常严重的,谁敢怠慢。例会结束后,大家都以此为动力,整理营院,营造氛围,于是整个大院一片生机勃勃、热火朝天的景象。钱政委自然也未闲着,背着手在办公楼里和大院里不时指导着。生怕遗漏了一些事先未考虑到而出现疏忽的问题,并不是传来他那语气温和又不失严厉的责备声。
  到了近中午时分,整个营院呈现出一派节日喜庆的景象。二十多米的大门前一条二十多米的横幅:欢迎首长莅临我部检查指导工作。大门两侧各悬挂从四楼顶延伸到地面的条幅。从花圃临时租借的花卉姹紫嫣红,摆放得像列队的士兵一样整齐,看到这一切,钱政委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仿佛一个画家在欣赏自家的作品一样。
  首长的车队照例是前呼后拥、风驰电掣。钱政委的车打头带路,进入院门首先向旁闪开道路。首长的停车位置也是钱政委精心设计和安排的。把最好和中间的位置留给首长的车停放,是他向驾驶员反复交待过的,并亲自和驾驶员实地演练了几回,所以驾驶员将车停的分毫不差。待首长下得车来,钱政委一溜小跑向首长敬过礼之后,又从首长随从人员那里接过首长的皮包和茶杯,略微躬着身子将首长让进了办公楼。
  首长的指示自然很精辟,威严的话语句句都含哲理。山西的方言也易懂,钱政委飞速的记录着,生怕漏掉首长说的每一个字,嘴里不时发出“是、是”的回应。目光中充满期待和虔诚。不时递上去的苏烟也饶有兴趣地被化作团团烟云。钱政委此时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精神慰藉,同时也感到格外温馨。
  当晚,钱政委喝了许多酒,他很感激首长对他的褒奖、理解和支持。而多喝点酒往往是豪爽和诚意的表现。宁伤身体,不伤感情。做为军人他不怕死,他也最瞧不起酒场上怕死的人。“酒都不敢喝,敢上战场打仗吗?”这句话是他经常说的。
  至今,他还经常提起那一次首长和他炸了一个大杯雷子的事呢,说起这件事的同时,钱政委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光辉。
  
  

艺无止境
  
  东瀛奈良古都修练出一位浪人——熊古川郎。自幼修练武学,崇尚高超搏击武功与精湛的刀法,少年竟显出类拔萃技艺,青年日臻纯熟。奈良、长崎、大阪、甚至东京浪迹不羁,而立之年竟无敌手,常叹天地之小!
  得知支那彊土辽阔,可寻一、二敌手,随于“开拓团”父辈闯入关东大地。浪人放马游缰的禀性,熊古川郎遇到自称雷台高手,皆败手下。于是慨叹:“地大无高手耳!”
  忽一日闲游,见一老者以掌代斧,掌下圆木四裂。形象干瘦弓背,吸长杆烟袋。熊古川郎好奇,拔刀劈木,无果。老者用烟袋只一敲,圆木四分五裂。川郎大喜过望,寻到对手。问其可敢一决高下?老者曰“愿过几招。”问其兵器只烟袋耳。川郎小视,只用半分刀法,每每落空,无奈使出回身解数,终不近身,突觉腕断刀落,才知烟袋所击。至此甘败下风。约五年后再比高下。
  时如白驹过隙,转眼五年过去。熊古川郎平添几丝白发,性稳內敛,见老者垂暮之态,恭敬施礼道:“晚辈不敢狂言,以強欺弱,恐世人笑柄?”
  “有约在先,岂可违?”
  浪人前行,寻一处僻静岩畔松树下施展轻功,平卧悬空于树下如绳吊一般。老者道:“五载岁月,兄弟技艺大进!”于是蹒跚走下岩畔,不见人影,只见灰烟弥漫,疑似飘入云端。灰烟散去,岩畔现出一道深沟。
  熊古川郎惊的目瞪囗呆,方醒“艺无止境”。
  从此支那大地不见熊古川郎的踪影。
  二0一三年四月二日
  
  
  

春天,一棵竹笋从泥里钻了出来,披着酱色的绒外套,一天比一天长得高。
  路边一村民见到忍不住赞叹:“真是一棵好笋呀!又壮又嫩,要是将其挖掉炒腊肉应该是美味。”很快山坡两边的人家就知道了,他们是早已分家过活的两兄弟,天天来看自家竹笋的长势。
  亲家母来了,哥哥正挥着锄头挖笋,他想把这棵笋送给亲家母。很快掘出了一大堆土,笋挖出来了,弟媳妇也从家里跑了出来。
  “怎么?挖我家的笋也不吭一声?”
  “你家的?明明是长在我家的地界上,瞎说!”
  弟媳妇黑着脸,一把抢过竹笋:“我家的什么东西你都眼红是吧?”
  当着亲家母的面,哥哥的脸也绿了,丢下锄头就和弟媳妇抢了起来。亲家母吓得大叫:“快来人呀!”弟弟和嫂子飞快地从各自屋里跑了出来,他们没有劝架,而是更加地扭打了在一起。突然哥哥夺回笋,朝亲家母丢去,额头流出鲜红的血,亲家母倒地上了。
  一个电话:“二妹子,你快点回家,你婆婆被人打伤了!”
  “怎么搞的?不是去我娘家吃春饭吗?”二妹子一听当即放下电话往娘家赶,看到受了伤老娘惊异地问:“老娘,你这是怎么了?”
  亲家母望一眼放在屋角的竹笋,再望一眼二妹子父亲,说:“你叔弄的。”二妹子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自小叔叔就喜欢和家里争这,争那,现如今父亲也没生个儿子,就越发欺负娘家了,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点颜色,以后娘家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二妹子拨通了自家男人的手机:“老公,你快回来,我娘家出事了。”
  “我正在外地谈点业务,有事等我回家再说吧!”
  “怪不得别人笑我家,没有一个有用的东西,如今是你娘在我家被打了,是你娘昏迷不醒,你看着办吧。”
  “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我不找人收拾!”说完就打了村里狗混混的电话。他让狗混混带点东西去弄弄,再怎么样去吓唬一下也好。狗混混满口答应:“哥,你如今混得不错,事办好了到时可别忘了我。”
  “忘不了。”
  狗混混喝完手里的几两酒,操着棍子就往那里跑。弟弟一见架势,也赶紧操起了自家的锄头做武器,几个轮回下来,人没打着,倒是把自家的摩托车砸坏了,油箱裂了一个大口子,汽油流了一地。
  狗混混这一看酒醒了不少,这也差不多了。问:“你们两兄弟没事就瞎吵吵,今天倒是为了什么事嘛?其实我也不想和这个泥。”
  “切,还不是我家堂客们为了那一棵竹笋,唉!堂客们心眼细小。”
  “嘿嘿,谁让你没事做找个娘们过?”
  “是,是。”说完弟弟从袋里摸出几根香烟,狗混混笑着把嘴巴凑了过去。
  随着打火机一声响,弟弟当场死亡,狗混混重伤,一场爆炸事件发生了。法官判二妹子男人坐了五年牢,他不服,所有的人都不服,有人说,罪魁祸首应该是那根竹笋。

苍山脚下,桃花竹影,曲径通幽之处,忽见一女子,飘若如仙姗姗走来。此女子雪肤冰姿、妆淡情柔,指若凝脂,面若桃花,眉似柳月,且双眉带彩,二目有神,大有《魏风。硕人》里所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态,甚是惹人眼目。
  女子由远及近,只见她步态轻盈,一身披纱,薄如蝉翼,随微风飘悠,毎行之处,鱼沉雁落,花陨瓣飞,一头棕色油亮的秀发,随风飘逸,可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那嫣然一笑,绰约之姿、流盼之美,这位佳人这般惊世骇俗的柔美风姿,让见到的人顿觉得“美得令人望而生畏,思得令人心驰神往、奇得绝世无双,异的晶莹素洁”,若爱则爱的彻彻底底,销魂摄魄,倍加牵怀。大有倾城倾国,长发綰君心之魅力。
  阳光灿烂,林风微漾,伴草息花香,那些细小的黄色粉色花瓣儿散落其间,衬托此女子更加妩媚娇柔,楚楚动人,那一颦一笑,犹如一阵森林深处飘忽而来的香风,让人心旷神怡,精神焕然。再看那飘逸的发髻,那飞扬的衣袂,简直就是天庭上的仙女下凡,降落在凡尘乃是人间一脱俗之奇女子也,让人觉得不是天仙胜似天仙。
  忽一队人马急速而来,将奇女子团团围住,只见马背上一官兵挥舞长剑,剑光闪烁,大呼一声:“哪里走,快快报上姓名,否则看剑!”
  奇女子淡定从容,芳唇微启:“大人且慢,小女子乃是平常百姓人家之女,何故敢惹朝廷大官人如此动怒,多有得罪大人之处,万望大人见谅,请息怒,小女子这就避开,隐居山林去。”
  来者展开一张画纸说道:“我们正在此岛捉拿朝廷命犯山口百惠,你一派胡言,快快从实招来。”
  奇女子不急不慢说:“我们乃是祖辈居住此岛隐居山林的良民,何来要犯。”
  “大凡隐居山林女子,凡间民女,哪里有你这等凝脂肤质,本官怀疑尔等从大明宫逃出来的仕女。”
  
比对画像,又言道:“你与保钓分子山口百惠的相貌极似,快快拿下,待查实后,定斩不饶!”
  奇女子也不示弱,不卑不吭,厉言责问:“光天化日之下,你等一队人马,欺负一个柔弱女子,我想你们为官不为民做主,乱杀无辜,今天未必是来捉拿要犯,想必是对小女子有非分之想吧,简直天理不容。”
  来者继续用长剑指着这位脱俗俊俏女子厉声道:“岂有此理,我堂堂一大唐朝廷命官,七尺男儿,正人君子,今公务在身,岂能对尔等有非分之想,受尔等声色诱惑,看剑!”
  奇女子不甘示弱,眉目间扬起一种坚定的神气,继而说:“且慢,请大人息怒,你既然是一堂堂朝廷命官,今杀一凡间柔弱小女子,是何能耐,如此威风,有辱你的官爵。再说,小女子犯有何罪?招惹何事何非?你又何以成为正人君子。我们大唐天下,有你这样的
小人,真乃悲哀。”
  奇女子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坚贞不屈,昂首阔步又道:“今日,要杀要剐任由你们,怕死不当共产党员。”
  来者见此女子如此坚定,就用更加严厉的口吻说:“你快快招来,本官看,你就是倭寇山口百惠,今天绝不能饶你。”
  奇女子依然神色坚定,责问来者:“山口百惠是哪朝哪代的人物,何许人也,敢来我大唐扰乱朝纲,蛊惑民心,占我领土,为官不去惩治妖女,安邦定国,跑来山林乱杀无辜,这是哪家律例?”
  来者依然厉声喝道:“我们特来钓鱼岛捉拿朝廷要犯,山口百惠乃东瀛小日本保钓人士,你与这画像上的人长得极为相似,你不是此人又是何许人也,还敢狡辩?看剑!还不快快拿下!”
  包公这时在马上慢声说道:“元芳,且慢!待细细查来,再做定夺,依我看,此人未必就是倭寇山口,此女子身材高挑,面容清秀,而山口百惠的身材矮小,未必有此女子的身材那么高吧!”
  李元芳依然不让:“包大人,你不要被她的美貌迷惑心窍,说不定该女子穿的是隐形高跷!我们是宁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倭寇,看剑!”
  正在这危急紧要时刻,忽然天空一团浓云薄雾,由远而近,飘然而来,云端上站立一位似有仙风道骨长眉白须的修行者,此人乃是西方三圣如来佛祖手下一弟子佛里沙也,佛里沙腾云驾雾穿林如风,大老远就高声疾呼:“元芳老同学,元芳老同学,刀下留人,此乃偶大唐之文友,民国之网友冰清姐姐是也!”
  骑在马背上的包公一听此言,立即对元芳说:”元芳快快住手,你的老同学佛里沙来了,此人可不是等闲之辈啊!此事你怎么看?“
  “哦,我看还是通融为好,佛兄与我是千年学友,定不可得罪。”
  
佛里沙按下云头,包公与元芳拱手道:“哎呀,亏得佛兄及时赶到,要不然又会酿出一起冤假错案,佛兄请海涵!”
  “哪里,哪里,冰清妹妹如有冒犯,兄弟在此赔礼了”
  佛里沙,缓步来到冰清妹妹面前,轻声言道“哥哥来迟,让妹妹受惊了”
  兄妹二人在此时此刻见面,可谓悲感交集,妹妹关爱备至忙说:“多日不见,哥哥可安好。”
  “好,好,让妹妹牵挂了。妹妹受委屈了吧,快快谢过包大人,谢过我的元芳兄。”佛里沙连说。
  
冰清莲步轻移,弯下纤细小蛮腰,作揖行礼,轻言细语说:“谢谢包大人不杀之恩,谢谢元芳大人不杀之恩。”
  哈哈哈“不必客气,不必客气,家里人,家里人。”包大人与元芳同时说。
  冰清又抬眼看看久违的佛里沙哥哥,心里顿生感激之情,明眸间溢出一行感动的泪花,慌忙又弓腰弯身,扬起秀美的笑脸甜甜地柔声说道:“谢谢亲哥哥。”
  “好,停”总导演露出满意的笑脸在一边大声喊:
  “收队收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